筆(下.1
 
  十月十八日 星期日       大晴
  今天是我人生最最最最最最開心的一天呢,因為, 爸爸終於回家了呢!心情十分激動啊!我要開心死了,若是明天去吃大餐慶祝就好了,不過有件事十分奇怪,以往我每天在日記上都會寫上爸爸媽媽能和好的字句,但是,今天我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啦!可能這個世界真的有神吧,衪終於實現我的願望了啦,哈哈.
  要明天的測驗我能滿分就好了,這樣爸爸媽媽一定會帶我吃大餐的!
 
蘋蘋在那本帶有鎖的日記本寫完今天的日記以後便乖乖的爬上床,面露笑容的去睡了,但那支帶有烏黑亮麗羽毛的筆管上的數字卻又再次悄悄跳動了
        
「方雅蘋,今次做得很好,這次的測驗就只有她一個拿到滿分,大家要好好向她學習」老師站起來向同學宣佈今次測驗的結果.
 


「方雅蘋出來替老師派發考卷吧.」
 
「是的」蘋蘋連忙站起來,急步走向教師桌前接過一疊考卷,便向同學們開始派發
 
 蘋蘋心中不禁暗喜,: 「這樣爸爸媽媽一定會帶我吃大餐的,太好了啦」
 
可憐的蘋蘋,從心底裹都沒發現在天上看顧她根本就不是所謂的神,甚至到她都沒察覺到這一連串的事,並不是偶然的.
 
「 蘋蘋!你筆盒那支筆很漂亮啊!」蘋蘋的鄰座同學小甘眼利地發現蘋蘋筆盒多了一枝新筆.
 


「很有特色呢是在那裏買的啊?」她隨手拿了起來把玩着
 
正在翻看着小說的蘋蘋這時才抬頭望向小甘:「喔,那支是…呃…街上一位很漂亮的姐姐送我的.」她一面苦笑的說
 
小甘瞪大雙眼:「這麼好的事蘋蘋都能遇到呢,真勵害呢.」她扔下了蘋蘋的筆在地上,
 
「啊,真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弄了你的筆,啊,我不小心踏中了你的筆呢,真不好意思」小甘若無其事的拾回給蘋蘋
 
蘋蘋看見小甘的舉動,她沒有說半句話,只是在背包中拿出紙巾把自己的筆擦乾淨,再放回筆盒中.
 


「媽媽,我回來了」蘋蘋沒聲沒氣地說
 
「蘋蘋寶貝女兒,測驗成積怎樣了」媽媽急切的問着,
 
「啊,我考不錯呢」蘋蘋拿出測驗卷給媽媽.
 
「真是的你這樣還叫不錯啊,真不愧是我的乖女兒呢,我打給你爸爸吧叫他放工帶你去吃你最喜歡吃的自助餐吧.」
 
蘋蘋還是那沒精打采的樣子:「媽媽,可是我沒心情去吃… … 」話都沒有說完, 媽媽就拉着蘋蘋的手叫她進房間換衣服準備出門
 
媽媽半推着蘋蘋,眼神火熱地說:「在說什麼蠢話呢? 蘋蘋的測驗得到滿分就該帶你吃大餐慶祝啊!快去換衣服吧.」
 
就這樣就被媽媽推進房間,媽媽今天真的好奇怪,明明我都說了不想去吃的啊. 蘋蘋邊想着邊解下鈕扣,換好衣服後,就和媽媽一起出發了
 
十月二十日 星期一       陰晴


 
本來今天是非常開心的一天,測驗拿了個滿分,被老師同學稱讚, 爸媽又因為這樣帶我去吃自助餐慶祝.本來我真的很高興,但一切都是那該死的梅小甘,看見我這次成積比她好就過來丟我的東西,幸好沒丟壞,不然我一定會跟老師說的,我恨不得這個該死的梅小甘快點死掉啊,真討厭
 
「蘋蘋,該起床了.」媽媽搖着蘋蘋的手叫她起床「該上學了蘋蘋」
 
蘋蘋坐了起來,摸了摸蓬鬆的頭髪,:「嗯,多睡五分鐘嘛」話都未完, 媽媽就抱了蘋蘋下床,
 
「快去洗臉刷牙吧.」媽媽順勢擰了一下蘋蘋的臉蛋
 
蘋蘋捂着臉蛋:「知道了啦」
 
吃過早餐後, 蘋蘋就穿上校服上學去了
同學甲:「早晨,蘋蘋.你知道嗎?今天我們好像有重大的事要宣佈啊!」
 
「真的嗎?那我們快些回課室吧」說蘋蘋就和同學甲牽着手回課室了


 
「各位同學起立,敬禮,坐下」老師待同學就坐後,便一面悲哀地說
 
:「你們都見到今天班房少了一個同學」老師靜了下來,同學們開始討論着那位同學發生什麽事,老師整理好自己的情緒,:
 
「梅小甘的親人致電我,說梅小甘一家三口,昨天發生車禍一家人都… … 」老師沒再說話,班上一片死寂,只得蘋蘋的臉一片鐵青,口裏喃喃地道
 
:「是我殺了她的, 是我殺了她的… …」蘋蘋嚇得精神呆滯
 
「老師!」坐在蘋蘋旁邊的同學大叫.
 
:「方雅蘋的様子很奇怪啊」
 
蘋蘋神情慌亂,瞳孔縮至最小一點:「是我殺了她的, 是我殺了她的… …啊啊啊…」她大叫着並跑出課室
 


「方雅蘋? 方雅蘋同學!你去哪啊?」老師追了出去.
 
好一會兒, 老師才找到方雅蘋的所在,經過老師的一番安慰, 方雅蘋終於安靜下來
 
「雅蘋,小甘的事不是你造成的,今天就好好回家休息吧」
 
「嗯」
 
回家的路上蘋蘋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說話,只是緊緊的握着媽媽的手. 回家後蘋蘋哭着問媽媽:
 
「殺人是不是要填命的啊?我殺了梅小甘是不是要填命的啊」
 
媽媽一時語塞,抺走蘋蘋的淚水:「傻女兒你在說什麼啊?」
 
:「我在日記上寫了讓梅小甘去死,結果她真的死了啊…」說完她便緊緊的縷着媽媽哭泣


 
:「傻女兒,只是巧合而已沒事的.」
 
蘋蘋被媽媽抱了上床,看來是哭累了,睡得沈沈的
 
爸爸待媽媽從蘋蘋房間出來便問:「蘋蘋怎麼了?」
 
「沒什麼,這傻丫頭以為自己害死了她的同學,她說什麽在日記上寫了讓梅小甘去死,結果她真的死了.只是巧合擺了.」媽媽不意為意地說
 
「若真的蘋蘋害死了梅小甘呢?」爸爸隨口說出
 
媽媽瞪大雙眼:「爸爸?」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工作的事情而已.」爸爸回過神來:「夜了你都快去睡吧」
 
「嗯.」
 
夜裏的風悄悄的來,進了每人的房間,吹開了窗簾布,更無意的翻開了一本日記,風都一頁頁的細看着.特然風翻到了日記的某一頁, 風;就無聲離去.上面沒有日記格式只有一行扭別的字體
 
「我沒有害死她就好了」
 
日記旁邊那枝黑色羽毛筆仿似有一息間轉為烏黑的血紅色一樣,上面的數字卻跳動至零.
 
「媽媽!」蘋蘋極為痛苦地呻吟,這是蘋蘋最後一句說話,「噗」血從她的眼滑下來;
從她的耳流出來, 從她的嘴湧出來,越湧越多.由起初的一條血線,到分支成幾條血路.但奇怪的是血路只流向那枝黑色羽毛筆, 那筆像是有無盡的收納空間將蘋蘋的血吸得一乾二淨!
 
「唔唔!」由於血流失的時間實在太快, 快得太過詭異,本來通紅飽滿的面頰一瞬間枯乾,變成枯黃的樣子,手腳亦因為失血過多而彈動不得. 蘋蘋就這樣痛苦的逝去… ….
 
那枝黑色羽毛筆好像多了一點異樣色彩,仍然發出古怪的光亮,依舊躺在筆記旁邊
她看見自己女兒房間的景象不禁失聲叫着,她心痛地抱着自己那不似人形的女兒泣喊… 
 
「有必要害死那個小孩嗎?」敏嘉看着螢幕中的兩母女
 
「這個世界沒有被害死的人,只有的是蠢人」那男人喝了一口鮮紅的葡萄酒,神態自若地說
 
「更何況是她自己沒有留心你的說話啊!」他向敏嘉瞟了一眼再說
 
「若硬要說的話,那就是你害死她的」他玩着手中的棋子漫不經心地説
 
「是你找她做棋子的啊!我可愛的敏嘉」他掐碎棋子
 
「是嗎」她平靜地說,持續看着螢幕等待結局的來到…
 
在黃昏的路上,昏暗的燈映着一個少女,眼神一片惘然口中喃喃說着:「可以重來便好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