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黃昏的路上,昏暗的燈映着一個少女,眼神一片惘然口中喃喃說着:「可以重來便
 
好了......」
 
「答.答答」一個穿着西裝,身材高大的男人,;「假若能讓能你重來,你可以做到什麼?」
 
她咽嗚地說:「可以可以…可以記得帶藥,不…不作驚喜給他,這樣能夠行通的,能夠的」
 
那男人抺去了昔日對往敏嘉那般的嘻皮笑臉而一幅嚴肅的說:「啍,你別自作多情吧,他根本不愛你的」
 


她臉上的妝容更花:「不會的,他不會這樣對我的,不會的」
 
她更抱着偽太一的腳希望他會相信她, 偽太一看見她的舉動後目光更為尖銳:「你還是死心吧.我相信像你這麼柔弱的人讓你回到以前,一樣改變不了什麼的」
 
她聽見以後便放開手,低着頭,用一把低沈的聲音說着:「既然不能改變那麼將一切都銷毀不就好?」說完就站了起來不再依着燈柱,她的眼睛瞳孔縮到最小正視着偽太一
 
「唔,好,原來你有第二人格的啊」說完偽太一的眼睛就瞇得更細「那麼要銷毀什麼呢?」
 
「銷毀那個軟弱的我!」那低沈的聲音憤怒地說,「這樣就不用我再次保謢她,而且我也厭倦了被她需要才出現的生活.」
 


偽太一微笑着:「好吧,慨然你這麼恨她,那就讓她消失吧」
 
她在那迅間,腦中再沒有傳出另一個她所懀恨的聲音
 
,:「奇怪了,怎麽眼淚卻一滴滴的流下來了.」
 
她不停用手抹着面上的眼淚,這時偽太一居然抱住了她,在她耳邊說:「沒事的,以後你就不用再裝作堅強的去保護她了,我知道你已經累了,對嗎?」
 
她沒有回答只是抱緊偽太一的身軀作為回應, 偽太一看着她的眼睛溫柔的問:「以後就跟着我工作好嗎?我叫偽太一」
 


她面上一片紅粉,:「好,太一…」
 
「啪!」一光火辣辣的巴掌落在她面額上,:「我叫偽太一,不叫太一」她的柔情仿似被偽太一一掌掃去似的,她的聲音再次變成那低音的女聲
 
:「知道了,偽太一」
 
,偽太一看着她:「要好好記住我的名字,還有捨棄你以前的吧,我會替你再改一個新的」
 
她低着頭不敢再正眼看着他:「我是被她創造出來的人格,但她沒給我名字」
 
偽太一仔細的看著她全身,思索了一會才答:「K,單字K,很適合你.但由於你沒有名字,而這個名字都是我給你的;所以,你永遠都要在我身邊工作,直到永遠.」他意義不明的笑了
 
「回去吧,K.回去以後再介紹另一位她給你認識」他邊整理著自己的衣服細節邊說」
 
K沒有說什麼只有跟着他後頭


 
「你的第一個工作,把那枝受詛咒的筆帶回來」偽太一一回到去以後便說
「換套衣服才出發吧」偽太一從容不迫地說
 
正想出發的K立刻去換衣室,「想要那一件都可以喔」偽太一在外面叫着
 
「知道了」K大聲回應
 
不久K終於從換衣室出來了,「叫你換套衣服不是換個形象啊!」K的打扮令偽太一目瞪口呆
 
K:「我本來就討厭長髪,現在有機會當然剪掉啊!」
 
「可惜呢,這麼一個美人兒就浪費掉呢」偽太一輕率地說
 
K面紅耳赤,尷尬地說:「我喜歡女的.」


這時敏嘉正端着茶出來,:「這是敏嘉」偽太一觀看着瑩幕說.
 
「K,還是先看一會再回收吧.」
 
「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