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賣藝者有彈結他的,有拉小提琴的,也有二胡、笛子及邊彈邊唱的。最近,我發覺賣藝者進步了、團結了,他們本應是各自「揾食」的,但不知從何時起,他們竟然玩二重奏或合奏!



每天下班經過火車站的那片空地時,總覺得那裏愈來愈有油麻地榕樹頭廟街的感覺。
 
起初,只有一檔販賣廉價小用品的攤子,後來,又多了一檔賣二手唱片的攤子;接著是賣魚蛋、賣玩具、賣飾物……開始有阻塞行人道的情況出現了。
 
在云云眾多的攤檔中,最給引我注意的是賣藝者。
 
賣藝者有彈結他的,有拉小提琴的,也有二胡、笛子及邊彈邊唱的。最近,我發覺賣藝者進步了、團結了,他們本應是各自「揾食」的,但不知從何時起,他們竟然玩二重奏或合奏!
 
他們的首本名曲有 El Conda Pasa今宵多珍重人在旅途灑淚時、問、友誼之光……
 


先是小提琴搭二胡,跟著是笛子加小提琴,間中穿插唱和,說真的,銘悠覺得他們的水準很差,可以用「難聽」二字來形容,他們的變本加厲,甚至已經變成是刺耳的躁音,音樂的美感,早已在錢幣的壓迫下,蕩然無存。
 
可是,銘悠對他們仍是有一點的敬佩。
 
第一,他們的勇氣可嘉,毅力可佩。他們賣的,其實不是藝術,是賣尊嚴和誠意。冒著被公職人員的驅趕和控告,冒著被途人的鄙視,為的是討餐飯吃,使肚子溫飽。在家發愁的大學失業生們,應該向他們多多學習。
 
第二,他們的表演別具創意。從來賣藝者大多是獨行俠的,但他們卻想到互相合作,發展團隊精神,來一個大合奏,而且是中西合壁的,大膽創新的程度,可比美「英語粵曲帝女花」。
 
賣藝者施展渾身解數,為的是摶取途人的稱讚及多打賞一元八塊,香港人的拼摶精神及創意於此可見一斑。這個時代,連賣藝者都要講求創意、合作、團隊精神、盡心竭力及做到最好,銘悠只有嘆一句:現今社會,揾食真是愈來愈艱難!
 


但社會上有一些人卻喜歡賣別的東西,例如賣淫賣身、出賣朋友、賣辱求榮、賣國賊…… 對比街頭的賣物及賣藝者來說,情操也就顯得高尚得多了。
 
銘悠
17/1/2015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