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我係隻中學教畜。講起我就嬲喇......
 
雖說我教中文,但我的中文不太好,像我的許多同學,我們會教中文不是因為中文特別出色,只是英文不好的意思。這件事,你們看DSE考生的中文科表現時,應該有目共睹。大學畢業之後,知道獲聘於這家中學,即時鬆一口氣。因為這是家不上不下的中學,不致打架吸毒之餘學生又不太囂張,可以輕輕鬆鬆胡混過去,好似係。
 
由於我教學經驗不多,所以高年級一般不會由我負責。2a,2b的中文堂交給我了。但這年情況特別,校內有位中文老師懷孕,準備告假,如果教到中途才換老師不太好,所以其中一班中五由我頂替。
 
5b班。
 
我最記得5b班。


 
校方對這班很有信心,覺得由我這新丁來教也沒所謂,反正他們「一定」不可能升上大學。
 
就這樣,我要硬吃老屎忽們的豬頭骨了。
 
當我步入課室,他們整班安靜下來。不知你們能否記得,每年暑假完結首天上課,整班都不知道會由誰來執教,所以開門的第一刻是最期待的。
 
他們整班站起,我自我介紹一遍:
「你地可以叫我頹sir, 坐教員室c房。接替MISS WONG教你地中文同埋做你地副班主任既。」
 


各位同學早晨。
 
頹老師早晨。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屬於我們的故事。
 
做老師最撚柒麻煩是追功課。
 
「林貴娣!你未交作文!」
 


「屌!邊個嗌我全名!」
 
林貴娣,是我見過最柒的名字,所以看了一眼便記下來了。但她卻是個美女。儘管我是從老師的眼光出發,她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圓大的眼眶、黑的眼眸、雪白的膚色、斜落的前陰遮着秀麗的眉。但基於我是個老師,我不會讚她很美。
 
「你講多次。」我板起嘴臉嚴厲地說。
 
「邊個嗌我全名。」
 
說罷,她溫柔地笑了笑。眼睛瞇起時,彷彿溶化了些甚麼而使人沒有追罵的力量。班上男生從她的側面、她的正面甚至從她的背面緊盯着她。我這才發現,她在班上該是「女神」之類的角色。如果我開罪她,屆時牽一髮動全身,那可不成。她裝作無知地問:
 
「做咩啊?」
 
Ok, you win.
 
「啊同學,咁我點叫你咩名好呢?」


 
「Carrie.」
 
「哦,Carrie.」
 
我接過她遞上來的作文,在名單上「林貴娣」三隻大字的旁邊輕輕一剔。
 
上課時,我有我說,他們有他們不聽。這我一早有全心理準備,因為我中學的時候,與他們毫無分別。似乎往年的規律會繼續運行下去。一群新的人來看着你們,你們走了,換來一群新來的人。
 
「交功課!交功課!」
 
要不是校方要CHECK,你交來與否我真的無撚所謂。
 
「靜少少!」
 


偶爾校長巡過,我總得交差。
 
「同學,起身!唔好訓啊下!」
 
Carrie, 我第一個故事的主角。
 
開學不久,上課的規律依舊,我的存在或不存在只有薪金上的分別。我意會到我是個老師,是在5b班的班主任前來找我之後。陳sir ,一個中年男人,頭頂半禿,灰白一片疏落的頭髮不致頭頂完全地閃閃發亮,總愛和藹可親地笑。
 
「喂,頹仔。」他用一種中年叔叔呼叫兒子的語氣喚我。
 
頹仔是同事間對我的稱呼。
 
「係係係,點啊陳sir。」我舉手笑笑,傻呼呼地跑到他的前方。他見到我又笑了笑,拍拍我的上臂:「教書習唔習慣啊?」
 
「哈,都係咁啦。」


 
陳sir指篩我,奸險笑笑,重複一遍我的說話:
 
「都,係,咁,啦。」
 
5b班,校內響噹噹的5b班。
 
「有少少麻煩野,搵你跟跟。」
 
「下?」
 
「關於林貴娣。」
 
「佢做咩啊?」
 


「你覺唔覺佢成績跌左好多。」
 
我想了想,我來到這裹的一個月來,林貴娣根本沒有所謂退步可言,正如全班四十人,如果她由三十八退到三十九,我不會說她是退步了的。於是,我搖搖頭。
 
「佢d作文不嬲都好鳩嫁喎。」我補充說:「作乜都係今天去飲茶,結尾就快樂極了。」最有心機的怖局是寫到太婆死去,但以中文老師的專業眼光來看,學生會寫太婆死了,只是因為婆婆和公公健在。
 
「啊,係喎,你岩岩教依班,唔太清楚依班人。」我屏息靜氣,等待陳SIR為我解釋5B班勢力分佈。陳SIR續道:「咁實際上我自己都唔係好清楚既。」
 
不過,陳SIR從背後拿出一個FILE,裏面有林貴娣往年的成績。她中一、二的時候成績極好,只是中二之後就表現平平。一到中五,不過經過一個暑假,就連「平平」都稱不上了,功課愈做愈HEA。
 
「最麻煩係佢家長打黎,嘈到拆晒天,話係我地教得佢差,唔睇住佢個女。」
 
嗯,如果家長不參和進來,或者闖出大禍而見了報,學生爛到甚麼模樣學校一般不會去管。因為一來管不了,二來沒有資源時間去管。
 
「屌佢老未啦佢個女暑假做乜撚關我閪事咩。」無論從何等意義來說,陳SIR都在屌林貴娣的老未。又用不足以讓人輕易聽見的氣聲抱怨:「最麻煩係搞鳩我。」
 
「ERR...即係...」我問。
 
「頹仔,今鋪我比你試下處理學生問題,當拎下經驗。」陳SIR說罷,肯定地拍拍我的肩膊:「林貴娣家長資料就係到。你自己搞掂佢啦。」
 
係咁多?
 
係啊,係咁多。
 
有無小小其他資料啊,例如佢中間做過D咩事啊,發生過D咩巨變咁啦。
 
無。
 
下?
 
你中學老師知唔知你有幾多條鳩毛啊?
 
屌,老屎忽果然係老屎忽。
 
放學時間,回到教員室的坐位上去,撥了一通電話。實際上,處理學生問題其實是處理家長問題,因為學生很多時候都沒有問題。
 
「喂,請問係林太嗎?」
 
背景有很多塑膠胡亂碰撞一起的雜音,當我說到「林太」的時候,碰撞的聲音停住了,又有幾把中年女人的聲音,呼她快點。
 
「我唔係林太。」
 
連背景中年女人的聲音都啞掉了。啊...我看看電話上的來電顯示,確認沒有打錯,才繼續問:
 
「ERR......唔好意思,請問係唔係6_ _ _ _ _ _ _?」
 
「係啊,做咩。」
 
「你係林貴娣家長?」
 
「嗯。」
 
不是林太,但她是她的家長。這事情好像有點複雜,我告誡自己,要小心一點。
 
「我係林貴娣副班主任啊,可以叫我頹SIR,請問點稱呼?」
 
「叫我黃小姐。」
 
「黃小姐,我地學校啊,發現你個女呢,係學業上就好似有少少困難......」
 
黃小姐對話筒外面的中年女人說聲等等,話筒沉默一陣,黃小姐才繼續說道:
 
「係啊!你就係佢班主任下話!」她破口大罵,提高聲浪,教我要拿遠電話才不致耳膜破裂。「點解你地唔好好睇住我個女呢!?」
 
下?
 
「搞到佢掛住同堆MK仔拍拖!」
 
關建字係「堆」。今次仆街了。
 
「係......係......」
 
屌你老母陳SIR你乜柒都唔講低跣鳩我。
 
「黃小姐,不如咁啦,我地約日係學校見個面,傾傾林貴娣既問題。」
 
「屌!總之你地幫我搞掂佢!」
 
喂,
 
屌啊,
 
我屌啊!
 
個女你嫁喎仆街!!
 
「等等先,黃小姐......」
 
「咩啊!」
 
「咁細路女拍拖呢,又唔係話你唔比佢拍,佢就唔拍既,不如大家慢慢傾下先啦。」
 
「個衰女群埋班死靚仔!仲有咩好傾呢!?」
 
「你地之間有無溝通過拍拖依個問題既呢?」
 
「無啊!有咩好傾啊!」
 
不得了。
 
「又不如咁啦黃小姐......」我深沉地吸一口氣,吞下幾粒粗口:「我地約個時間,搵埋你個女,我地一齊傾傾啦」
 
「始終我地校方連實際情況都唔太清楚,我地校方都好想一手一腳幫你搞,掂晒佢,不如我地都瞭解下咩事先啦。」我補充說
 
「平日我唔得閒嫁喎。」
 
最後,是由我來付出假日。
 
協調了時間,他們兩母女來到我的面前,三角形的,坐在一所空盪的班房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