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課室、走廊和操場都空無一人。蓋着灰雲的下午,太陽躲在背後照出了些灰暗的光,地上沒有明確的光和影的分別,兩者混合起來了並柔和的散落一地,微風吹送。將要下雨的晌午。陳太已經來到學校,陳可珊也都來了。
 
「陳太,你好。」
 
眼前來了個四十來歲的女人,我向她微笑打個招呼,點點頭,便領着他們走到5b班的班房。
 
「頹sir。」她也禮貌地向我微笑點頭。
 
這天見家長,我以為會像對上幾次一樣激烈,畢竟是「退學」這麼一件大事啊!最後卻很普通地過去了。她向我們遞交退學信,並解釋一遍因由。陳SIR和訓導也向他們解釋一遍退學的細節,並確定他們了解各個細項、兼且沒有任何疑問,就完結了。


---------------
陳sir收好退學信:「陳可珊。」
 
「係。」她答。
 
「我地會出番張結業證書比你,如果你之後想繼續讀書既,我地會盡力比到你番黎既。收到無?」陳sir親切地告訴珊姐有關結業之後行政上的安排,想了想,他又問珊姐:「你暫時有無考慮過生左之後再番黎讀?」
 
陳太轉向珊姐的方向,看着珊姐搖搖頭,一句說話都沒有插住。珊姐咬着唇,低下了頭,依舊搖頭,用非常細小的聲量說:「應該唔會喇,我會出去搵野做。」
 
「哦……咁好啦……」陳sir笑笑打個圓場:「如果你到時回心轉意我地都會盡力幫你既。有咩需要你就開聲啦。」


 
「嗯,好啊。多謝陳sir。」
 
退學就這麼短促。
------
陳SIR在陳太和珊姐面前指着我:「頹仔……啊,唔係,阿頹SIR,你睇住陳可珊執野啦,睇下佢有咩要幫手,或者想問。」他說罷對陳太微笑一下,架起手準備領她到校務處處理餘下的退學手續:「陳太請跟跟我黎。」陳SIR轉面向我輕聲說:「陣間學校門口等啦。」
 
我點頭答過,5B班的課室裏只剩下我和陳可珊。陳可珊沒跟我說多餘的話,走向儲物櫃前。
 
我問:「要唔要紙箱?」


 
儲物櫃裏放着許多不同的東西,有書本、膠袋、幾張卡紙、啦啦球……從上而下雜亂無章的疊着。可能打開櫃門的時候帶動了風,滿佈摺痕的廢紙向外飄揚,左擺右盪的輕輕的落地了。等它落定了地,放眼往上面的細字看,才驚覺這是我學期頭吩咐他們要做的功課。
 
「好啊,唔該。」她說。
------------------
裏面有個啦啦球。
 
「你有玩啦啦隊嫁咩!?」
 
「唔係啊。係我幫手整,佢送左個比我。」
 
「幫手?無啦啦幫手整啦啦球?」
 
「個陣林貴娣叫到啊嘛。」她想到此處,便覺氣憤,但氣憤完了,又甜笑起來:「頂!講起就嬲,個林貴娣痴線!」
 


***
 
「死喇!救命啊珊姐!」
 
那天,林貴娣突然致電給我,已是晚上三時,隔天就是陸運會了,那個所有人都深沉地打着鼻鼾的時分。
 
我在睡夢中問:「咩野啊……」
 
那時,我還在睡夢中啊,根本搞不清發生甚麼事了。林貴娣便搶過來說:
 
「喇,阿珊姐,今鋪你真係要救我。屌你老母我有袋啦啦球唔見左啊!!」
 
「哦……係啊……」我眨眨眼,想了想,在睡夢裏掙扎一陣,才聽得明白:「我屌啊!?」
 
晚上三時,林貴娣揹着個大紅白藍膠袋,把鉸剪、尼龍繩這樣的東西背到我家樓下,就這樣,我們吹着晚風,在昏暗的公園裏瞇着眼睛,一起傻呼呼的將很多很多條尼龍繩扎成一綑,再把每它們撕成個啦啦球的模樣。


 
幸好遺失的那袋啦啦球數量不多,不然我真會殺掉垃圾林貴娣。
 
最後,陸運會完結,他們的啦啦隊表演很成功,但看台上面的觀眾拍了掌,便甚麼都沒有了,沒有甚麼獎品可言,連那個獎杯都要在三天之後歸還學校。最後,她拿了一對啦啦球作為紀念,把其中一個交給我了。
 
***
------------
「都幾開心啊!」我笑笑說,眼光充滿了羡慕:「依d野我一次都未試過。」
 
「係幾開心既。不過下年林貴娣唔玩lu。」
 
珊姐說罷,繼續彎腰收拾儲物櫃。把裏面的書本通通搬到背後的桌子上面,將裏面的紙張握成一團,隨手放到儲物櫃頂。然後,她站起身,重新挺直腰板,從窗前往外望。大概這是她最後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色了。5B班班房的窗外有棵大樹,課室在二樓,因此只能看見它的樹頂。再向外看,會看見灰色的海。
 
「我下年都唔玩啦。」她說。
 


「你真係捨得咩?」
 
「唔捨得嫁。」
--------------------
我想不到該說些甚麼去回答過她,只能在她的身後,看着沒有光和影的陰沉的正午、看着窗外的海、窗外的樹、回到生鏽的窗戶、鐵色的儲物櫃、前面一隻女生的背影,搖擺的馬尾。
 
「祝你幸福。真嫁,祝你幸福。」我不斷重複地說:「你之後都要過得開開心心啊。」
 
「多謝。」
 
剛才飄到地上的功課吹到我的腳邊來了,我彎身把它拾起。把它重新攤開,強行壓平它的摺痕。
 
「哈,你都好野喇,學期頭拖到依家都唔肯交!」這是一份作文功課,題目是《我的志願》,一道十分智障的題目,實際上中五的學生都不會再作,老師都只會為學生找來PAST PAPER的題目,例如《唐老師》、《刺猬》之類。
 
珊姐反罵:「喂,你條題目咁求奇,懶得作啊麻。」


--------------
「啊!!」我手指向珊姐,滿腔怒憤,心想:你不做功課,還惡人先告狀。「你賴啦賴啦!明明係你唔做功課。」
 
「哈。」珊姐摸摸後勺,吐一下舌。
 
「你地D基本功都未搞掂。」我板起個中文老師的表情,用鍾景輝的語氣說:「依D題目先考工夫,我不知幾用心良苦!」
 
「白痴仔!」她罵。
 
「我係頹仔。」
 
「頂!」珊姐笑了,她問我:「點解你咁白痴都做到老師嫁!?」
 
「負碌囉,吹啊!?」
 
然後,我們都大笑起來。
 
那個空洞的課室裏,只有我看着陳可珊,看她將物品都收到紙皮箱裏,很多新簇簇的書本,還有許多雜物,例如毛衣、髮夾、耳筒、尿袋、差電器……
------------
「不過我認真既。」站得累了,我靠在鐵色的儲物櫃旁,站到珊姐側面:「中文作文其實好難。」
 
「因為要一班本身就無咩人生經驗可言既人,背一堆人生道理入場考試,係一件好唔人道既事。」珊姐依舊把東西都收拾到紙皮箱裏,並裏面的東面都整齊有序的疊好,我繼續說:「就算你地背到、記得,都唔代表你地會明。」
 
珊姐把紙皮箱擱在桌上,看着我。我側頭細想,到底我還有甚麼小事是想說未說的呢?
 
「喂,我再講落你會嫌我悶嫁喇,但聽我講埋最後一句書啦好嗎?」
 
「哦,好啊。」
 
「珊姐,我以後唔追你功課嫁喇,你自己搞掂佢。」
 
「喂,頹仔,唔好咁啦!我退學仲追我功課!?」她接過《我的志願》的功課,指着它,張大嘴巴看着我說:「唔交得唔得啊?」
 
「我講第份。」
-----------------
「唔係喎!其他我交晒嫁喇喎……好似。」她睜大眼,一臉愕然。在退學那天被追功課,這種愕然不難理解,我向她微笑一下,我說:「突然覺得依下少少似日劇,你比我準備下講依句先。」
 
「妖!咩啊,講就講啦!」珊姐聽我這樣一說,反而更加期待,想知道我想說些甚麼。
 
我深呼吸。
 
深呼吸。
 
「準時餵奶。」
 
陳太辦完餘下手續,我們都來到學校大門前面。天色已經變成了陰暗的深藍,風起了,雨便狂灑。珊姐捧着一個大紙皮箱。陳太沒能為她分擔多少,而陳SIR和訓導都有別的工作要做。於是,那天由我幫珊姐捧着它走到輕鐵站處。從學校大門左轉離開,要經過一條很長很長的路才能乘搭輕鐵。珊姐為我打着雨傘,我捧着紙箱,和她並肩走着。
-------------
在那大雨滂沱的路上,眼看遠處大排檔的影像由食指的長度漸漸放大成一間真正的大排檔,過程中我們甚麼都沒有說,陳太配合沉默的我倆沉默的跟在後面。來到輕鐵軌前,如果要乘輕鐵,得向右轉了。我一路低頭走着,直至地上雨傘的影子沒再移動,我才意識過來:啊,她停下來了。
 
我重新仰起頭:「做咩啊?」
 
她轉頭望向背後,學校已退到遠處,縮在民居和民居之間,只餘下那麼一個天台的一角殘存在我們的視野裏面。上學的路、學校的鐵閘、以至它的牆身、牆上的校名……全都沒入民居背後,看不見了。
--------------
「無野。」她搖搖頭,馬尾隨之擺動。說罷,又生怕我不相信,重複一遍:「無野啊。」
 
等到她回過頭來,她知道我一直都在看着她的背影,便愣住看我:「嗯?」
 
我甚麼都沒有答,像「你唔捨得?」或者「行未啊?」之類的垃圾問題我都沒有問,只站在原地,靠近雨傘的中心避雨,靜候。
 
「行啦。」她呼我道。
 
但她仍未起行,要等到我答「好啊」,她才緩緩踏出左腳,落地,轉了重心,又踏出另一隻腳。頭直向着遠處的輕鐵站望。沿輕鐵的軌道走去,學校沒入高樓,連僅餘下來的天台的一角都已消失。
----------
「喂,你口唔口渴?請你飲果粒橙。」
 
「下?」她聽見我突然這樣問她,錯愕一下,又向我微笑,好不意思地說:「哦……好啊……多謝頹仔。」
 
「當係結業禮物。」我說。
 
然後她撐着雨傘,遷就我以極慢的速度走向七仔,我微微躬身向前護着她紙箱裏的書本,走到七仔的櫃枱前面。拿到果粒橙、結賬了,並把它遞到陳可珊手上。陳太見了,連忙問珊姐:
 
「你有無多謝阿sir啊?」
 
珊姐沒等她母親的「啊」字完全消失,便搶過來說:
 
「多謝左啦。」
 
然後,她頓了頓,又轉面向我,以極度認真的表情面向着我,跟我道謝。我想,這個道謝是甚麼意思呢?最後,我們來到輕鐵站頭,等待下一班輕鐵來到,本來我們都默不作聲的了,突然珊姐拍拍我的肩膊。
-------------
「頹仔啊,我有樣野想你幫幫我。」
 
「咩事?唔知幫唔幫到嫁。」
 
「你遲d係咪會去傑仔喪禮?」
 
「係啊,幾日後。」
 
「我阿媽話我大緊肚,唔去得。」
 
「哦……」
 
「我想同傑仔講句對唔住。」
 
「好。」
 
等到輕鐵來了,我便將紙箱交還珊姐。啡色紙皮有些部分沾了雨水,但整體來說還算捱得下去。陳太和她步入輕鐵,他們向我微笑,揮手。輕鐵車門關上,珊姐依舊揮着手,嘴裏說了些甚麼,似乎是「再見」,但隔着車門我甚麼都聽不見了。灰濛的雨中顯得車箱黃白色的燈光異常明亮,號碼牌上「507」的三隻大字也漸縮成三團東西,最後轉入彎路。
-----------
你今後的路上,將有無數多的問題等待着你。而解決方法呢,實際上中學的課程裏沒曾講及,就只能靠你一次一次的錯誤,並等到你把錯誤一次一次的記下來了,所謂解決方法啊、人生道理諸如此類的東西才會形成。你的老師我不過早你們幾年畢業,你現在走到的人生階段,連我自己都沒曾走過,所以我沒能給你甚麼有用的忠告,只能衷心祝福你。
 
「祝你幸福。」我向着空洞的鐵軌說。
 
陳可珊是我第一個結業的學生,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星期一,下課了,我在批改作業。教員室外有人找我,是陳志華呢。
 
「搵我咩事?」我走上前。
 
「頹sir,我可唔可以跟你去黃明傑既喪禮。」他壓沉的聲線問我。
---------------
 
星期六,課室、走廊和操場都空無一人。蓋着灰雲的下午,太陽躲在背後照出了些灰暗的光,地上沒有明確的光和影的分別,兩者混合起來了並柔和的散落一地,微風吹送。將要下雨的晌午。陳太已經來到學校,陳可珊也都來了。
 
「陳太,你好。」
 
眼前來了個四十來歲的女人,我向她微笑打個招呼,點點頭,便領着他們走到5b班的班房。
 
「頹sir。」她也禮貌地向我微笑點頭。
 
這天見家長,我以為會像對上幾次一樣激烈,畢竟是「退學」這麼一件大事啊!最後卻很普通地過去了。她向我們遞交退學信,並解釋一遍因由。陳SIR和訓導也向他們解釋一遍退學的細節,並確定他們了解各個細項、兼且沒有任何疑問,就完結了。
---------------
陳sir收好退學信:「陳可珊。」
 
「係。」她答。
 
「我地會出番張結業證書比你,如果你之後想繼續讀書既,我地會盡力比到你番黎既。收到無?」陳sir親切地告訴珊姐有關結業之後行政上的安排,想了想,他又問珊姐:「你暫時有無考慮過生左之後再番黎讀?」
 
陳太轉向珊姐的方向,看着珊姐搖搖頭,一句說話都沒有插住。珊姐咬着唇,低下了頭,依舊搖頭,用非常細小的聲量說:「應該唔會喇,我會出去搵野做。」
 
「哦……咁好啦……」陳sir笑笑打個圓場:「如果你到時回心轉意我地都會盡力幫你既。有咩需要你就開聲啦。」
 
「嗯,好啊。多謝陳sir。」
 
退學就這麼短促。
------
陳SIR在陳太和珊姐面前指着我:「頹仔……啊,唔係,阿頹SIR,你睇住陳可珊執野啦,睇下佢有咩要幫手,或者想問。」他說罷對陳太微笑一下,架起手準備領她到校務處處理餘下的退學手續:「陳太請跟跟我黎。」陳SIR轉面向我輕聲說:「陣間學校門口等啦。」
 
我點頭答過,5B班的課室裏只剩下我和陳可珊。陳可珊沒跟我說多餘的話,走向儲物櫃前。
 
我問:「要唔要紙箱?」
 
儲物櫃裏放着許多不同的東西,有書本、膠袋、幾張卡紙、啦啦球……從上而下雜亂無章的疊着。可能打開櫃門的時候帶動了風,滿佈摺痕的廢紙向外飄揚,左擺右盪的輕輕的落地了。等它落定了地,放眼往上面的細字看,才驚覺這是我學期頭吩咐他們要做的功課。
 
「好啊,唔該。」她說。
------------------
裏面有個啦啦球。
 
「你有玩啦啦隊嫁咩!?」
 
「唔係啊。係我幫手整,佢送左個比我。」
 
「幫手?無啦啦幫手整啦啦球?」
 
「個陣林貴娣叫到啊嘛。」她想到此處,便覺氣憤,但氣憤完了,又甜笑起來:「頂!講起就嬲,個林貴娣痴線!」
 
***
 
「死喇!救命啊珊姐!」
 
那天,林貴娣突然致電給我,已是晚上三時,隔天就是陸運會了,那個所有人都深沉地打着鼻鼾的時分。
 
我在睡夢中問:「咩野啊……」
 
那時,我還在睡夢中啊,根本搞不清發生甚麼事了。林貴娣便搶過來說:
 
「喇,阿珊姐,今鋪你真係要救我。屌你老母我有袋啦啦球唔見左啊!!」
 
「哦……係啊……」我眨眨眼,想了想,在睡夢裏掙扎一陣,才聽得明白:「我屌啊!?」
 
晚上三時,林貴娣揹着個大紅白藍膠袋,把鉸剪、尼龍繩這樣的東西背到我家樓下,就這樣,我們吹着晚風,在昏暗的公園裏瞇着眼睛,一起傻呼呼的將很多很多條尼龍繩扎成一綑,再把每它們撕成個啦啦球的模樣。
 
幸好遺失的那袋啦啦球數量不多,不然我真會殺掉垃圾林貴娣。
 
最後,陸運會完結,他們的啦啦隊表演很成功,但看台上面的觀眾拍了掌,便甚麼都沒有了,沒有甚麼獎品可言,連那個獎杯都要在三天之後歸還學校。最後,她拿了一對啦啦球作為紀念,把其中一個交給我了。
 
***
------------
「都幾開心啊!」我笑笑說,眼光充滿了羡慕:「依d野我一次都未試過。」
 
「係幾開心既。不過下年林貴娣唔玩lu。」
 
珊姐說罷,繼續彎腰收拾儲物櫃。把裏面的書本通通搬到背後的桌子上面,將裏面的紙張握成一團,隨手放到儲物櫃頂。然後,她站起身,重新挺直腰板,從窗前往外望。大概這是她最後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色了。5B班班房的窗外有棵大樹,課室在二樓,因此只能看見它的樹頂。再向外看,會看見灰色的海。
 
「我下年都唔玩啦。」她說。
 
「你真係捨得咩?」
 
「唔捨得嫁。」
--------------------
我想不到該說些甚麼去回答過她,只能在她的身後,看着沒有光和影的陰沉的正午、看着窗外的海、窗外的樹、回到生鏽的窗戶、鐵色的儲物櫃、前面一隻女生的背影,搖擺的馬尾。
 
「祝你幸福。真嫁,祝你幸福。」我不斷重複地說:「你之後都要過得開開心心啊。」
 
「多謝。」
 
剛才飄到地上的功課吹到我的腳邊來了,我彎身把它拾起。把它重新攤開,強行壓平它的摺痕。
 
「哈,你都好野喇,學期頭拖到依家都唔肯交!」這是一份作文功課,題目是《我的志願》,一道十分智障的題目,實際上中五的學生都不會再作,老師都只會為學生找來PAST PAPER的題目,例如《唐老師》、《刺猬》之類。
 
珊姐反罵:「喂,你條題目咁求奇,懶得作啊麻。」
--------------
「啊!!」我手指向珊姐,滿腔怒憤,心想:你不做功課,還惡人先告狀。「你賴啦賴啦!明明係你唔做功課。」
 
「哈。」珊姐摸摸後勺,吐一下舌。
 
「你地D基本功都未搞掂。」我板起個中文老師的表情,用鍾景輝的語氣說:「依D題目先考工夫,我不知幾用心良苦!」
 
「白痴仔!」她罵。
 
「我係頹仔。」
 
「頂!」珊姐笑了,她問我:「點解你咁白痴都做到老師嫁!?」
 
「負碌囉,吹啊!?」
 
然後,我們都大笑起來。
 
那個空洞的課室裏,只有我看着陳可珊,看她將物品都收到紙皮箱裏,很多新簇簇的書本,還有許多雜物,例如毛衣、髮夾、耳筒、尿袋、差電器……
------------
「不過我認真既。」站得累了,我靠在鐵色的儲物櫃旁,站到珊姐側面:「中文作文其實好難。」
 
「因為要一班本身就無咩人生經驗可言既人,背一堆人生道理入場考試,係一件好唔人道既事。」珊姐依舊把東西都收拾到紙皮箱裏,並裏面的東面都整齊有序的疊好,我繼續說:「就算你地背到、記得,都唔代表你地會明。」
 
珊姐把紙皮箱擱在桌上,看着我。我側頭細想,到底我還有甚麼小事是想說未說的呢?
 
「喂,我再講落你會嫌我悶嫁喇,但聽我講埋最後一句書啦好嗎?」
 
「哦,好啊。」
 
「珊姐,我以後唔追你功課嫁喇,你自己搞掂佢。」
 
「喂,頹仔,唔好咁啦!我退學仲追我功課!?」她接過《我的志願》的功課,指着它,張大嘴巴看着我說:「唔交得唔得啊?」
 
「我講第份。」
-----------------
「唔係喎!其他我交晒嫁喇喎……好似。」她睜大眼,一臉愕然。在退學那天被追功課,這種愕然不難理解,我向她微笑一下,我說:「突然覺得依下少少似日劇,你比我準備下講依句先。」
 
「妖!咩啊,講就講啦!」珊姐聽我這樣一說,反而更加期待,想知道我想說些甚麼。
 
我深呼吸。
 
深呼吸。
 
「準時餵奶。」
 
陳太辦完餘下手續,我們都來到學校大門前面。天色已經變成了陰暗的深藍,風起了,雨便狂灑。珊姐捧着一個大紙皮箱。陳太沒能為她分擔多少,而陳SIR和訓導都有別的工作要做。於是,那天由我幫珊姐捧着它走到輕鐵站處。從學校大門左轉離開,要經過一條很長很長的路才能乘搭輕鐵。珊姐為我打着雨傘,我捧着紙箱,和她並肩走着。
-------------
在那大雨滂沱的路上,眼看遠處大排檔的影像由食指的長度漸漸放大成一間真正的大排檔,過程中我們甚麼都沒有說,陳太配合沉默的我倆沉默的跟在後面。來到輕鐵軌前,如果要乘輕鐵,得向右轉了。我一路低頭走着,直至地上雨傘的影子沒再移動,我才意識過來:啊,她停下來了。
 
我重新仰起頭:「做咩啊?」
 
她轉頭望向背後,學校已退到遠處,縮在民居和民居之間,只餘下那麼一個天台的一角殘存在我們的視野裏面。上學的路、學校的鐵閘、以至它的牆身、牆上的校名……全都沒入民居背後,看不見了。
--------------
「無野。」她搖搖頭,馬尾隨之擺動。說罷,又生怕我不相信,重複一遍:「無野啊。」
 
等到她回過頭來,她知道我一直都在看着她的背影,便愣住看我:「嗯?」
 
我甚麼都沒有答,像「你唔捨得?」或者「行未啊?」之類的垃圾問題我都沒有問,只站在原地,靠近雨傘的中心避雨,靜候。
 
「行啦。」她呼我道。
 
但她仍未起行,要等到我答「好啊」,她才緩緩踏出左腳,落地,轉了重心,又踏出另一隻腳。頭直向着遠處的輕鐵站望。沿輕鐵的軌道走去,學校沒入高樓,連僅餘下來的天台的一角都已消失。
----------
「喂,你口唔口渴?請你飲果粒橙。」
 
「下?」她聽見我突然這樣問她,錯愕一下,又向我微笑,好不意思地說:「哦……好啊……多謝頹仔。」
 
「當係結業禮物。」我說。
 
然後她撐着雨傘,遷就我以極慢的速度走向七仔,我微微躬身向前護着她紙箱裏的書本,走到七仔的櫃枱前面。拿到果粒橙、結賬了,並把它遞到陳可珊手上。陳太見了,連忙問珊姐:
 
「你有無多謝阿sir啊?」
 
珊姐沒等她母親的「啊」字完全消失,便搶過來說:
 
「多謝左啦。」
 
然後,她頓了頓,又轉面向我,以極度認真的表情面向着我,跟我道謝。我想,這個道謝是甚麼意思呢?最後,我們來到輕鐵站頭,等待下一班輕鐵來到,本來我們都默不作聲的了,突然珊姐拍拍我的肩膊。
-------------
「頹仔啊,我有樣野想你幫幫我。」
 
「咩事?唔知幫唔幫到嫁。」
 
「你遲d係咪會去傑仔喪禮?」
 
「係啊,幾日後。」
 
「我阿媽話我大緊肚,唔去得。」
 
「哦……」
 
「我想同傑仔講句對唔住。」
 
「好。」
 
等到輕鐵來了,我便將紙箱交還珊姐。啡色紙皮有些部分沾了雨水,但整體來說還算捱得下去。陳太和她步入輕鐵,他們向我微笑,揮手。輕鐵車門關上,珊姐依舊揮着手,嘴裏說了些甚麼,似乎是「再見」,但隔着車門我甚麼都聽不見了。灰濛的雨中顯得車箱黃白色的燈光異常明亮,號碼牌上「507」的三隻大字也漸縮成三團東西,最後轉入彎路。
-----------
你今後的路上,將有無數多的問題等待着你。而解決方法呢,實際上中學的課程裏沒曾講及,就只能靠你一次一次的錯誤,並等到你把錯誤一次一次的記下來了,所謂解決方法啊、人生道理諸如此類的東西才會形成。你的老師我不過早你們幾年畢業,你現在走到的人生階段,連我自己都沒曾走過,所以我沒能給你甚麼有用的忠告,只能衷心祝福你。
 
「祝你幸福。」我向着空洞的鐵軌說。
 
陳可珊是我第一個結業的學生,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星期一,下課了,我在批改作業。教員室外有人找我,是陳志華呢。
 
「搵我咩事?」我走上前。
 
「頹sir,我可唔可以跟你去黃明傑既喪禮。」他壓沉的聲線問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