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城市,入口外的道路兩旁都是翠綠的山嶺,迤邐不絕。

大概沒有人會猜到茂密的林樹中,會有這樣的一個小城存在吧。

歸來的感覺,就是興奮雀躍。

離開已有兩年。

到以往熟悉舊地重遊,格外懷念。



人和事依舊。

東邊的小巷,西邊的大街,還是這般格局。

這個城市,不會變的都經過歲月的洗刷,遺著痕跡,其他事物則在一點一滴地改變。

人也是那些人,不同的是,他們成長了。

隔壁那個本來還在牙牙學語的小耀,現在開始牽著母親那溫暖柔細的手,逐步逐步地行著。



對街,一小店的夫婦,鬢髮巳佈上一層雪,不過他們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我能夠猜想也許是他們這天所作的生意夠他們的晚餐加上兩尾魚。

這裡的生活簡單平靜,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恬淡但快樂。

即使你出門都不用鎖上大門,安全得你不會相信世界上竟然會有這樣的一個城市,以為不過是個小村落。

此處的遊客不多,然而直到這刻還未有人問我是從哪兒來的人呢,我慶幸他們隱約認得我的影子。
小耀的母親跟我寒喧起來,都是問問我的近況。

近況,無聊的東西,談不談也罷。



末了,她聊得起勁,就問我要不要到她家吃個便飯。

我猶疑一刻後來推卻了,她再勸了幾句也都不留我了,我總感覺她欲言又止。

推辭的因由是我仍未踏足一個地方。

以往的家。

清理屋外的落葉,推開那扇破舊的大門,伴隨戛吱的陌生響聲,我踏著起了一層薄薄灰塵的啞褐色地板步進屋內。

我再度回到過個幾乎已遺忘的地方。

雙腳在抖,步履同樣在顫。



內心的撼動不遑多讓。

屋內的物件和兩年前一模一樣,客廳牆上那個古老的大鐘彷彿在訴說昔日的光陰,一桌一椅如同往昔。

房間縱是四面空牆,每走一步,掠入視野的每一個景象,幕幕從前的回憶湧現,此際是何年何月何日,都不重要了。

心裡頭,思想裡頭都被記憶往事充塞,於是最後突然一片空白,然後就是無盡的失落。
莫非迷失在記憶的思潮了?

思緒回籠,發現房間內出現了一個東西,我肯定那絕不是屬於我的物品。

一團黑色物在斜陽折射下,份外詭異,而且居然漸漸變成深灰,那到底是甚麼?

東西動了,慢慢在牆壁冒出原貌,只見是飄逸的黑髮。



然後是個女孩的臉孔、手腳……

這必定不是於憶想存在之物,闖進我往事中的陌生!我的瞳孔擴大起來,訝異觀望面前的景象變化。

空無一人的房間內突然平白出現了一個女孩!

「妳是誰?這兒是我家。」下意識的疑惑就衝口而出。

「抱歉,我以為這裡沒有人居住呢。」她仍垂首,軟軟的童音怯怯地向我解釋著,我想我的表情鐵定是非常可怖。

「這兒是我家,請妳離開。」我再重覆一遍。

她沒有任何動靜,只是悄悄地和我視線相接。

那是一雙黑白分明的水眸,帶著數分純真。



不可能的。

她居然擁有白色的眼睫毛。

「我叫妳出去!」我大聲吼道,著實有點擔心如此的聲量會不會嚇到她。

她急急趕到房門邊。

當我依然在回想,其時瞵盼亦隨她的影蹤而消逝。

就在此時,我猛然憶起。

她的腿好像是半透明……




sakurayuki的話:
小藍隨想的題目
興之所至就寫了一段
凌晨之作
行文至最後
心竟然寒了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