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故友告別後的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女孩牽著我的手沒有分離過。

夜色漸漸湧進屋子來,我方想起忘了買食物,得要買東西回來煮食了。

我鬆開那相牽的手,正要動身,她流露出疲憊的神色,也許今天陽光過份猛烈,受不到陽光的她看來頗為虛弱。

於是我請她待在家中休憩,獨自出了門。

乘坐公車到西邊大街的那半小時車程,外邊的風滲和秋季的涼風,實是舒適,買好所需的食品的我走在街道上,舉目四顧,城市的變遷一日千里,大型商場、超級市場一類的商店,在我重臨之前,它的數量,十根手指都數得完,現在幾乎到處都有它的蹤跡,交通繁忙得要命,城中的人增加了很多。



高樓大廈密密麻麻,在甚麼時候開始,山城發展得這麼快?那麼說是我未察覺到嗎?我所居住的地區逐漸被繁華淹沒,像一個大浪,將往昔洗刷得一滴不剩。

或許是手上的東西太重,人群中的我越走越緩慢,人們匆匆地擦身而過,我一度以為我很熟悉此處,何以我會存在這陌生的城鎮裡?

我繼續往前走,總覺得自己碰到別人,那感覺又重來,不對,原來是有人在拍我的肩。

我轉頭一望,原來是個女生。

「般彥,是你嗎?」女生明亮的眼眸盯著我看。



「洛清風?」一個久遠的名字自我口中吐出。

「是我啊!你不會這麼快忘記我吧?」自小跟我一起玩的同學,已有一段時間未有聯絡,站在我眼前的她,遙遠得帶著陌生感。

我連忙說:「當然不會,記得那時候我們兩個人共吃同一枝冰棒呢!」她笑的時候露出皓白的貝齒,看來很滿意我的答案。
長大後的她比從前更加標緻了,依舊擁有一頭秀麗的頭髮。

「回來都不通知我……」下一秒,她又幽怨著,那表情帶著數分嫵媚。

「我想回來多數天,安頓好一切再告知妳。」我真的拿她沒法。



「你今天要做甚麼?有時間一起吃晚飯嗎?」她帶笑問我。

我瞟了手中的食物一眼,說:「不了,我已經買好菜,在家吃好了。」

她又問:「你家中有其他人嗎?」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住。」

「你一個人吃會很悶啊,不如我來你家中吃好不好?」

我很久沒有和清風見面,和她談談天也是應該,所以我答應了。

用膳後,我們說了好多好多話,包括以前唸書的有趣事情,也有近況。



清風顯得非常高興,最後她在說了許多許多的事情後,倏忽沉默下來,靦腆的看看我,然後摟著我,將小巧的頭靠在我的胸膛,這是我們以前玩耍時,偶爾有過的舉動,可是她這次親切地說了一句:「你知道為甚麼我會靠在你身邊?因為,我這樣就彷彿能聽見你的心跳聲。」

她的話語狠狠撞進我心版,沉澱的記憶通通被喚起。
也許,曾經有一秒,我有思念過她……
但是在她這樣倚著我須臾,我突然覺得我們不應該如此親近,具體原因是甚麼,霎時間我想不出個所以然,因此我說了:「現在晚了,妳先回家吧,我有時間再跟妳談天。」陰霾浮現於她的臉上,我的話重重的刺傷了她。
她的嘴角出現一抹牽強的笑容,「好的,我不打擾你了。」然後她離去了。
這時我留意到一件事,自我和清風回到家後,女孩沒有出現過。
我搜遍屋內的全部角落,不見她的影蹤,我開始慌亂。

我望著桌上的洋娃娃就想起她,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女孩出現了。
跟平日不同的是,她俏麗的臉上面一排濃密的睫毛沾上了淚珠,她正急忙用手背擦淚,努力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以讓我不發覺她在流淚,不過我看得一清二楚。是她過度悲傷,所以現身仍不自知?
她手背上的淚滴在唇上,那纖唇凝著淚珠,我想安慰她,但是伸出的一對手卻穿過了她的肩膀,剎時間一種無力感泛遍全身--我和她是兩個世界的人--
我討厭這個事實,我嘗試告訴自己,這個現實並非一回事,於是我的專注力紛紛回籠,視線集中到她身上。
她縹緲的身軀靠近了我,淚痕猶未乾透,她看來是多麼楚楚可憐,她的眼神充滿絕望,在告訴我我的舉動無濟於事,她的眼睛對上了我的,眸子包含萬語千言,半透明的她銀鈴般的聲線說了一句話,我聽不清楚,然後她的唇印上我的,不是臉,而是我的唇,我的腦海一片空白,不能思考,忽爾那幾秒的對望變成了悲傷。





2008年8月27日
21:30:43


ser很快
很高興~~所以更新-w-
我要票票>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