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是誰把結了疤的傷口抓破了?抓破、又抓破、再揭破,這麼狠心,用毒藥當作靈藥塗你的傷口;秋天的黃枯葉,己經軟弱無力,掉下的一剎那,仍然可以聽見它的呻吟,隨著北風的刮起而消逝。



是誰把一顆溫柔良善的心糟蹋了?
放在鍋裏,用沸水煮,
愛過,痛過、再痛過,
傷過,癒過、再傷過,
你甘心默默地忍受著,
難道你真的這般堅強麼?

是誰把結了疤的傷口抓破了?
抓破、又抓破、再揭破,
這麼狠心,用毒藥當作靈藥塗你的傷口;


秋天的黃枯葉,己經軟弱無力,
掉下的一剎那,仍然可以聽見它的呻吟,
隨著北風的刮起而消逝。
 
我親眼看見你,把別人的悲傷與執著留給自己,
用無奈的牢閘,嚴嚴的將滴血的心封住,
她沒有感激,沒有讚賞,
她只有埋怨,只有偏執,
何苦要這樣?
愛與不愛,友誼與不友誼,


還會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嗎?
 
珍愛自己,還有更值得你愛的人,
還有很關心你的友人,
把你天性良善無私的愛心,
用禮物花紙與彩絲帶包裝,
贈送給他們吧!
 
銘悠
24/2/2015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