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不定期更新,請見諒。 這是一本小說集,主要寫小小說及短篇小說。 花語連連,暫寫愛情,稍後望添更多類型。 歡迎給予評語及看法。



打從餐廳開始營業,我就佔著這張專屬我和他的桌子。為了今天,我沒有在衣著上刻意暗示對他的思念,不過卻帶著他第一次約會送我的櫻花錢包。

等了一個小時,卡布奇諾的泡沫逐漸消散,內心開始忐忑不安了。

他會來嗎?不知道。其實由他答應見面起,我內心已經相當混亂,一會兒覺得他一定會來,一會兒又肯定他絕對不會來。多年來,我總在他後退時前進,他則在我懦弱時勇敢,不知道什麼事,我倆總是如此。

我站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窺視著。記得她佔著的餐桌是我倆第一次約會時的那一張,手上的櫻花錢包是當年在京都旅行時買的。她如櫻花般純潔,又傻又笨,錢包送她滿合適的。

如果她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女生,她應該喝著卡布奇諾,她的話我一輩子都放在心上。她說自己跟卡布奇諾一樣,因為卡布奇諾的肉桂味很獨特,喜歡的人會深愛著,討厭的人會憎恨著,她問我愛不愛喝,我說還可以,心裡補一句:「我只喝卡布奇諾。」



其實我應該去見她,她平靜下的緊張都在我眼裡。可是,我不敢了。我知道自己此刻像一個窩囊廢,明明我只要踏前一步,那個女生就會不顧時光的鴻溝跳進我的懷抱,但偏偏多年來,我倆總是… …唉。

我曾經在城門河的天橋上等了他一整天,見他了無音訊,於是對著天空大喊:「壞蛋!我不會再見你!」。一遍接一遍,直至我恢復理智,見路人彷彿看著怪物的樣子才耐不住尷尬,靜默逃離現場。

天橋事件後,為了舒緩情緒,我決定離開香港散心,豈料這散心足足散了兩年。兩年散心,我知道了所謂愛情,其實都不外乎珍惜二字。起初,我站在普羅旺斯的薰衣草海上,以為愛情只要等待就可以了,直至後來在京都看著紛飛的櫻花,憶起那塵封的錢包,我才明白,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我跟你自初中開始尋尋覓覓,曾經緊靠,曾經別離,兜兜轉轉,進退失據,唯獨沒有在一起,徒留一聲嘆氣。

嘆氣著,不知不覺睡著。我陷入櫻花迷夢,夢裡的一切都很真實,連他的氣息和胸膛的溫度都是實在的,我以為一切會重新開始,但偏偏一陣強風把我吹醒,又回到迷夢前的地方,心中不得不認同,「我們的距離真的好遠好遠… …」。

記得上一次見她是兩年前的事了,她在天橋上等了一整天,她像瘋婦般咆哮著,而我同樣在遠處看著,直到她抵受不了周遭人的目光,靜默離場,我終於鬆了一口氣。要一個深愛你的人如此可憐固然可恥,但要是我應約出現,是好事嗎?她唯有離開我才可以展開翅膀飛翔,只要我還在,她就永遠不會得到真正的快樂。身為她最愛的人,我應該要放手離去,那怕她一時傷心欲絕。



為了讓她找不到我,我出國旅行,一去就兩年了。我再次遊歷京都,經過那櫻花紛飛的樹林,憶起那錢包,心又亂,唯有借睡消愁。夢境裏,一切真實得很,可以再次擁著她,讓她摘下我健身的成果,讓她知道,我可以保護她一輩子。可惜,夢境終有清醒的時候。我嘆氣著,如果真的愛她,那如今背棄承諾的我唯一可造的或許只有不再回頭。

午餐都吃過了,卡布奇諾已經喝了三杯。我在背包裡摸出他送我的薰衣草書籤,嗅了一嗅,依然有著淡淡的香味,我決定繼續等。因為我覺得不管他有沒有女朋友,有沒有結婚,都應該把愛意展示了,那怕結果如何惡劣,都總比一生遺憾來得痛快。其實所謂距離,都只是懦弱的藉口而已,多年來的感情如果還換不到一天的等待,那麼我這生也算白活一場了。

旅程的最後一站是普羅旺斯,我在薰衣草海的中心大叫着,本來以為可以忘記她的一切,豈料又想起送給她的薰衣草書籤。記得有人提及過薰衣草是表示等待的花語,我不知道她是否已經忘記我,但我想,如果她依然不能忘記我,不如… …見見她。我不知從何處鼓起勇氣,或許是想到她多年來的等待,或許是其他原因,總而言之,她想見我再算了。

街道上,落日餘光照耀著我,把心照得澄澈,忽然想起電影淚王子的一句話,「故事,就是已經故去又不能挽回的事。」。我和他的感情可能已經是一個故事,可是我不甘就此無疾而終,渴望而不求回報地多走一步,我想知道,究竟大家的終點站是回到愛情的初站,還是真的要下車轉站。

她被殘陽照得像天使般,散發著迷人的光輝。我忽然發現,無論過了多少年,她依然把我放在那個無人能取代的位置,同時驚覺,自己太窩囊了,就算她展開翅膀飛翔,我都可以陪著她飛,而不是遺下她。過去的已經無可挽回,要一個愛我的人等我那麼多年,唯有今天好好讓她再次感動,以後快快樂樂。無論如何,我定不棄!



天空歸於鈷藍,我看著那白衣青年抱着二十四朵香檳玫瑰從遠處跑來,所以叫了兩件紅絲絨蛋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