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成晚不停咁打比Sauna,但佢一直都冇接電話,急到Jeana咩咁。依家先至係凌晨4點,仲未天光,要去麥記都唔駛咁早。
 
最後,我地決定睇返雞汁段片。
 
Jeana部電腦唔算係好快個隻,但係足夠睇高清片。我將usb手指插入電腦,兩個人就依偎住好似情侶睇戲咁,不過心情當然完全唔係個回事,因為呢段片入面,我地有個朋友死左。
 
我:「你真係唔怕?」
 
Jeana『唉』住我,笑騎騎咁講:「有你係度,怕乜?」我覺得自己係佢面前,終於都可以似返個男人。不過,一陣就我地兩個都笑唔出。
 


部電腦認倒隻手指之後,我就click條片黎睇。
 
畫面同係差館入面睇既一樣,雞汁對住空氣除左條褲係咁郁,之後就『揀』住自己條頸直至唔郁得為止。係電腦到睇,個畫面都係一樣好規律咁每隔兩三秒就窒左一窒。
 
我重覆睇左幾次,Jeana就問:「點呀,IT人,有乜發現呀?」
 
我:「我覺得條片⋯⋯有一種規律係度。嗱,照計呢種由digital錄出黎既片,好少會好似錄影帶咁樣窒法,應該一係就起格,一係就跳格,咁樣窒法,我睇咁多片真係未見過。」Jeana點點頭示意明白,其實佢又點知,我屋企A片既藏量,等於少林藏經閣一樣咁多。
 
我:「不如,我地試下慢鏡。」用慢鏡睇,如果拍倒有野,就一定無所遁形。
 


個畫面慢左好多,但即使係逐格播放,都係咩都冇發現。
 
Jeana笑住講:「咁不如快鏡啦,快-你至叻架啦!」衰女包做緊正經野都咁唔正經,要潤我兩句,一陣執多你兩劑!
 
我:「如果慢鏡都睇唔倒有野,快鏡一定冇。」
 
Jeana:「唔試過又點知?」
 
轉左快鏡之後,我同Jeana都睇到眼定定出唔倒聲。
 


因為,我地見倒野。
 
本來一分鐘既片,依家變左得廿秒。但係,就係呢廿秒入面,畫面上就出現左一個影像。
 
係一個女人既影像,佢穿著一件白色長袍,好污糟既,長頭髮,由於個鏡頭係由後上方向下影,我地只係見倒佢既背脊。仲有,佢D手指都好污糟,好多野黐住,似係D泥咁。
 
個女人慢慢咁走埋去雞汁到,走得好慢,但因為快鏡既原故,雞汁就郁得好快,兩個人動作上既對比,原全係唔合邏輯,好似經過電視台既剪接咁,仲有D滑稽。
 
個長髮女人行到埋雞汁前面,用手『揀』住佢條頸,雞汁就捉住個女人對手。最後雞汁就跌左係地下度,郁都唔郁。
 
我同Jeana以為睇完,點知,個女人企返起身,轉身望住個鏡頭,即望住我地咁,我地見倒佢塊面,好白,白到有D青,塊面上面,仲有條好長好深既傷痕,斜斜咁由額角劃到咀角,D血水仲流緊出黎。佢望住我地,張開個口,呢個鏡頭足足維持左幾秒,就開始向我地走過黎,個陣我同Jeana真係好驚,兩個人隻手只有捉緊對方,而我感覺到Jeana震得好緊要,眼淚仲猛咁流出黎。
 
呢個時候,段片播完,電腦上面只係得返一個黑色既畫面。而我同Jeana兩個,就只有攬住唔敢郁,連疴尿都唔敢去,直到朝早七點,就拿拿聲落麥記搵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