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十點幾,我、Jeana、Carmen、皮蛋王、達叔、肥媽,仲有紫雲大師,仍然係馬頭圍麥記等緊Bobby既消息。禿鷹話今晚捉緊飛車,十二點前一定到。
 
為左令我地可以見到Bobby同隻鬼仔,紫雲大師特別為我地『開眼』,將D唔知咩水抹左係我地眼皮上面,每人收左我地五舊水,達叔話佢一隻眼睇倒夠嘞,淨係比左二百五。
 
Jeana:「咁我地就可以睇見D鬼架嗱?」
 
大師:「冇錯,普通人唔開眼係睇唔倒,除非佢時運低或者天生陰陽眼。如果加多五舊水,睇倒3D都得。」講完皮蛋王真係比多五舊水佢,大師比左副睇3D電影既眼鏡佢,話係開過光咁話。
 
過左陣,忽然D冷氣好似好凍咁,Jeana可能著得少衫,露出黎既肉亦較多,凍到成個人震晒,口唇都白埋。
 


達叔:「喂,皮蛋王,刪細D個冷氣啦!凍撚死人啦!」
 
皮蛋王:「你都on9,都冇開冷氣!」
 
冇開冷氣都咁凍?正當我地個個凍到『斯斯縮縮』個陣,大師就講:「黎左啦。」
 
聽到大師咁講,我地全部人都好緊張咁望住個門口,但係門口乜野都冇出現,鬼影都冇隻。
 
皮蛋王:「嗱,大師,頭先講撚明架,睇唔倒要回水架!一千蚊,速磅!」
 


大師:「你睇下你後面。」
 
「乜撚野後面呀又⋯⋯」皮蛋王擰轉面,個句野都未講完,就見倒個頭斜左既Bobby,同一個十二三歲、揸住袋金魚既細路,唔知幾時已經企左係佢後面,嚇到皮蛋王屎都標埋出黎。
 
細路:「哥哥,好臭呀!」
 
Bobby:「唔駛驚,叔叔賴屎啫。」
 
我地咁多個都係第一次正式咁見到鬼,個細路望住我地個陣,見到佢垂底個頭,對眼向上『哨』住我地,似乎對我地好有戒心。
 


皮蛋王:「Bobby你可唔可以整好個頭先返黎見我地?好撚恐怖呀你!」
 
Bobby:「死個陣係咁就係咁架啦,邊個叫你戴埋個3D眼鏡?」
 
達叔:「喂,皮蛋王,真係有D臭,你去『敏』乾淨先出黎啦!」
 
個細路黎左一陣熟絡左D,開始忍唔住四圍攪,仲爬左上麥當奴叔叔身上面攪佢個鼻。
 
大師走去個細路度,踎低同佢講:「小朋友,你D金魚好得意喎!邊個送比你架?」
 
個細路指住Bobby:「哥哥送架!」
 
大師:「哦,原來哥哥送既,係呢,我叫紫雲大師,你叫咩名呀?」
 
細路:「我叫倪智康。」


 
大師:「咁我叫你康仔好冇?」
 
匡仔:「好呀!」
 
估唔倒紫雲大師氹細路都有一手。我地同康仔玩左一陣,特登比機會靚妹同佢玩,可能靚妹本身都細個,而且又係真心鍾意細路,康仔都幾like佢。皮蛋王仲整左康仔最鍾意叫既巨無霸餐出黎比佢,話係散叫既,見到康仔好想食又食唔倒,都幾攪笑。
 
我地氹緊康仔個陣,門口有個大約六七歲左右既細路,攬住個足球,爬左係玻璃到睇我地同康仔玩,好似好想加入我地一齊玩咁,但係佢又點知,我地同緊鬼仔玩。不過我地都冇趕佢走,唔想節外生枝。
 
大師:「康仔,如果第時靚妹姐姐做你媽媽好唔好呢?」
 
康仔:「好呀,姐姐好好人,不過我要問過媽媽先。」
 
大師:「咁你想唔想日日可以食到皮蛋叔叔既巨無霸先?」
 


康仔:「想呀,我好想食呀!」
 
大師:「咁你做左姐姐個仔之後,你就可以日日同我一齊落黎食,唔駛錢架!」
 
康仔:「咁⋯⋯」睇黎巨無霸對佢有一定既吸引力。
 
大師:「唔駛咁啦。嗱,你試下走入姐姐個肚先,入面好舒服架。」大師示意靚妹將衣服牽起,嘗試比康仔入去。
 
正當靚妹想牽起件衫個陣,佢見到門口個細路跌左個波出馬路。
 
靚妹驚佢咁細個自己走出馬路危險,又冇大人睇住,就走左出去幫佢執返個波。
 
點知當佢去到馬路中心,岩岩執到個波個陣,有架開得好快既泥頭車轉彎入黎。
 
車速好快,車身又高,個司機根本睇唔見靚妹,「砰」一聲將靚妹捲左入車底,拖行十幾米先停低,留底兩行清晰可見既血路。


 
我地全部人都呆晒。門口個細路自己去執返個波之後,望住車底入面既靚妹一陣,康仔就拖住佢走去十三街個邊,前面唔知幾時已經企左個白衣女人喺度,同呢兩個細路揮手叫佢地返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