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係夜晚八點幾,我、達叔、皮蛋王、禿鷹、長毛、倪君子、肥媽、Carmen一行八人,喺麥記每人食左個餐之後,就成隊兵咁操左上五月花。Carmen死都要跟埋黎,肥媽就話邊個鍾意既可以叫埋佢起雙飛。
 
上到去,地方都幾雅緻,不失為一個按摩鬆馳既好地方。老闆娘Connie媽其實本身都係後生靚女一名,佢D囡囡就更加係國色天香,引死人個隻,正所謂唐僧看見也心動。
 
Carmen細細聲喺我耳邊講:「一陣你按摩好啦!咪亂攪野呀!」喂,我真係唔知除左按摩,入到去仲有乜野好攪?點知原來男賓有part 2。
 
我:「一場黎到,做埋個SPA都得掛?」我開始覺得自己被人管,但又好開心,不過唔知可以開心得幾耐。
 
皮蛋王笑淫淫咁同Carmen講:「得啦得啦,D囡囡識做架啦,一定好好照顧你條仔既,入房先啦!」於是我地八個人就同技師各自入左唔同既水療按摩房。
 


臨入房之前,見到Connie媽猛喺度點人頭,好似點極都唔岩數。
 
皮蛋王:「做乜呀Connie媽?」
 
Connie媽:「冇,我呢度得八個囡囡,你地一人一個岩岩好,點解我好似見到個老野攬左兩條女入房嘅?」
 
皮蛋王:「會唔會係肥媽呀?佢話肯起雙飛丫嘛!」
 
Connie媽:「咁咪應該仲有個囡未有客囉,咁個囡去左邊?」
 


皮蛋王:「唔撚係呀?你有冇記錯呀?」
 
Connie媽:「呢度出出入入咁多人,下下記錯我仲駛做生意?咪嘞,都係裝返注香先!」皮蛋王都冇理咁多,拿拿聲就拖住個技師入房。
 
正如皮蛋王所講,呢度D隔音,真係渣到隔離房叫床都可以聽到,周不時聽到倪君子條老淫不斷發出令人作嘔既呻聲。
 
幫我按摩既技師叫Coffee,佢人好斯文有禮,但係衣著又好性感,緊身黑色連身短裙,低胸大露背再加黑絲長腿,呢個組合平時真係唔容易見到。佢幫我按摩嗰陣,成日唔知有心定冇意咁掃我春袋,我真係驚自己隨時都有擦槍走火既可能。
 
我問佢:「按摩啫,駛唔駛著得咁性感?」
 


Coffee:「Connie媽迫我地著既制服黎架。」
 
同佢傾開計,佢話自己係大學生,為左交學費同負擔屋企既開支,仲有個病左既老豆所以先出黎做,見到佢為生活而擔憂,攪到我有種好想照顧佢既衝動,比左成兩千銀佢話係助學基金。點知皮蛋王後黎話我知,佢係撚讀大學,查實小學都未畢業就因為揸同學仔春袋比人踢左出校。
 
Coffee好似睇得出我同Carmen既關係,佢細細聲同我講:「話依家part 1你可以輕鬆D,同佢地傾下計先,一陣part 2你想講野都講唔出架啦。」
 
我問佢到底乜野係part 2?由入黎到依家part 2都比我好神秘既感覺,佢就笑笑口咁話一陣我就知。
 
揼揼下就聽到皮蛋王講:「喂巴打,係時候講下你個故啦!」
 
跟住聽到倪君子講:「哎⋯⋯做完part 2先講啦⋯⋯!」
 
皮蛋王:「你唔撚講信唔信我叫晒D囡囡依家走?仲想有part 2?」
 
Carmen忽然問道:「乜野係part 2?」


 
皮蛋王:「排毒呀妹!」
 
只係聽到Carmen哦左一聲,達叔禿鷹長毛佢地就猛喺度笑。
 
倪君子:「好啦好啦,依家講啦!」
 
就係咁,我地七個人十四隻耳仔,都聚精匯神咁聽住佢所講既每一句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