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依家全部人既姿勢,都係府卧式攤左係張按摩床上面,享受緊技師專業既按摩服務。而我呢,已經比Coffee反轉左,喺我大腿之間偷步進行part 2⋯⋯。
 
倪君子:「亞霞係我老婆。」
 
長毛:「嗱,係咪呀屌你!」原來長毛老豆講既係真既。
 
我即刻啫啫都軟埋,亞霞咪即係我同達叔上十三樓個陣,坐係樓梯口個阿怕講嗰個?Coffee當然唔知咩事,仲成隻摩打手咁話要令我起死回生。
 
倪君子:「個陣我地就係住喺13A。」
 


達叔:「阿倪,呢個就係問題,嗰度邊有13樓?」
 
倪君子:「嗰度係冇13樓,13樓係當時班建築工人傳出黎既。」
 
達叔:「傳出黎?明明冇傳出黎做乜?D人真係怪,有餐又唔要餐,冇13樓又傳13樓⋯⋯」
 
皮蛋王:「喂,亞達你唔好吟吟尋尋啦,阻撚住聽故!」
 
倪君子:「佢地話起樓個陣,掘到地底有5層樓,如果加埋上面將會新起既7層樓,由2樓數起,就有13樓,所以佢地話7樓即係13樓!」
 


達叔:「咁無聊?咁點解我同亞偉尋晚又上到13樓⋯⋯」
 
倪君子:「咁咪即係話,你地其實係由地底嗰5層樓開始行上去囉⋯⋯不過嗰5層樓起新樓之前已經拆左啦。」
 
我諗我同達叔都不其然打左個冷顫。
 
禿鷹:「咁下面呢幾層樓原本要黎做乜?」
 
倪君子:「呢層就唔知,但好似話掘到嗰幾層樓班工人,一夜之間全部唔知去晒邊。所以喺十三街個邊,傳聞成日有人見到失蹤嗰班工人半夜係七樓樓上起樓⋯⋯。」
 


長毛:「喂,你咪撚淨係講座大廈啦,家陣件事好似同你好大關係喎!」
 
倪君子:「後來比阿霞知道,我仲有出去玩女人之後,就日日同我嘈,而我亦越黎越少返去。有日我飲到醉醉地,返到去佢又發癲,我個陣仲後生,皮氣都幾大,嗰晚同佢嘈得好緊要,激起上黎咪攞左佢支唇膏捉住佢個頭畫左佢塊面幾下,之後我就走左。點知⋯⋯過兩日返到去,我就見到⋯⋯」
 
禿鷹:「見到乜野?」
 
皮蛋王:「你快撚D講啦!唔係D巴打又催架啦!」
 
倪君子:「我見到⋯⋯我老豆同我兩個細仔,畀透明膠袋粒住左個頭,瞓左喺地下,都經已冇晒呼吸,屍體上面已經開始有蟲⋯⋯我個大仔⋯⋯隻手揸住個電話,但係佢個頭⋯⋯比人斬左落黎,跌左喺地上面⋯⋯」
 
達叔:「咁阿霞呢?阿霞點呀?」
 
皮蛋王:「阿霞阿霞,亞達你同人地好撚熟咩?」
 
達叔:「唏⋯⋯你咪嘈住先啦⋯⋯阿倪,到底阿霞點呀?」


 
我地都聽得出,倪君子喺度喊緊:「佢用刀片⋯⋯劃花自己塊面⋯⋯跟住⋯⋯就喺房度吊頸死左⋯⋯。」
 
我知點解達叔咁緊張,因為佢條頸比亞霞對腳掃過。
 
禿鷹:「咁之後點?」
 
倪君子:「之後⋯⋯我諗如果我報警,警察實會以為我殺佢地,所以⋯⋯所以我搵人處理左佢地既屍體。」
 
禿鷹:「你點處理?」
 
倪君子:「我⋯⋯我比錢豬肉榮,叫豬肉榮將佢地⋯⋯斬開,將佢地放晒入灶底,再叫泥水佬封左個灶。」
 
原來我同達叔嗰晚見到既,係倪君子老豆、老婆同佢三個仔死既情況!
 


禿鷹:「咁即係話,依家既7A,即係我地一直搵緊既13A?」
 
倪君子:「係。」
 
禿鷹:「而你埋左係杜底既屍體,仍然喺7A入面?」
 
倪君子:「冇錯。」
 
真相差不多大白。
 
但係,就算我地知道左亞霞佢地係點死,咁對件事有咩幫助?
 
講下講下,我先發覺,點解Carmen好似好耐都冇出過聲。
 
我:「Carmen!Carmen!」


 
叫極佢都冇應我!
 
我地成班圍住條毛巾,衝左入Carmen間按摩房,入面竟然一個人都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