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個坐喺度聽故既靚女,叫Cecilia,讀佐敦女拔,今年DSE,一睇佢個樣就知佢係讀書叻嗰班,佢話:「早兩晚我見QE附近有人派傳單。」
 
同埋佢一齊黎既,重有個肥妹叫Judy,唔知點解我地都一律叫佢做豬西,一睇個樣就知係讀書唔叻嗰班:「係呀係呀,我地尋晚見到近京士柏嗰邊有人喺度派傳單!個邊夜晚好靜,一個人都冇,但係就有個女仔一個人係度派,都唔知佢想派比邊個。」
 
皮蛋王:「冇撚理由架?呢D大圍野,冇理由得佢佐敦一間做架?」佢即刻打去比佐敦嗰邊個經理菠蘿雞問究竟發生乜野事。
 
點知菠蘿雞話:「有撚派過優惠呀!依家日日都咁撚優惠架啦!窮就咪撚食啦!我呢邊晚晚有十幾個好似亞達嗰D人瞓喺度呀,仲優惠?優條撚呀!你咪撚煩住我,依家我呢邊條靚仔香左,我仲頭痕緊要請人。」
 
皮蛋王:「得啦得啦,一陣大撚把人黎你到interview呀!」皮蛋王講完就收線,結果頭先過去班靚仔真係全部喺佐敦應徵送餐同聽電話,有D冇電單車牌既重話可以行路送都唔緊要。
 


我地望住Cecilia同豬西,Cecilia好淡定咁講:「真係有人派傳單架,嗱,你地睇!」講完佢就喺書包拎左一張出黎。
 
的確係一般麥記優惠券,上面係宣傳標題同大相,今期搵左麥玲玲做生招牌,下面有十二格優惠券,見到Cecilia已經將呢十二格剪晒出黎,唔知去晒邊。
 
皮蛋王:「咦?優惠券呢?用晒嗱?」
 
Cecilia:「唔係,我剪晒出黎放定係銀包,諗住用嗰陣方便D啫,你地係咪要丫?」
 
達叔:「緊係要啦,拎張黎睇下先啦妹妹。」
 


Cecilia一人派左一張比我地,接到優惠券既人包括:我、達叔、皮蛋王、肥媽、辣妹Pinky同Suki、飛仔華Dee同爆粗、學界校草Edison同Shawn,最後係一pair情侶阿粒同超儀。我地呢十二個人,喺唔知情但係又你情我願之下,接左呢張優惠券,點都估唔到,咁樣會係另一個死亡輪盤既開始。
 
Cecilia:「每一張優惠券後面,都寫住優惠條款。一般通用條款係,收到呢張十二格優惠券既人,要喺7日之內將優惠券全部送出,接既人要心甘情願去接,否則優惠券既主人,即係我,就會喺第7日無故死亡。」
 
達叔:「咁接左既人呢?」
 
Cecilia:「你反轉張優惠券就可以睇到架啦。」
 
我地立即將張優惠券返轉,睇到有幾行好細既字寫喺度。
 


達叔:「嘩,D字咁細,點睇呀?」
 
Cecilia:「依家香港所有公司出既優惠條款,就係唔想你睇到!」
 
達叔:「咁又係⋯⋯」
 
Pinky:「亞伯,你眼水唔夠,等我讀比你聽啦!嗱,第一條,收到優惠券既人,要喺7日之內將優惠券轉送比第二個,否則⋯⋯否則就會⋯⋯」
 
達叔:「喂,靚妹,否則會點呀?」
 
Pinky:「好似頭先個拔萃妹咁講,否則會無故死亡。」佢好似唔知死,仲扮埋個鬼樣出黎嚇人。
 
佢地成班好似當玩緊遊戲,但係我、肥媽、皮蛋王同達叔四個就真係笑唔出。
 
Suki:「第二條,如未轉贈他人者,第七天必需擦去下方銀色擦擦封條。」


 
我:「第三條,必需喺銀色擦擦封條入面列出既間時之內使用優惠券。」
 
Edison:「第四條,未到7日將銀色封條擦走者會無故死亡。」
 
Shawn:「第五條,根據封條內時間使用優惠,會出現三種結果:第一,使用優惠券者無故死亡;第二,送餐者無故死亡;第三,兩者同時死亡。」
 
Shawn:「第六條,上面三種結果,需視乎天氣、道路交通情況、空氣污染指數、各人身體狀況及各種可導致意外或非意外死亡之因數而決定。」
 
華Dee:「嘩,真係好撚刺激!第七條,本優惠券沒有最終限期,必需一直轉贈他人,直致有人死亡為止。」
 
爆粗:「第八條:本優惠券不能與其他優惠同時使用。」
 
阿粒:「第九條:如遇上黑色暴雨、八號烈風或暴風訊號等不可抗力之各種天災人禍者,對銀色擦擦封條內顯示之日期並無任何直接或間接影響,遊戲將如期進行。」
 


超儀:「第十條:本公司保留一切修改規則之權利。」
 
肥媽:「最後⋯⋯祝各安天命⋯⋯!」
 
達叔:「亞妹,你⋯⋯你玩我地咩?無啦啦做乜派D咁野比我地呀?」
 
Cecilia:「入面寫住我要七日之內派晒十二張,我緊係要派比你地啦,況且係你地主動問我攞既。」
 
皮蛋王:「嘩,屌那星,岩岩先停撚左個連鎖電話,呢頭又黎連鎖優惠,點攪呀?喂,肥媽,你幫我接左佢!」
 
肥媽:「本優惠不能與其他優惠同時使用呀,仆街!」
 
Cecilia:「冇錯呀,一人只可以用一張。」
 
皮蛋王:「屌你屎忽,一張啫,好撚易派出去!」


 
Cecilia:「係好易呀,如果你唔諗會累死其他人既話⋯⋯。」冇錯,呢個即係同良心玩既遊戲。
 
皮蛋王:「妹妹仔,咁你又點呀?你咪累撚死晒我地囉!咁你有冇良心呀?有撚資格話我呀?」
 
Cecilia:「我又冇諗過良唔良心喎,我淨係諗點樣去玩贏呢個遊戲!因為我由細到大,玩乜都唔可以輸!」D高材生諗野的確唔同普通人,最緊要係贏。
 
豬西:「你地使乜咁驚姐?就呢張咁既紙仔,點死得人!」
 
爆粗:「咪係!成班都on撚9!」講完佢就去擦嗰個銀色封條。
 
我:「喂,靚仔,唔好⋯⋯」我都未講完,佢已經將個銀色封條擦走左。
 
爆粗:「咦?上面寫住個0字喎!」
 


我地圍埋去睇下,銀色擦擦封條之下,真係有個0字。
 
Cecilia:「根據上面既規則,佢已經犯左第四條《七日之內將銀色擦擦封條擦走》,上面既數字,代表佢可以生存既日數,即係話,佢過唔到今日。」
 
爆粗:「姐姐仔你真係痴撚線,信埋D咁既9屎野!係啦,玩下擦擦卡都會死人,香港D人咁撚貪心,咪死好撚多人?你睇我咁大隻點會無啦啦死呀!我都費撚事同你地講,買杯汽水飲下先!」
 
皮蛋王:「唔撚駛買啦,我請你!亞成,比杯加大佢啦!」
 
肥媽:「嘩,皮蛋王乜忽然咁大方呀?」
 
皮蛋王:「我驚佢未飲晒就仆街死啦!」
 
爆粗攞左杯汽水,走出出面食煙,我地睇住佢行到馬路邊,諗住『唉』住D欄桿,點知唔覺意左腳勾到右腳,跟住成個人跌左出馬路,瞓左喺地上面,仲未黎得切起身,一架貨Van岩岩駛到,就輾過左佢條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