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粗喺地下俺俺一息嗰陣,我見到對面馬路有個揸住傳單既女仔望住我地。我記得佢!佢係嗰晚我孭住Carmen落到六樓,見到既其中一個女仔。點解我咁記得?因為當時喺六樓企得最前、最接近我既,就係呢個女仔,我最認得既,係佢對孖辮⋯⋯。
 
馬頭圍麥記出面一星期內第二次車死人,立即被警方列為交通黑點。禿鷹帶左隊人落黎調查問話,我地就將件事一五一十咁講佢知。班網友見真係死人,都雞咁腳返左屋企,剩低我地接左優惠券呢班人喺度,仲叫我地如果未死記得update高登,等佢地知道最新發展咁話。
 
禿鷹:「你地唔撚係呀,又黎一獲!乜撚野優惠券呀?係咪食野唔洗比錢?攞張黎睇下!」皮蛋王拿拿聲攞自己嗰張出黎遞比禿鷹。
 
禿鷹本來想接,但諗左一諗即刻縮手:「嘩,好撚在,乜你個死肥鬼咁撚陰毒?你想我死呀?」
 
皮蛋王:「屌9你你自己話想睇下嘛,我咪比你睇囉!」
 


禿鷹:「你明知會死人都遞埋黎,你做人仲有冇良心?」
 
皮蛋王:「依家乜撚野時候呀,仲講良心!妹妹仔講得岩,依家係講贏定輸!輸撚左就乜撚野良心都唔駛講!」
 
華Dee:「屌9你我個friend岩岩打柴,你班撚樣唔好係度嘈嘈閉得唔得?」
 
霎時間唔知點解我地都靜晒,但並唔係因為華Dee既一句說話,而係大家都喺度諗緊,7日之後究竟會點。
 
Cecilia:「既然件事已經發生左,依家應該係諗辦法去解決,而唔係喺度你鬧我我鬧你,咁樣係無意義既。」
 


達叔:「妹妹,睇黎你智商好似好高咁,你有乜高見呢?」
 
Cecilia:「依家證實左傳單上面既規則係真既,首先要做既,當然係唔好刻意去觸犯呢D規條,咁起碼7日之內唔會有事,保住條命先。而派傳單既究竟有幾多人?有幾多人接左傳單?分佈既地點有幾廣泛?我地都唔知,不過我相信過多幾日就會知道。」
 
肥媽:「點解呀?」
 
Cecilia:「因為當人數去到一個臨界點,到時就唔係一D零星既死亡,而係會喺某一段時間之內有大量死亡數字,直至全香港人都知道,唔可以再接麥記既優惠券為止,咁呢件事相信先會告一段落,不過到時已經唔知死左幾多人。」
 
達叔:「乜硬係針對住麥記既?係咪行家黎呀?皮蛋王你得罪人呀?」
 


皮蛋王:「我幾撚時有得罪人呀!得罪人又唔見死嗰個係我?」
 
Pinky:「挑,拔萃妹你咁撚叻,咁你又比晒D優惠券我地?自己keep返張丫嘛!正仆街!」呢個Pinky同佢個friend Suki,睇黎比Jeana同Sauna仲細幾年,但衣著暴露既程度更甚,似乎係更唔錫身嗰種。
 
Cecilia似乎費事同Pinky講野,擰轉面粒聲唔出。
 
Edison:「喂,靚女,呢度咁恐怖,不如出去飲杯野?」呢個靚仔叫Edison,佢同佢個friend Shawn一齊黎,我見佢地兩個一開始已經眼金金咁及住Pinky同Suki,Edison講完,佢地4個就攬頭攬頸咁走左去。
 
阿粒:「咁我地依家可以做乜野?」我記得佢,佢係上次有份揸我春袋其中一個男護!講完佢重望住我陰陰咀笑。
 
超儀:「係咪應該搵返派傳單嗰個女仔問下先?」佢係阿粒女友,OL一名,最鍾意喺公司上網睇鬼故,已經比老闆捉過兩次,重警告佢第三次就要執包服走人。
 
我:「我頭先見到個揸住成叠傳單既女仔,企喺對面馬路⋯⋯」
 
佢地成班即刻圍住塊玻璃係咁裝,但係對面街水淨河飛,乜人都冇。


 
我:「我記得喺13街六樓見過佢⋯⋯」
 
達叔:「咁優惠券呢單野咪即係佢地攪出黎既?喂,如果係咁,不如返去搵佢地斟下啦!話晒去過幾次,有得傾掛。」
 
皮蛋王:「家陣你同人好撚熟呀?傾!」其實我同意達叔所講去傾下,不過費事畀人屌所以冇出聲。
 
肥媽:「咁就大件事⋯⋯」
 
皮蛋王:「又乜撚野呀?知你就講啦,咪撚係度嚇人呀!」
 
肥媽:「嗰日阿偉話,佢好似嘈醒左佢地⋯⋯」
 
「點止嘈醒咁簡單!你地今次真係好大獲!就算你請埋我老豆老母終身免費任食都攪唔掂!」推門入黎講野既係紫雲大師。
 


達叔:「大師,你真係要救下我地呀!」
 
大師好慷慨激昂咁:「總之,我地一定要喺呢7日攪掂佢,唔係就真係疴拔甩!」
 
肥媽:「亞大師,乜你講到好似你都⋯⋯」
 
大師拎左十幾張原整有十二格既優惠券出黎,面撚懵懵咁話:「呢叠⋯⋯我尋晚行街經過攞既!一格都未派過出去,重慘過你地,呢次真係仆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