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達叔由13樓行返落地下,已經差不多天光。依家先至發現,每次喺入面一陣啫,出返黎就大白天,幾分鐘好似過左幾個鐘,就好似你岩岩認識個新朋友,傾左一陣,感覺好似識左好耐,但實際上又根本無咁耐。
 
出到黎見佢地成班攤晒喺地下好似晒咸魚咁,亞粒仲要幫大師做埋心肺復蘇,原來我同達叔上左去之後,佢地上極都上唔倒十三樓,跑黎跑去都係六樓,再上又變返二樓,最慘係想走都唔得,二樓再落又係六樓,跑左幾個鐘頭,跑到最後大師頂唔順瞓左喺度,要肥媽孭返佢落黎,差不多天光先至話見番地下度大門。
 
我地喺附近太興食早餐,買左幾份報紙,發現每一份報紙既第二三頁,刊載左一D篇幅比較短既本地新聞,講既係幾宗死亡案件,本來冇乜特別。不過再細心睇下,就發現有個共通點,就係佢地都買左外賣宵夜。港聞版入面唔提外賣宵夜公司名係好正常既事,差佬都未必會為意係有關係,但係我地就好敏感,因為我地知道發生緊乜野事。
 
皮蛋王:「4男3女,呢次真係疴撚都唔掂!」
 
Cecilia:「好在未有麥記職員出現死亡,暫時唔會出現恐慌。」
 


達叔:「嘩!你地睇蘋果,仲影埋相!喂喂,呢幾個似唔似尋晚麥記嗰兩pair 男女?」
 
我地一睇,唔係似,直頭係!Edison、Shawn、Pinky、Suki,佢地緊係冇按優惠券後面既規則,用左張優惠券。報紙話佢地喺老尖舊薀莎入面香既,舊薀莎係時鐘酒店,即係話尋晚佢地幾個去左開房。
 
超儀:「咁我地係咪應該去睇下佢地到底點死?」
 
Cecilia面紅紅咁:「下⋯⋯時鐘酒店⋯⋯我未去過喎⋯⋯。」
 
華Dee:「一次生兩次熟,未去過咪去見識下囉!」
 


豬西:「嘩,時鐘酒店,正呀!」
 
阿粒:「豬西你入到去唔好掂人地D床單,唔係一陣要我幫人消毒就麻撚煩!」
 
皮蛋王:「咁重唔拿拿聲過去,舊薀莎我好撚熟!」揼骨又熟、時鐘酒店又熟,唔知佢會唔會係十幾年前曾經名燥一時喺報紙寫叫雞專欄嗰個肥龍?
 
大師:「日光日白你地唔會有事,我行開一陣,今晚再黎會合你地。」其實就算佢夜晚喺度嗰陣都幫唔到咩手,講完佢就神神秘秘咁走左去。
 
去到舊薀莎,禿鷹佢地已經在場,走埋黎同我地講:「你地又黎做乜?今次唔關你地事啦掛?」
 


Cecilia將份蘋果攞左出黎,仲用紅筆將相入面好唔起眼嗰幾個麥記外賣圈起黎:「嗱,你自己睇嘞!」
 
禿鷹:「真係疴撚炒粉!但係我地頭先睇過條片,乜事都冇喎!淨係見佢4個入左房之後就冇再出過黎。」
 
阿粒:「咁有冇見過麥麥送送外賣入去?」估唔到呢個男又岩女又岩既精神科男護,心思又幾細密。
 
禿鷹愕左一愕:「屌丫,咁又冇喎。」
 
皮蛋王:「呢度個士頭婆阿蘿蘭姐好撚古惑架,你睇段片肯定係假既!」
 
我:「做乜要整假片?」
 
皮蛋王:「阿偉哥,如果傳左出去佢間時鐘酒店有鬼,你話仲有冇人黎扑野?你都唔想D女知道你得兩分半鐘啦,搵鬼同你玩?」
 
我地都即刻仿然大悟,但係我覺得同我上床既時間長短係冇直接關係。


 
皮蛋王同華Dee兩個走入去挾左蘿蘭姐出黎,見到蘿蘭姐雖然塊面堆滿笑容,但硬係令人覺得好牽強,而且仲好白,好似岩岩受過驚嚇一樣。
 
蘿蘭姐:「皮蛋王你細力D啦!唔怪得隔離間水療話你揸到人地D小姐瘀撚晒!」
 
皮蛋王:「丫,屌丫,呢D野你就傳得咁快,你間野撞鬼你就襟得咁密!」
 
蘿蘭姐一聽皮蛋王咁講,即刻騰晒雞,好似身有屎咁:「妖,我⋯⋯我都唔知你講乜!九唔搭八!」
 
皮蛋王:「好,你唔講真話我幫你唱撚到成個老尖都知,你蘿蘭姐間野好撚猛鬼,攪攪下野會走兩條賓周走出黎,睇下你重點做生意!」
 
一講到生意,蘿蘭姐果然唔敢再玩野:「唉,皮蛋哥,咁你想點丫?最多以後你黎我計你半價得未呀?」
 
皮蛋王:「我要呢度全部人半價,同埋CCTV條真片!」估唔到皮蛋王又幾為大圍福利著想,真係要再講多次,抵佢做到經理個位,麥記請著佢呢種人真係有福,起碼同事去爆房半價。
 


我地全部人入晒蘿蘭姐間密室,原來入面別有洞天,可以睇晒咁多間房入面既人既活動。
 
皮蛋王:「屌丫,咁咪乜撚都比你睇晒?乜老尖D場間間都係咁架!」
 
蘿蘭姐:「屌,阿姐有乜撚未見過?黑人都黎過呀!上次條黑鬼仲一路做一路話I give you ten dollars before,攪到條女最後要收少佢十蚊先得。」
 
我地你眼望我眼,因為我地幾個記得,搭小巴嗰陣見過呢個黑人,佢好似同我地冇乜直接關係,但又好似存在住某種特殊既聯系。
 
蘿蘭姐:「嗱,你地自己話要睇架咋,一陣嚇親你咪撚入埋我數呀!」
 
皮蛋王:「得啦,我地呢輪乜撚野鬼都見過晒啦!」
 
我地之前都未問禿鷹佢地係點死,睇片至知道,原來咁撚大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