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完段片,個個嚇到彊直,坐喺度郁唔到,Cecilia仲係度猛咁震,塊面好白,但冇喊到,應該係驚到流唔出眼淚,睇黎佢就黎受唔住呢種刺激⋯⋯。
 
達叔:「頭先個麥記叔叔⋯⋯人定鬼呀?」
 
華Dee:「屌你,揸牛肉刀架,緊係人啦!」
 
超儀:「鬼都可以揸牛肉刀喎。」
 
肥媽:「你地咪理把牛肉刀先啦,依家麥記叔叔殺人呀!」
 


點知皮蛋王聽到呢度好激動:「麥記叔叔喺唔會殺人既!呢個一定唔係麥記叔叔!」事後先知原來有段故。
 
話說皮蛋王細個嗰陣,人人叫佢小皮蛋,佢屋企好窮,佢老豆攞晒D錢去叫雞,屋企飯都冇得開,小皮蛋就同佢老母就好似達叔咁,日日去麥記食人地二手餐,後尾比個經理趕走。但係麥記叔叔出現打救佢,叫佢想食嗰陣可以打電話比佢安排,唔駛再食人地食剩嗰D。所以麥記叔叔喺小皮蛋弱小既心靈入便,埋下左英雄既種子,仲立志大個要係麥記打工報答麥記叔叔。所以當佢聽到有人話麥記叔叔會殺人嗰陣,皮蛋王忍唔住流出左佢四十幾年黎既第一滴男兒淚⋯⋯。
 
禿鷹:「如果佢係人,咁呢單就係兇殺案!」
 
我:「個小丑點會係人?」
 
佢地靜左一靜,個個都喺度諗緊我講既說話。
 


豬西:「咁⋯⋯咁佢係咪想殺晒我地呀?」
 
阿粒:「呢七日都擺佢唔平既話,你咪知囉。」
 
Cecilia終於都恢復返小小理智:「我覺得⋯⋯呢個小丑⋯⋯佢係登特做比我地睇!」
 
我:「點解咁講?」
 
Cecilia:「佢臨尾望住鏡頭虛劈嗰幾下,好明顯,係知道有人睇緊。第二,佢殺人既手法,係模仿你上次講十三街案發現場既情況。」
 


達叔:「阿妹你又幾心水清喎。」
 
Cecilia:「第三,佢一定唔會係麥記叔叔。」
 
皮蛋王抹抹D眼淚同鼻涕:「呢句我好撚同意,但係點解呀?」
 
Cecilia:「十三街發生呢件事之前,香港應該未有麥記,又點會有麥記叔叔?」
 
我地都點同意Cecilia既分析,高材生真係唔同D。
 
我:「如果佢係想做比我地睇,咁目的又喺邊?」
 
Cecilia伸伸手話唔知。
 
豬西:「我知我知!」


 
我地成班都望住豬西:「我地可以用左張優惠券,等佢過黎咪可以問個一清二楚囉!嘿嘿!」我地有優惠券係手既都即時將優惠券轉贈比佢,叫佢嗌左自己食撚晒佢。
 
我:「不如我地去搵Carmen!」
 
皮蛋王:「呢個時候你仲掛住條女?睇撚完4仔9痕身癢呀?」
 
阿粒:「我諗阿偉想講既係,我地返去搵阿霞問清楚。」
 
達叔一聽到話搵阿霞,都未撚話幾時佢就on99咁即刻攞手袋出去截車。
 
依家仲係大白天,我地都各自返屋企休息一陣,因為斷估都唔可以中午搵到阿霞食lunch。所以約左今晚12點喺麥記集合,到時一齊去QE。
 
我地一致同意,唔想Cecilia同豬西牽涉其中,因為佢兩個冇優惠券,又年輕,無謂無端端無左條命,安排佢留喺老麥同阿成一齊,招呼林雪架小巴落黎班嘩鬼,點知都係嚇到Cecilia死死下,豬西就同佢地玩得不知幾開心,仲即場教幾隻衰鬼玩4P。華Dee話要留低睇住兩個女既,睇黎佢係嗒Cecilia糖,而大師就仲未有咩聲氣會出現。
 


到左十二點,出發去醫院既包括我、達叔、皮蛋王、肥媽、阿粒同埋超儀。我地上次問林雪攞左個電話,佢一Call即到,仲話登記左Go Go Van,有幾個行家炒車死撚埋之後都登記左,話效果唔錯,下次可以試下用apps call佢咁話。我同佢講人地係call貨van,唔係call紅van!
 
佢架Van已經差不多變左我地專用小巴咁滯,同班衰鬼開始有講有笑,佢地仲講架車跌落海個陣既經歷,做晒表情話自己死個陣有幾撚痛苦,即場嘔左幾淡喊水出黎,噴到皮蛋王撚晒老母。佢地話最衰達叔隔離條女,無撚啦啦搵乜撚野替身,累撚死晒D人。隻女鬼話佢嗰陣岩岩死,淨係想試下架小巴係咪真係可以穿過自己個身,點知小巴佬林雪原來有陰陽眼,見到佢以為係人,車又開到超晒速,拐灣煞唔切車咪冚家產左。
 
林雪問我地趕唔趕時間,話帶我地去睇D野,我地都冇異議。點知佢原來係車我地去十三街睇野,我地見到嗰座七層樓高既大廈,頂樓有班建築工人喺度起緊樓⋯⋯。
 
林雪手車真係好快,話咁快就到QE,落車嗰陣皮蛋王收到個電話。佢依家聽親電話都用免提,話唔敢一個人聽喎,電話入面有把女聲傳出黎:「喂,係咪偉哥呀?」
 
皮蛋王啤住我:「喂,阿偉,搵你喎!點解你地硬係比我電話人架!」我想話佢知,唔係人,係鬼黎,但我又唔敢出聲,猛做手勢叫佢自己聽。
 
皮蛋王對住電話就嗌:「你邊撚個呀?有冇打錯電話?呢度冇偉哥,你要偉哥去睇醫生先啦!偉哥唔可以立亂開比你架妹!」
 
女聲:「睇醫生?我咪醫生囉。」
 
皮蛋王仰天大笑:「哈,屌你丫,你都痴得幾撚暈循,你係醫生我咪院長!」


 
女聲:「我唔係精神科,我係驗屍既,你仲記唔記得上次佐敦麥麥送個外賣仔條屍?」
 
皮蛋王越講越覺得唔對路:「你⋯⋯你點知架?」
 
女聲:「條屍咪我驗個囉,不過想話你知,頭先佢瞓我隔離,但忽然間唔見左⋯⋯。你記得我同你講過,有紅色bar-code手帶個D就係,見到佢麻煩你call back我好冇?佢個肚都仲未收線埋口,我驚佢D腸會跌晒出黎⋯⋯。」
 
我地放眼一睇,醫院公園範圍入面,有十幾廿個人喺度抖緊涼,有D打緊羽毛球,打到腸穿肚爛,有個仲抽住個肚跌出黎條腸,話唔該幫手揸住一陣,而佢地個個隻手都有紅色bar-code手帶⋯⋯。
 
達叔:「喂喂,周圍都係呀⋯⋯阿霞究竟喺邊呀?」
 
達叔都未完,我地背後就傳黎一把女聲:「你地⋯⋯搵我呀?」
 
我認得把聲,係Carmen,即係亞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