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咁⋯⋯到底係邊個?」
 
Carmen:「咁要講返我個大仔──阿淘。」
 
係被小丑斬左個頭落黎,仲揸住個電話想打嗰個大仔阿淘。
 
Carmen:「阿淘細細個嗰陣,成日講埋D野我地唔知佢講乜,嗰陣以為係BB話,都唔係太在意,佢周不時都一個人坐埋一邊自己同自己講野,我都覺得有D怪,重以為佢天生性格孤僻,所以佢爸爸一直都唔鍾意呢個仔。
 
一直到5歲佢都係咁,我覺得有D唔妥,帶佢去睇醫生。點知醫生同我講,佢唔係唔識講野,只係講既野我地唔明。因為佢講既,係學佬話,即係潮州話。原來個醫生都係潮州人,咁先至知。
 


佢慢慢開始學識廣東話,不過講既野又係古古怪怪,一時又話自己賣煙仔比D㗎仔,一時又話見到D㗎仔推一車車屍體去亂葬崗,我從佢零零碎碎講既片段先知,原來佢講緊日本仔打香港嗰幾年發生既事。你話一個十歲都未夠既細路,會知道幾多歷史?而且佢講既野,有好多都無根無據,但係描述既細緻程度⋯⋯就好似曾經喺嗰陣時生活過一樣!佢仲話佢嗰時個爸爸不知幾錫佢⋯⋯我嗰陣真係聽到想喊⋯⋯。」
 
我地成班人塊面都嚇到青晒,呢D有前世記憶既事,聽就聽得多,但係由一隻鬼親口講出黎,又多左幾分詭異⋯⋯。
 
Carmen:「嗰陣,我地身邊D人時不時會出現一D意外,當呢D意外越積越多嗰陣,我發現到咁多意外之中,大部份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呢D人,都係阿淘唔鍾意,或者唔鍾意阿淘。點解我會知道?因為我睇到阿淘寫既日記,佢將呢D人或者事,都一一記錄喺佢本日記入面⋯⋯」
 
超儀:「死亡筆記?原來係日本仔抄我地既⋯⋯。」
 
達叔:「乜野係死亡筆記呀?」
 


皮蛋王:「即係寫撚左你個真名上去本簿到,你就死撚緊呀,劉以達!」
 
達叔:「我屌你做乜開真名呀,王祖藍!」
 
Carmen啤住佢地,仲伸埋兩隻犬齒出黎,兩條撚樣先至肯收聲:「佢越大個,周圍發生既意外亦越嚴重。終於都去到有人死既地步,我覺得唔可以再唔理。
 
我搵左個大師返黎,想佢幫我睇下阿淘究竟係乜野一回事,點知大師接觸左阿淘幾日,錢都未收,就好似忽然人間蒸發咁⋯⋯。」
 
大師:「吓,未收錢?佢係咪叫青雲大師?」
 


Carmen:「你點知?」
 
大師:「佢係我師父,佢話佢呢世人有兩件事,一件開心,一件遺憾,開心既係,佢老來收左一個將來會全城冇人唔識既奇女子為入室弟子⋯⋯」
 
我:「女弟子⋯⋯唔通係⋯⋯」
 
大師:「冇錯,我師父叫青雲,我叫紫雲,而我師妹既入門法號,叫雨雲!就係傳單上面擺晒甫士著到紅噹噹、又經常上電視但又唔係講風水嗰個──麥玲玲師傅!」點解麥玲玲會叫雨雲咁離奇,不如索性叫乳牛咪仲貼切!
 
大師繼續講落去:「而遺憾既,就係做左呢單蝕本生意⋯⋯」
 
阿粒:「冇收一單錢啫,未去到遺憾咁嚴重呀嘛?」
 
大師:「講到錢緊係嚴重啦,不過都仲係其次,最嚴重既,係佢以後都睇唔到野⋯⋯。」
 
達叔:「佢白內障呀?」


 
大師:「屌你就白內障!佢對眼⋯⋯比嗰班人⋯⋯偷左!」
 
偷左對眼?呢個概念對我地黎講實在好難理解。
 
皮蛋王:「喂,阿大師,你咪講得咁撚恐怖得架?點偷對眼呀!攞個匙羹『but』出黎呀?」我聽完都打晒冷顫,因為佢令我想起Slumdog Millionaire套戲入面,印度D小朋友點樣比人整盲捉去做乞兒既情節⋯⋯。
 
阿粒:「咁偷左對眼又有乜用呢?」
 
大師:「凡人喺黑暗見唔到野,鬼就相反。唔係對對眼都岩佢地用,咁岩我師父就有對咁既陰陽眼。」
 
我地見到Carmen面撚黑黑咁,仲伸晒D指甲出黎話:「你地重有冇人聽我講野?」
 
達叔拍下佢膊頭:「阿霞,你咪郁D就發脾氣得架,我地咪聽緊囉,你繼續講啦。」
 


Carmen:「我要停止呢件事繼續發生,所以我唯有搵阿淘傾,因為只有佢自己知道發生緊乜野事。我趁佢爸爸出左去嗰陣問佢:
 
我:『阿淘,你唔好怪媽媽,媽媽睇過你本日記,知道左你好多野。』
 
阿淘:『媽媽,你有好多野都重未知。』
 
我:『咁你可唔可以講比媽媽知。』
 
阿淘:『但係佢地叫我唔好講比人知。』
 
我:『連媽媽都唔講得?』
 
阿淘:『佢地⋯⋯住喺我地樓下。』
 
我:『我地樓下?我地樓下5層樓邊有潮州人?阿淘你唔好講大話!快D話比媽媽知,到底佢地係乜野人黎?』


 
阿淘竟然露出平時唔多見既笑容:『媽媽,我地樓下點止5層樓,況且,佢地唔係人黎⋯⋯。』
 
問到呢度,阿淘已經唔肯再講其他野比我知,而我亦冇再問落去。
 
成件事已經好清楚,阿淘佢,細細個已經開始同佢地接觸,雖然佢地由始至終都冇害過阿淘,不過阿淘繼續同佢地來往,都係有害無益,但係我又無辦法阻止⋯⋯。」睇到Carmen個樣,我地都感覺到佢嗰陣為左阿淘,有幾心力絞碎。
 
我:「嗰日我同達叔上到13A,你地鬧交嗰陣,我見到個小丑入左阿淘房,你見唔見到?」
 
Carmen:「小丑?個小丑入阿淘間房做乜?個小丑係殺我地既兇手,阿淘點會同佢一齊?唔通⋯⋯唔通係阿淘佢⋯⋯叫個小丑黎殺我地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