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連柏承是一個小說家,一次連柏承和家姐連穎欣提到柏承的女朋友那詩琳,她是一個台灣人,很小由台灣來香港,他們相遇在一間麥當勞,詩琳畢業後無緣無故地失蹤...



這個故事的開始在無父無母,從小靠自己生活兩姐弟。

我的名字叫柏承,連柏承,我有一位好漂亮的親家姐,叫穎欣,她以前在中學裡面,曾是校花。

我的父母因為車禍很少的時候已經離開了我們。
那晚我和家姐來一場姐弟talk,就在一個漆黑的晚上。

然後便聊到我之前算是女朋友,自從那天她中學畢業後,我都沒見過她了,她就是kathy

她長得很漂亮,對我來說,她比媲我的家姐,而且有點害羞,心地善良外,也擁有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型,我迷上了,我深深的迷上了…


家姐說過會幫我追上她,但最後也落空了。

自從我家姐忙著大學的功課,都沒有休息過,今天只是她難得有空閒的時間,,所以甚少和我一起聊天和喝啤酒了。

我:「要來多一罐啤酒嗎?」
她的啤酒剛剛喝完了
姐:「好呀…我去拿來…」
我:「那…謝囉!」

我在那裡認識到Kathy呢?



就從那邊說起,初遇是在一間麥當勞,而她就在那裡上班,我每次去麥當勞,都會偷偷地看她一眼,我走櫃台前,kathy就在收銀處工作。

Kathy:「歡迎光臨,先生請問要什麼的?」
我:「我要一份2號餐,可樂走冰,在這裡吃..」
Kathy重複了我的說話後,我便付了錢,此時我看到她身上掛著名字,叫kathy,但我沒有說出讓她知道…

Kathy這個名字很好聽,很動人的名字,所以我特別深刻。

我找了一個可以看她樣子的位置坐了下來,吃過餐點後,便到櫃台前買了一杯麥旋風,我全程看著她,她不時也尷尬地看著我,她不時也看到我,顯時我也有臉紅。



她真的看著我了。

我一時不知所措。

我看來是一見鍾慵,有一次我在櫃台前給了一張小小的紙條給她,裡面是我的手提電話,然後便扮成匆忙地走了。

10分鐘後,我便收到一個神秘人的信息,而這個神秘人就是kathy。

她第一句是這樣稱呼我的
「傻瓜」
而kathy答應了傻瓜的邀請。

其實我不是個隨便的人,但她選了一個適合大家吃飯的地方,就是麥當勞旁邊大快活。
一來她吃完便要工作,二來她喜歡吃大快活。



我:「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Kathy:「我叫kathy..那你呢?」
我:「我叫柏承」
Kathy:「你一直在留意著我嗎?」
我:「對不起哦!我是不是嚇到你嗎?我想跟你做個朋友而已。」
Kathy:「沒有啊!因為我也有留意你了。」
我:「是嗎?」
Kathy:「嗯!」
我:「你在這裡做服務大使累不累呢?」
Kathy:「不算累,我覺得挺開心的,而且有公公婆婆陪我聊天…那你呢?有沒有做兼職?」

我從來沒聽過做麥記會袁開心的,她是我聽過的第一次。

我:「我寫小說的,在上網上發表一篇愛情小說…叫作我們的愛情。」


Kathy:「是喔,我有看過喔,但是我沒看完全部就睡著了,想不到是你寫的。」
我:「是嗎?真的有那麼悶嗎?」
Kathy:「不是啦,因為我工作很累,看到一半有點想睡覺而已,我朋友也很喜歡看喔。」
我:「那就好了,我會繼續努力的。」
Kathy微微笑說:「我也喜歡看小說的,我會繼續支持你的。」
我:「嗯…我該謝謝你..」

轉眼就要和她說再見了。
原因是她夠鐘上班。

這天我在想,我真的愛上她了,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嗎?這天我重覆想著,在腦海看到她的臉孔,笑容,已經無法忘記了。

回家之後,我便開始寫小說。

「愛情的力量無人能抵抗, 例如一個男生第一次見到一個這個女生便一見鍾情,不知道什辦好,結果看到她跟著其他男生,你只能默默的看著她,祝福她幸福快樂…」



之後一直都有找她的,才發起她是值得我愛的人,我相信。

直到有一天,
是kathy中五畢業後,她就沒做麥記了,而我的愛情亦在始宣告終結了。

我和她也沒有再聯絡了。

故事鏡頭回到家裡,家姐大口地喝完了這罐啤酒,然後說:「無事沒絕對。」
我:「沒錯。」

慢慢的我也不知覺喝醉了。

每次聊天,我都會喝酒。
每次不開心,我都會喝酒。


因為喝酒可以將不開心的事都抹掉。

借酒消愁是可行的,而我就在家裡一拐一拐的,最後倒地在地上睡著了。

這一年的聖誕節…在尖沙咀碼頭。

「預備,1 2 3 笑」

我:「拍好了,看看漂不漂亮?」
姐拿著電話:「看來還不錯哦!」

突然聽到一對情侶在吵架。
女聲:「我們分手吧!」
男聲:「你別那麼小氣好不好,這樣對你的身體不好呀,伙知道嗎?我還是愛你。」
女聲:「我們還是分手吧!」

他們就在海旁,旁邊是照相亭,我們遠遠的看著她們。
聖誕節好好的,為什麼會變成悲傷的一天呢?

如果讓愛能變成超長篇就好了。

我們到了一間拉麵店停了下來,上面沒有3塊帆布寫著日本字,看起來很吸引便進去吃,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這裡的拉麵店是很出名的,原因是因為叉燒是由日本空運過來,拉麵亦是手打的,在外面可以看得到。

我喜歡的不是那個叉燒拉麵而是大盛拉麵,大盛裡面是混合多種食材 ,有吉列蝦,福袋,叉燒,嗚門卷等…

姐:「很久沒吃拉麵了。」
我:「今天要吃個飽了。」
姐:「對了,之前有朋友很久沒見面了,最近聯絡我,好似就快畢業了。」
我:「畢業了?」
姐:「是koren,你遁得她嗎?好像是日本留學,不過真的很奇怪,日本有幅射,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去日本留學可…」
我「有印象,她是那個喜歡吃咖啡的女生吧。」
她:「那麼記得了,什麼了?想和她一起嗎她挺不錯的,又漂亮又聰明,而你呢?又俊俏又聰明。」
我:「我只會死讀書,其他都不會,有什麼用啊,這是遺傳的啊!何況我對kathy念念不忘呢!」
她:「你果然是長情…」

一碗大大的拉麵暖在我心中,甚至把她們的精華都喝完了。

今晚會有一些燈飾照射到大廈上去,閃閃的,非常燦爛的,我和家姐拿著手機出來,拍不個停,
而且人山人海,真的很熱鬧,我們好不容易才迫出去的,只怪我們沒有一早就霸好位子,不過我也看得精彩。
外面的大廈照射出綠色長長的燈光很迷人,連所有人都「哇」了一聲。

姐「我手累了,該你拍照了。」
我:「嗯,好的,讓我來。」

而我就幫姐姐全程拿著電話,我覺得我們有時間一起逛街吃東西已經很難得了。

這次幻彩泳香江,很短,非常短,只有15分鐘,不過對我來說是值得,我們也很久才來看一次,因為下次不知道是多時才會再來看了。

塔巴士的路上,家姐躺在我的肩膀上靜靜的睡著了,看來她真的很累很累吧。
旁邊是個中年女性的,約有40歲以上,她看到我們,好似有點羨慕我們,而我還是坐在出面的。

中年女性好像誤會什麼便會開口跟我說話。
中年女性:「你們真幸福啊!」

我小聲地說:「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親家姐啦!」
那個中年女性用另一種態度說:「我又沒說你們是情侶,有必要大驚小怪嗎?」

我沒有回應她,全程家姐都睡在我肩膀上,直到下車,而最有趣的是那個中年女性也是狂這個站下來的。
下車後,她突如其來的一句「搿搿」,對於這個中年女性的性格,會變的,簡直是深不可測。

姐:「她是誰?」
我:「坐我們旁邊的乘客,我不認識她故意看過來,以為我們是情侶吧,你睡著了,你不知道而已。」
姐:「你弄好就行了,剛剛真的很累很累。」
家姐伸了一個懶腰。
再說:「回家後一定要大睡啊!」

全因一句說話,家姐說:「我會盡力找到kathy的。」
我一直就記在心裡面很久很久。

某餐廳…
我:「我還是沒她的消息啊。」
若:「她的電話還是沒通,連我都不聽了,不可能啊,我很同情你。」

若 是kathy的最好朋友,亦是kathy的師妹,她不時會走到麥當勞找kathy聊天。

若:「我好像沒跟你說過kathy的事,對吧?」
我:「好像沒有。」
若:「我見你那麼真的愛著kathy,我先告訴你吧。」
我沒氣的說:「我本來就喜歡她了,是她無故緣無故的失蹤了。」
若咳一咳了便說:「好啦!我說啦,她以前讀書很優秀的,除了某一科,我聽別人說是數學,就是她數學很差很差什麼的,有一天,她走過來哭著對我說,§2數學成績只有37分,對,就只差3分就合格了,我嘍她說說下次再努力就行,她說過她很努力去讀數學,一直讀不好的,她說什麼努力也好,就不會成功的。」
我:「數學,我也覺得很煩的,我也能理解的,那你呢?」
若:「我?什麼了…?」
我:「那你的數學行不行?」
若:「成績一般…什麼了,你要幫我補習嗎?我也好想有人幫我補習一下,還有英文。」
我:「我可以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若:「為什麼你會想幫我補習?」
我:「因為你幫我找kathy,我想報答你了。」
若:「那你還有請我吃這頓飯。」
我:「好吧,這頓我吃吧,那你吃多一點點,讓你變成大胖豬。」
若:「我才不要咧。」

從那天開始,我幫她補習了。
若間中也有send訊息給我,問我的生活情況,現在因為我和她要補習send訊息更要多了,因為教她需要一點點耐性。
回到家之後,便完成我的小說第二部曲,好不容易才完成第一部曲,我要更努力了。

去若的家途中,有一個神秘訊息傳給我,
「如果沒錯的話,你試試到她的祖屋找找吧。」
訊息沒有留下名字,在我腦袋對祖屋還有一絲印象,為什麼現在能忘記呢?我沒有去理會是什麼人send來的訊息,
反正我補習後一定去看看。
若的家不大,只有300幾呎,格局很單調,只有白色的外牆,她媽媽很開通,知道是我來補習,還特別很招呼。
我們進房後,
若:「我知道你喜歡看電影,今天我想看一齣電影才補習,可以嗎?」
我:「說好的補習,什麼智變成看電影了…一齣至少一個小時半..看完都不用補習了..」
若:「今晚你留下來吃飯都可以的,沒關係。」
我:「不行咧,我今晚有點事做,6點補完我就要走了。」

我顯得非常尷尬…
若:「那般開始吧!」
若佣出了一疊大大的功課和課本,現在中學生的功課真的很多,又要溫書,真的很忙,我也很忙亂地拿了一枝鉛筆,其實我想拿原子筆的。

她做功課很留心,基本上也不用問問題,很快便做完了功課,做完功課就擦擦鼻便開始溫習了,她不時亦看著我,我也不時看著她認真的面孔,不過我心裡只能容納她。

若淘氣地說:「這裡我不太會..」
我沒氣地說:「好啦!等哥哥來教你。」

終於在大約六時左右,我便走了,走之前,
我微笑地說:「再見囉。」

若:「今天謝謝你啊,下星期再來囉,我會再找kathy的,找到再通知你的。」
我:「嗯!好的,謝謝。」


離開了若的家後,我便到了一個地方 ,這個地方是找到kathy唯一的希望,我終於記得她說的秘密基地,這個秘密基地我一直忘記了,爭只是帶過我一次,其實是她爺爺留下來。

那時,我跟著她去到元朗,所謂的秘密基地是一間村屋,一間丟空了很久的村屋,而且還很殘舊,有很多灰塵,我便問她

「這裡到底有多少沒抹過?」

Kathy:「這裡是我的秘密基地。」
我:「什麼?你把祖屋變成了秘密基地?」
Kathy「這裡3年原封不動,除了我父母知道,就只有你知道..」
我:「那你為什麼告訴我了?」
Kathy:「因為我粞你是朋友嘛。」

我想抹抹這裡的灰塵,但被kathy一手叫停,她說:「不用抹了,秘密基地的特色就是封存己久才有這種特色。」

那就是她不抹掉的原因,我也沒理由去破壞它了。

我重反舊地的時候,這裡變得不一樣,很多村屋外面像都維修了,以前是很靜的,現在已經有人出來招待你了,他們有幾個人,而招待你的人好像共不友善的,樣子很兇惡,還有紋身的。

我想繞過他們的,但給我阻撓了。
紋身男:「你來這裡幹什麼的?」

我顯得有點驚慌,他們真的恐怖,恐怖得我想要逃走的,但我知道逃走一定很慘,於是,我便放鬆心情地回答,結果感覺還不錯的。
「我找一個人。」

紋身男兇巴巴的說:「你想找什麼人啊?」

我淘出了一部手機的一張照片出來,他們很仔細地看著,目不轉睛,然後那個紋身女人就馬上大叫起來,
「那個不是那個人嗎?」
「好似也是吧。」
他們紛紛在討論著。

我摸著頭,不明白她的意思,但看她的語氣好似知道什麼的。

她耍說:「這個人啊,是住在這裡的,不過為什麼你要找她啊。」
我:「她是我一個很重要的人,我跟她失蹤了一年了,之前我和她是女朋友,不過無故失蹤,然後就一直找,一直找她,但還是找不到,直到今天有SEND訊息。」
紋身女指著那邊:「原來是這樣啊,那好吧,她在那邊,你直走中最後轉左,第2棟就是她和家人,,雖然我不喜歡外來人來這裡,但我幫你是因為我知道你很著緊這個人」

我:「謝謝哦…」

真想不到,我還以為他們是兇巴巴的不會讓我通過,他們都很和藹可親的,

感謝他們之後,便繼續往前行,我記著他們的指示,往直走到最後轉左到了目的地,屋子的模樣和我記得之前的模樣好像沒有變過,一樣很殘舊,我就在屋子前,敲門,不夠10秒己經有人敲門。

那個人慢慢的開門,我見到一個女孩子,她是穿著一件白色睡衣,在我面前擦擦眼睛,好像剛睡醒的樣子,但她沒有第一時間說出話來。

我終於看見到了Kathy…Kathy…

我在發夢嗎?我捏住自己的臉,肯定自己沒有發夢。
我從來沒想過我在這一天看到kathy了…
我大時興奮了起來。
她以一個微笑迎面我。
我有很多東西想問。
我們面對面看著對方,
但看她的表情有點不自然。

我毫不猶疑的緊緊擁抱著她,而且還是很緊很緊,然後便哭了起來。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一定要向你表白的。

每一段愛情,都各不同,我希望自己的愛情就是超長篇,永遠不會停,永遠能相愛在一起,不過一般情侶通常是很快到結局篇,便要分開,而這次的重遇,我希望可以跟她能永久的。

我們面對面,我想了好久好久的開場白,也是我開始說的,
「想知道你真的過得好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