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時光飛逝,不知不覺我也走過將近十九年的時間了。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憂鬱和我就像寄生的關係,每天形影不離,它在我吸進的空氣中,它在我面前的晚餐,它就站在地鐵車軌上,它就在馬路上,在夢中,在思想中,那裏都無法避開它。



今年的冬天很暖和,至近日氣溫才稍為下降,陣陣的冬雨,挾住寒風,吹得我頭腦呆呆的,手腳也僵硬,情緒有點低沉,沒有太多氣力似的,免不了也就不想外出。不是我的抑鬱病又發作,而是每年冬天一到,季節性的抑鬱就自動跑出來,擾攘一下,像是要提醒我:抑鬱還在,沒有離開。年復一年,久而久之,習慣了,就不會對我做成太大的衝擊,大概我進步了吧!午飯過後,我自豪地想著,嘴角帶著微笑。
 
從前抑鬱病發得厲害的時候,很多親友都來關心我,往往試著對我說一些勸解鼓勵的話語,例如「開心啲啦,唔好諗咁多啦」、「好多人比你仲差呀」、「開心又一日,唔開心又一日,咁點解唔開心啲過呢」、「喺邊度跌倒就喺邊度企番起身」等等,是出於善意但卻又帶來了反效果,這些像很積極正面的說話,彷彿責備我是「自己攞嚟衰」的模樣,以致我常常質疑自己到底是否太軟弱,連開心也不懂,真是一個廢人。最難聽的勸慰是來至基督信徒,他們直接就說「聖經說憂傷的靈使骨枯乾,喜樂的心乃是良藥呀」、「耶穌說要常常喜樂呀」、「多點祈禱讀經交托神,人就沒事的了」等等。當時作為一個信徒的我,我有千股罪疚,我覺得自己真是一個不屬靈的人,是一個罪人。如此的「諫言」,其實是將鹽撒在我傷口上,又或是把鋒利的刀直插我心。
 
如果好起來真如有些人說得那麼容易,全憑意志,病人還會心甘情願的去做一個病人嗎?「抑鬱不是病,是意志薄弱,是軟弱」,這是一般人對抑鬱症的誤解。如果真想幫忙抑鬱症患者,請別再說那堆廢話空話了,從今天起別再問為甚麼抑鬱症的人那麼不快樂?天知道!這是我唯一的答案。抑鬱的人很難快樂,看起來常常在傷心,滿是憂慮,思想負面至極,也許是吧,在別人眼中,不笑便是難過,不說話困在家中,便是抑鬱,不想見人躲起來,就是怪異。有這些想法的人,正是對準抑鬱症患者的病徵,逐一指責謾罵,開鎗瘋狂射殺。對於關心慰問或幫助患者,其實一點用處好處都沒有。當真正患上抑鬱症後,你會發現,憂鬱的深谷是無盡頭的,而我們患者就是不小心跌進這沒有盡頭的谷底中懸浮着。 
 
對憂鬱症患者表達同情、肯定、接納、靜心聆聽是最為有用的。「我不知如何令你不再難過,但我懂你,你有多難過。請對我說明你心中的感覺,我在聽,讓我更明白你,因我不想誤解你、傷害你。」對於抑鬱的人來說,這是一句很窩心很體貼的說話;可以的話,一個專注同情的眼神,一個自然溫馨的微笑,拍拍膊頭,甚至可能的話來一個擁抱,就是極大的撫慰。對患者說「我懂你」,意思不是說明瞭患者所有的傷痛,而是說明瞭及肯定那些傷痛會帶給病人很多痛苦而已。
 
抑鬱是一種所有人都會有的情緒,不一定變成病。憂鬱症是情緒會像一頭失控的野獸,在體內四處破壞。若跑到心處,便腐蝕人的心志,讓人否定自己的價值,討厭自己;跑到四肢,會讓你全身乏力、精神頹靡不振,產生莫名的痛感;跑到眼睛會讓你淚流不止;跑到腸胃會胃痛、食慾不振及腹瀉;跑到腦部,一是失眠,一是睡太多,思想遲滯;要是跑到淋巴這個免疫機制裏,哪怕是一陣風也可以讓你感冒得起不了床。
 


時光飛逝,不知不覺我也走過將近十九年的時間了。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憂鬱和我就像寄生的關係,每天形影不離,它在我吸進的空氣中,它在我面前的晚餐,它就站在地鐵車軌上,它就在馬路上,在夢中,在思想中,那裏都無法避開它。所有人生的計劃都被它擾亂了,例如無法出席社交場合、無法工作、無法和情人好好相處等等。那時,每天自動的念頭告訴我:「我不想再活下去了」,想結束這樣的困窘。徒留殘破的軀殼,卻沒有生的慾望,除了抑鬱,其他情緒我都好像感受不到,每天沉重地活着,有如一個活死人,行屍走肉,我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那就自殺吧。」我怨憤地對自己說。曾經,我捱過數個瀕死的關頭,與死亡是如此的接近,但結果還是存活下來。
 
畢竟命是自己的,要為自己負責。唯一覺得自己蠻幸福的,是身邊有親人的陪伴與支持,他們雖然沒有令我快樂起來,但至少他們讓我有撐下去的念頭。他們總會讓我知道:沒關係的,你不用逼自己像正常人很少會哭,想哭便哭,如果真的沒辦法,你就這樣一輩子不笑,這樣哭著病著,不用工作;他們也會愛着這樣的一個我,只要我覺得舒服,我可以不用裝作一個快樂的人。如果假裝快樂,會加重痛苦,那麼就一直不快樂吧。其實我知道,倘若我走了他們會很傷心難過,特別是我年紀老邁的母親,他們內心也是很想我好起來的。可是如何「好起來」,沒有人有確切的答案,他們只會扶着我一步步地去尋找。後來稍為想通了一點,我病了,又如何?我暫時只是一條很廢很廢的廢柴,需要鬆開某些無能為力的事情,例如社交、興趣、工作、婚姻等等。任由自己躺於日光下,動也不動,迷迷糊糊地、昏昏沉沉地睡著。 
 
憂鬱不完全是一個破壞之王,我一直都知道,它在,是想改變我,是想告訴我一些事情,一些關乎我生存意義的事情。近幾年來,我開始慢慢放棄與抑鬱正面對抗衝撞,我們和平共處,我試着對話問它:「你為何要來?」慢慢地我梳理好混亂的思緒,情況雖然沒有戲劇性的好轉,但至少近幾年來,我已經不再做出傷害自己生命的事了。時間是寶貴的,是誠實公義的,一切的是與非到最後都總有被揭曉明證的時候。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有原委,都是出於因果關係。憂鬱讓我反思生命的意義:我們來到這個世界,能夠生存著,或許總是帶著使命的,各人都有自己獨特的使命,等待我們去完成。生命的意義首先就是去發掘、尋找及確立自己的使命。
 
每每遇到一個人或一件事,有時抑鬱都會向我啟示出滿有意義的教訓來,最終使我明白,幸福快樂其實就在不遠處,只要願意敞開胸襟,把持開放的態度,把自己負面的思想與行為逐小糾正過來,不斷地去更新自己。有時上天把一些人安插入生命中,不是偶然的或亂序的,而是有目的地出現,以至一方面我首先被改變,另一方面我又帶著使命,可以去影響、改變及祝福別人的生命,至此我終於明白,甚麼是以生命去影響生命,找著存活的意義。人生不要只是為「得著」而活,而是要學習為「付出施予」及「祝福他人」而活。
 
事情往後總會好轉過來,現在一切的煩腦都會變得明淨,難關會一一渡過;時候到了,就會發現,曾經付出過的,都是值得的。唯一必須謹記及堅守的,就是要永不放棄,情況無論如何艱難都不要放棄!雖然好多時候我都不大明白生命旅程中所發生的每一件事,但我仍然不斷學習儘管去信任、去笑著參予以及享受這個歷程。生命有時真的很諷刺,有了噪音才使我們能意識到寧靜的舒適,失去了才知道曾經擁有的可貴,感到悲傷才明白什麼是快樂。良藥雖苦,但它有益;藍色的憂鬱,也是一種色彩,自有它存在的必要、功用及價值;每個人都想快樂,沒人想痛苦,可是除非沒有下過一場大雨,否則我們沒有可能看見美麗的彩虹。
 


雖然有情緒病,但是稍為休息一下,我總是有力量和勇氣繼續向前邁進及跨越,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吧了。人是可以堅強面對逆境的,縱使有千斤重壓,最後仍是可以一個人站立得穩妥;我學會了聰明地知道何時需要尋找別人的幫助,以及有勇氣地開口向別人提出。勝利的定義並不是屬於那些從不抑鬱或從不失敗的人,而是應該屬於那些無永不放棄的人!萬物有時序,我相信美好的結果會在適當的時候出現,只要好好忍耐,耐心等待。
 
原來要花掉青春,白白地讓流金的歲月消逝,走過數不盡哩數的路,才能換取對抑鬱、對人生有一點的認知,代價不輕啊!現在每晚夜深人靜時,總免不了會對青葱歲月仍念念不忘,對於曾付出過沉重的代價多少總會感到耿耿於懷。可是白天的時候,我抬頭往上看,藍天白雲,火熱嬌陽,依然會為我迎送;要好好保重,終有一天,誰都可以跨越抑鬱!
 
 
銘悠
21/1/2016
http://www.popo.tw/users/sunnylin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