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革發生時,我專程放棄留學,返回香港聲援,雖然雨革失敗,但亦令我慢慢導至本土思想,雨革後,我並冇離開香港,留咗系香港讀書。

············

2015年9月10日

香港準備發起第二次雨傘革命,「現在世界四分五裂,香港有可能獨立,新疆、西藏,都武裝革命緊,香港只係差武裝同機會」我需要一個屬於我地國家,我要一個方法去令警察加入我地……
只要沒了警察的阻撓,我地就可以真正革命。

9月28日



學生思潮宣布二次雨革開始。不出我所料,政府係冇即時清場。

心諗:「無辦法,呢個機會唔好,要等。」

就快到了.

兩星期後警察清場,雨傘革命「失敗」

2016年1月



水客再現,我成立本土勇武前線,並同本土民主連線,熱血力量,先後發起兩次光復旺角、銅鑼灣,另外發起三次聯合衝擊立法會,只因,23條再現……

2016年2月
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由本土民主連線的梁琦天當選,現時本土派立法會議員議席增至兩席,包括黃民旭與梁琦天

2016年3月

黃鋒之將學生思潮的立場由大中華派轉向本土,並改名為學民前線,學生思潮有一部分成員發聯合聲明退出並另組學生組織—廿一世紀學生力量



2016年4月

我與其他本土組織有鑒於中國經濟崩潰,所以商討於928二週年發動武裝革命,計劃發動組織包括:
本土勇武前線
熱血力量
本土民主連線

雖然我們本土與泛民並非同路人,但我必須成功游說所有泛民主派拉布,能否拖延二十三條與否就靠他們,革命—除了靠群眾力量,如能加上議會抗爭,成功機會定必大增,就如當年愛爾蘭革命軍與新芬黨互相配合,令愛爾蘭脫離英國一樣

2016年6月

台灣候任總統蔡英文正式上任,蔡英文上任後一星期後立刻推動修憲,不出外界所料,台灣大多數民眾支持修憲,不足兩個月,台灣立法院以大比數贊成通過修憲,改國號台灣共和國,廢除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改用一向代表台獨的旗幟為國家,於通過修憲當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出緊急聲明:台灣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對於台灣總統蔡英文推動修憲表示強烈不滿,此舉就如台灣不再繼承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所以現今只有武力統一一條路。。。。

在聲明後兩小時,中國解放軍對準台灣的飛彈數量增加一倍,並發射十枚導彈往兩岸海峽海域,此外解放軍亦加駐重兵到與馬祖地區的邊境,令台灣民間產生嚴重恐慌



歐美多國強烈遣責中國發射導彈,指有關各面應進行對話,解決分歧

同日,中國外交部再發表聲明,指台灣事務乃中國內政,外國沒權干預中國內政……

7月10日

二十三條於立法會重新審議,但最後由於人數不足而流會,直至立法會暑假休會亦不能進行表決,而我與各組織協調後決定於九月復會時衝擊立法會,並佔領立法會直至928當日然後發動武裝革命

8月16日

我收到一個台灣電話,是蔡英文總統打來的
淡定~
「你好,你是鄭國民?」
「我是」
「我是蔡英文總統,我知道你們將會衝擊香港立法會,我協助幫你們」


我要冷靜一下……
「為什麼?」
「因為中國」
「提議?」
「我已與日本右翼人士商議好,當時機成熟,我們會與中國開戰」
「……」
「還會有印度,越南,當你們成功佔領立法會時我們將派人支援」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