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國外很快就會找到適合的伴侶。
 
我的朋友圈也不例外,本來的五六個人,只過了一個月不夠就撮合了兩對。圈子一分再分,本來每天一起吃飯,後來一個星期才相聚一次,慢慢地,平日吃飯的飯腳只剩下我和玲玲。
 

「喂,胖子,今天我不想煮飯啊。」

明明已是下午五點鐘,但電話中玲玲懶洋洋的聲音,讓我分不清她是想睡覺還是剛睡醒。
 
「吃炸雞吧。」我故意捉弄她。


 
「你吃炸雞巴,我吃炸雞腿。」玲玲反唇相譏。
 
我大笑了幾聲,正欲說話,她又說:「我不想吃炸的東西啊,最近有點上火......不如......咱們去吃土耳其烤肉吧!很久沒去過了!」

「你有病啊?烤肉就不上火嗎?」我頭上一排黑線,聽得她聲音確實有點沙啞,道:「吃清淡點吧,我煮粥給你吃。」
 
「我想吃烤肉。」
 
「你要吃清淡點。」


 
「嗚呀我要吃烤肉啊!!!!!!!!!!!!」
 
「你要吃清淡點。」
 
「嗚呀我要發脾氣了!!!!!!!!!!!」
 
「炸雞巴和粥,二選一。」
 
「你哪來的雞巴炸給我吃啊!?」


 
「雞的雞巴,炸完會縮水,就手指頭那麼一丁點。」
 
「娘的!你很下流啊啊啊!!!!」
 
「那就是吃粥咯。」
 
「......」


 
敵不過我無厘頭口沫橫飛式的唇槍舌劍,最後,玲玲對著我煮的粥碎碎唸了一整個晚上。一會就說太稀,一會就說沒味道,可是在我的堅持下還是把一大碗的粥吃完。
 
或許白粥真的有效果,她的聲音沒有之前的沙啞,但玲玲不滿之情洋溢於臉上,她盯著我一聲不吭生悶氣。




 
「幹嘛看著我眼都不眨,沒見過那麼帥的混血兒咩?」
 
「哼!!!」玲玲對我做著鬼臉,隔了半響,忽然叫道:「喂!南姐姐!」
 
我立即抗議,一個大男人,怎想到有人會稱呼我做「姐姐」?!玲玲壞壞一笑,道:
 

「姐姐和婆娘,二選一。」


說罷她自己也忍不住吃吃的笑,然後又重複一句:「姐姐,和婆娘,二選一。」
 
我張大了嘴,正欲反駁,她又截住了我的話頭,大聲道:「你啊!嘮嘮叨叨的煩死人了!天氣冷了幾度就嘮叨我穿多件衣服,多吃幾個雪糕又嘮叨我會變胖,聲音沙了一點就嘮叨我一定要吃你煮得那麼難吃的粥!我覺得......不如叫你婆婆好吧?」她自己說完,然後就沖著我不停地叫「南婆婆」。


 
我違拗不過,於是只能在姐姐、婆娘、婆婆裡面選擇了最年輕的稱呼。
 
這一段日子,我倆每天一起煮飯、吃飯、促膝聊天至夜半方休,慢慢地,我跟她的關係變得最好。不知情的人以為我在追求她,聽到這些風言風語,我倆也只互視一笑,不作理會。
 
也在這個晚上開始,我們有了只有我倆才知道的稱呼。

 
玲弟弟,南姐姐。

 
一般來說,只有不能成為情侶關係才會以兄妹相稱。那我和她互相調換性別的姐弟稱呼,算是搞哪一齣戲?
 

罷了,反正這關係倒也讓咱們樂在其中。





-----------------------------------------------------------------------------------------------------------------------------------------



 
06年的11月,女朋友又因受不了遠距離戀愛向我提出「分手」。
 
即便知道提出分手對她來說比吃菜還要容易,但每一次我的神經都綳得極緊,尤其這次已經「分」了兩個多星期仍音訊全無,更使得我意志消沉。
 
煩躁不安地躺在床上胡思亂想,心裏煩躁得使我頭痛,腦袋就像被兩邊揪着拉扯,仿佛要從中間裂開一樣。
 
身旁傳來「鈴鈴鈴」幾聲,我起來取起電話。


 


「喂?」
 
「喂!我!好!無!聊!啊!!!」電話另外一端傳來玲玲的聲音。
 
「這……你想怎樣?」
 
「我現在去吃炸雞!你來嗎?」
 
「不去了,我不舒服……」
 
「不行啊!一起去一起去!」
 
「可是我不舒服!」我加重語氣,生氣地道:「自己吃個飯沒什麽吧?如果沒有什麽特別事我就不說了。」
 
「出來就舒服了啊!」她也加重語氣,一字一字地說: 「而且,有要緊事!」
 
「要緊事?」
 
「嗯!」即使在電話裏面,也感到她在用力地點了點頭,然後她又一字一字的道:
 

「我心情不爽,我. 要. 抽. 煙!」
 

本來什麽事情都不想理的我頭腦登時一醒,罵道: 「抽什麽煙? 好好的抽個屁!」
 
「可是我心裏面不爽!我…」
 
「不爽跟抽煙有啥關係!」我還沒反應過來她說了什麽便又罵了一聲,斷絕地道: 「不行!!」
 
「唉喲,南姐姐啊,你就讓我試一口,我答應你就這麽一口!」
 
平日我多數遷就,但這次卻是很斷絕地道: 「說了不行就不行!」
 
玲玲發飆地喊道: 「哎呀!就一口!就一口!我這麽一口之後永遠都不抽了好不好?」
 
被她這麽一吵,頭就疼得更厲害,我嘆了口氣,無奈地答應,忽然想到玲玲還沒夠十八歲,便道: 「好吧,我去買一包,十分鐘後見。」
 
「哈哈,你不用去買喇。」
 
「啊?」我愣了一愣,她續道: 「艾雲說他有,他帶過來!」
 


「艾雲?」我楞了一下,只因我和朋友們都對這個人沒有好感,既不喜歡他的虛僞做作,又不喜歡他有事沒事過來套近乎的樣子。忽然聽到玲玲和這個人熟絡了,不禁泛起一陣難以形容的感覺。
 


「那有人陪你不就可以了嗎? 」
 
「哎喲哎喲!我跟他不熟!」
 
「……我就跟他熟啦?」
 
「哎喲南姐姐啊,你就陪我去嘛,沒有你我不敢跟他單獨去玩啊!」
 
我「嗯」了一下,道: 「好吧,我直接在那等你們。」

 
披上羽絨服來到快餐廳。坐下之後沒多久,遠遠就看到兩條人影向這邊走來,待二人走近,看得清楚,正是玲玲和艾雲。
 
我微笑著打了聲招呼,二人才剛坐下,艾雲右手往袋子內一探,取出一盒萬寶路「啪」的一聲放在桌面,笑著說:「是不是要抽煙啊?快抽快抽!」
 
玲玲如獲得一樣新奇玩具一般拿起香煙盒子把玩著,艾雲一手拿了過來,先倒轉煙盒輕輕拍打,再撕開包裝取出一根香煙出來遞給玲玲,順勢從口袋取出一個火機。
 
我冷眼旁觀,一言不發,心中確實有點惱火,暗道這人自己抽煙還罷了,怎能慫恿玲玲抽煙?
 
但見她以不純熟的手勢拿著香煙,艾雲一邊幫她點燃,她還不懂得這個時候要用力吸氣,到她用力一吸……
 
「咳咳咳!!!!」
 
玲玲向艾雲扁嘴道:「不好玩!!!」
 
「誰告訴你這個好玩喇?」我終於忍不住插嘴。玲玲天真爛漫地笑了一笑,把香煙遞給我,道:「南姐姐,幫我搞定它。」
 
「我不抽煙。」
 
艾雲聽到我這樣說,臉上露出誇張的驚訝表情,大聲道:「原來你不抽煙的?」他對著玲玲道:「還是給我吧!」
 
玲玲臉上一紅,啐道:「我…不給你!」

 
我看到艾雲這模樣,心中忽然湧起一股衝動,右手取過玲玲手上的香煙,笑道:「嘿,凡事有第一次,我來。」言罷便深深地吸了一口。
 
以前中學的時候我也試過抽煙,只是那時候是鬧著玩,把煙吸進口裡,還沒進肺內就噴出來,哪像現在一抽直接進去肺內?
 
只感到一股氣從口中吸進胸內,不知為何,我不但沒有感到辛苦,反而隨著煙霧噴出,我的頭疼竟大是舒緩。
 
玲玲那一眨不眨地看著我,忽地「噗刺」一聲笑了出來,我斜眼看著她,問道:「笑什麽?」
 
她笑著搖了搖頭:「沒什麽。」
 
之後大家沒再碰那盒煙,三人一直聊天至十二點才各自歸去。
 
散場時,艾雲正要把那包香煙塞進口袋,我一手按著,笑道:「給我吧。」
 
玲玲和艾雲詫異地看了看我,前者頓了一頓,向艾雲笑道:「喂,你回去吧,你都不順路,南姐姐送我回去。」
 
艾雲又用十分誇張的表情說道:「他不是更不順路嗎?」
 
玲玲「呸」了一聲,道:「你不聽我的話?我不告訴你她的事情哦!」
 
一聽到這個「她」,艾雲立即呆了半響,然後道:「好吧,明天見!」

待艾雲走得遠,我陪著玲玲向她宿舍方向走去,她忽然道:


「南姐姐。」
 

「嗯?」
 

「本來你不舒服,我不應該叫你出來的。」
 

「知道就好。」口上雖是如此說,但我還是笑著敲了下她的腦瓜子。
 

「只是我覺得你走出來會舒服一點…你好點了嗎?」
 

我先是楞了半響,然後隨即明瞭。這兩個禮拜我頹廢的樣子,恐怕臉上都刻上「失戀」二字了吧。
 
心中一陣感動,我強作輕鬆地道:「嗯,好了。」
 
她眼睛一亮,問道:「真的?」
 
「嗯!」我點了點頭,隨即「啪」的一聲拍了拍她的腦袋。
 
玲玲一臉無辜地捂著頭,我朗聲笑道:「可是你沒跟我說你幹嘛不爽啊!」
 
她沉吟半響,笑道:「等你真好了再跟你說,現在不跟你添亂了…嗯?到了哦!南姐姐,明天見!」
 
「嗯,明天見。」
 


其實,我跟她撒了個謊,我的頭疼根本沒好轉。待她轉身進房後,我的頭又像撕裂一般的痛。我不自禁地從口袋中取出香煙,取出一根叼在嘴上…
 

「塔!」

 
吐出一口煙霧,
 
腦袋一陣放鬆。

 
從那天起,我離不開這東西了。
 

--------------------------------------------------------------------------------------------------------------------------------------


莫約一個月後,女朋友重新找回我要求復合。但這段關係沒有絲毫改變,依舊三四天一小吵,一兩個星期分次手。
 
那個時候的我覺得,不論如何辛苦,即便要改變自己,也一定要堅持這段得來不易的愛情。現在回望過去,總會自嘲怎麽不早點放手,既辛苦了自己,又委屈了他人。
 
打長途電話給女朋友求復合,對方直接挂斷我的來電。
 
那時候我對她的愛也開始磨滅,心裏面開始隱約覺得放手也未嘗不好。
 
打開MSN,見到玲玲處於下線狀態,我忽然想起她找我的次數大大減少,這段日子裏面別說每天吃飯,甚至一個星期才見得了一面。
 
此時已是12月初的某日,我一念及此,立即約玲玲到烤肉店裏,待大家都吃到一半時,忽然煞有介事地盯著她說:
 

「我想不到,你居然是個見色忘義的人!」
 

玲玲含著滿滿一嘴的烤肉,一臉詫異地看著我,然後長長地「哈?」了一聲,絲毫沒有注意到她嘴邊黏了一點蛋黃醬。
 
「你肯定是跟哪個男孩子搞上了!最近我怎樣約你你都說很約了人!」我裝作認真地說。
 
我倆都沒有說話,兩雙眸子對在一起。
 
三秒後,我忍不住大聲笑了出來,道:「我還真的覺得自己猜對了!你就一副被捉姦在床的模樣!」
 
玲玲俏臉一板,用力地打了我幾下,道:「被你嚇死我了!我還在想你在發什麼神經!」
 
我拿紙巾幫玲玲擦拭粘在嘴角上的蛋黃醬,一邊取笑著她。但見她眉間透出憂色,臉頰變得微紅,我停下手,用手指輕輕戳著她的臉笑道:「怎麼臉紅了?是被我說中了?還是你覺得很Sweet不好意思?」
 
玲玲輕輕打了我一下,低聲道:「去你的。」低頭半響才續道:「沒有喇,最近艾雲經常來找我,所以少了找你喇。」
 
我楞了一下,一個月前晚上發生的事情瞬間浮現出來。心中再次泛起一陣難以形容的感覺。
 
玲玲自是知道我們不喜歡艾雲,於是只點了點頭沒有說下去,我吃完烤肉,點燃了一根香煙,玲玲嫌棄地伸手撥走我吐出的煙霧,道:「你怎麼還在抽煙?趁還沒有癮,快點戒了吧。」
 
我不想跟她討論這個問題,於是轉移話題笑道:「話說回來你眼光怎麼那麼差勁,居然跟這矮冬瓜搞上了?慢著慢著,他不是也抽煙嗎?你怎麼只嫌棄我?」
 
「去你的!什麽搞上!」玲玲用力錘了我後背,力氣大得害把我手上的煙也掉落在地,看到我狼狽的模樣,她得意地笑了好一會才說:
 
「他要追陳晨,要我幫他。」
 
「哦?」
 
「嗯,就上次咱們去Chester的特價場,他見到陳晨就一見鍾情啊,於是想借我親近她。」說到「一見鍾情」四字,玲玲又再笑了好一會兒,才邊笑邊說著艾雲借故親近陳晨的烏龍事,說到艾雲在她面前表露如何喜歡陳晨,玲玲大笑道:「你說肉不肉麻啊!」
 
我重新點燃一根新的香煙,問:「陳晨知道嗎?」
 
忽然,玲玲收起了笑容,她沉默了會,嘆道:「當然知道啊,可是陳晨對他時熱時冷的,這讓艾雲很痛苦。唉,我真覺得這樣很不對啊,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何必吊著別人胃口呢?」
 
我心想這只是很一般的女生擺高姿態而已,但我沒有說出口。此時,玲玲忽然接到艾雲的電話,她向我投來一個抱歉的神色,我擺擺手,道:「走走走。」
 
她神色複雜地看了看手機,然後又看了看我,道:


「南姐姐,你......」
 

我別過頭去,擺手道:「行喇,我又不介意。」
 

「不是喇,我說的是這個。」她焦急地指著我手中的香煙:「快點戒!」
 

我沒有回應,玲玲站在原地一會,就默默離去。
 


香煙還剩下半支時,玲玲已經走遠。

我看著手中這東西,微弱火光下浮出的煙霧不斷上揚,聚而不散地向著玲玲離去的方向飄散,隨煙望去,我眼前似是出現一幅又一幅圖畫。
 
我知道這只是一種逃避,或許,我需要的也只是逃避。
 
逃避那段痛苦的感情,也逃避自己心裡面的一些感覺。
 
手上的半支煙燃燒至盡,而我則一直望著那個方向,良久沒有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