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了一個多星期,玲玲和艾雲正式一起。
 
維記和吉仔知道後,立即約了我出來,一見面,她劈頭就道:「你怎能讓他們在一起!?難道你不擔心艾雲這個人嗎?」
 
「沒有什麽擔心的。」我淡然回答。
 
「可陳晨跟我說,艾雲直到昨天還在煩著她啊!」
 
「嗯。」我淡然得幾乎認不得這個「自己」。
 


「這個人真的不可靠!我懷疑玲玲和陳晨的關係搞成這樣,根本是他挑撥離間!難道你不打算跟玲玲說嗎?」維記對我幾乎是吼出來。
 
維記一直把玲玲當作妹妹,她自是不想玲玲和艾雲一起。
 
此時玲玲最信任的人是我,但我卻不阻止她和艾雲,維記自是動怒。
 
可是我還是很安靜,隔了好一會才說:
 
「艾雲這人不但不可靠,還很差勁。」
 


維記和吉仔同時愕然地看著我。
 
「你們看得出我對玲玲的感覺,他也看得出。就前幾天,艾雲說要來我宿舍看望我,關心下我這單身人士。」我笑了笑,道:「然後他和玲玲來到後,在我的面前卿卿我我。」
 
「示威。」吉仔咬牙切齒。
 
「嗯,我也這樣理解。」我輕輕拍了拍吉仔的肩膀,道:「但關於他的事情,我不會跟玲玲說,也不建議你們說。」
 
吉仔和維記再度愕然。
 


「陳晨說了,她跟玲玲吵架的時候把所有一切都說出來了,對吧?」
 
維記點頭。
 
「可是她沒跟我說。」我頓了頓,道:「誰對誰錯,對她來說都不是重點。」我抬頭看著二人,道:


「重點是她喜歡艾雲,她喜歡那個在她面前讓她開心的艾雲。重點是,她想我們,尤其是我,支持她、祝福她。」
 
「和最好的朋友吵架,不敢喜歡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她的心情肯定比我們更差。我們何苦去阻止她呢?」

 

在我的勸服下,維記和吉仔也無奈接受。
 
之後,縱使與艾雲話不投機,但平常的飯聚或者活動,我們還是會邀請他們參加。雖然他們不多來參與我們的活動,雖然我們始終對艾雲有所保留。可是因為他們在一起,艾雲就是我們圈子的人。


 

我是這樣認為,我相信我的朋友也是這樣認為。
 

有一天,我們相約去曼徹斯特的華人餐館吃飯。我和吉仔遠遠眺望到他們手牽手甜蜜地向我們走來。


吉仔忽然道:「你真的很豁達。」
 
「是的啊,這是我優點。」我笑著回答。

 
------------------------------------------------------------------------------------------------------------------




很快一年便過去,大學二年級開學時,我們陸續從各地回到英國學校,我不再住學校宿舍,而是在外面租了較便宜的房子。
 
早在暑假,朋友們都說要來我家辦個飯聚,然而,就在飯聚的當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
 
「你有上留學生論壇嗎?」單聽語調,我已仿佛看到吉仔面如寒霜。
 
電話的另一頭似乎傳來哭泣聲,我的神經立馬繃緊,問道:「沒有,怎麼了?」
 
吉仔頓了頓,道:「我發個鏈接給你,你自己看吧。」
 


鏈接的標題是《我的朋友不喜歡我男朋友》。
 




聯想到吉仔電話中的語氣,我的後背冷了一截,同時心跳得很快、很快。快得我幾乎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微微濕潤的雙目望向發帖人,我看到一個絕不想看到的名字 -


玲玲。
 

帖子裏面的内容是訴說著她的男朋友被她一幫朋友歧視,她訴說她的朋友們如何杯葛她和男朋友,如何在平日給說話他們聼。在她的帖子裡,她說她的朋友都不講理的不喜歡她男朋友,連帶也把她疏遠了。
 

我一邊仔細看著帖子裡的每一個字,氣得渾身上下都在顫抖,耳朵傳來陣陣的嗡嗡聲,喉嚨也乾枯得很,發不出一個聲音。
 




這是她寫的?
 
她是這樣想我的?
 
她是這樣想維記他們的?
 
她真的如此覺得我們欠了她的!?
 


一氣之下,我沒有想其他的事情,十指連彈,在論壇上留了一段夾雜了很多傷人説話的長文反擊。
 
這帖子很快便被管理員鎖帖。
 
晚上的飯聚,大家都因為此事默不作聲。


 
維記低著頭,雙眼通紅,吉仔握著伴侶的手,一言不發。
 
其餘的朋友均一臉愁容。
 
我坐在飯廳的一角,抽著煙,腦袋空白如紙。
 

此刻,電話鈴聲響起。
 

「艾雲。」我說了一聲,然後接通。
 

「你怎能這樣罵玲玲,她從今天早上開始哭到現在了!」才剛接通,電話裡就傳來艾雲焦急的聲音。
 

我的耳朵又再傳來嗡嗡一聲響,胸口義憤填膺,怒道:「自己說過的話難道不用負責嗎!?」
 

「什麽負責,你們就是不喜歡我而已,怎能這樣罵她呢?」
 

「我們喜不喜歡你根本不是重點!你追陳晨,你追玲玲,我們有阻撓你嗎?你也知道我們本來不喜歡你,那你該知道你跟玲玲一起之後我們有沒有排擠你。吃飯沒叫你來嗎?去曼徹斯特沒叫你嗎?你自己說!!!你說我在論壇上的話傷害了她,她那帖子也傷害了所有的朋友!!!!」
 

艾雲被我一串嗆聲,根本還不了嘴。我深深吸了口氣,一字一字地道:
 

「你們一起的時候,我保護你們。

現在,我也要保護我的朋友。

你替我跟她說一聲……

再見。」

 


電話掛上,
 
臉上添了兩行淚水。



-----------------------------------------------------------------------------------------------------------------------------

 
過了大半年,大二的課程已經完畢。
 
某夜,我忽然夢到了玲玲,醒來後一直睡不著,於是只能一直抽煙。
 

腦中的倒帶去到盡頭,香煙也去到了盡頭。
 
煙灰無力地墜落煙灰缸裏,最後的一縷煙也在我眼前消散。
 

我長長地嘆了口氣,看著這封準備了很久,卻一直沒有發出的郵件,心裡面百感交集。
 


是我當時太衝動了嗎?我當時應該好好跟玲玲說說嗎?
 

是我太不成熟了嗎?我當時應該好好處理維記和玲玲的矛盾吧?
 


一直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念頭,因為一個夢而湧上心頭。
 
幾分鐘過後,我做了決定。
 
我打開那封郵件修改了一下,多寫了幾句。
 


「Hi,很久不見,最近怎樣?聼人說你們去了法國玩,好玩嗎?
 
嗯......剛才做了個夢。夢到我們以前發生的事情。
 
當中我有衝動,也有不成熟。
 
雖然我至今仍不明白爲什麽當年你要在論壇上發那樣的帖子,可是我忘記我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你當時的心情肯定比我更差,我怎能讓你更傷心呢?
 
可是,當時我還是太衝動,太傷人了吧。
 
無論如何,聼到人說你們過得很好,那我就放心了。
 
祝安好」




 
鼓起勇氣,鼠標點向「發出郵件」。
 
我心想,她看到後肯定覺得我神經病吧。
 
十來分鐘後,正當我打算把電腦關掉時,忽然傳來「叮咚」一下提示響。
 
我愕然了一下,然後打開那曾經如此熟悉的聯繫人發來的郵件。
 


「哼!哼!哼!
 
難怪我夢到你哭得死去活來跪在地上求我原諒你~
 
哼~然後我還很拽得一下子把你踹開大笑說哈哈哈你現在悔不當初了吧!」



 
我不禁笑了一下,雖是不見了大半年,還是能夠相像到她説話時嘟著嘴趾高氣揚的可愛神情。

 
手上的半支煙又去到盡頭,我用力戳熄煙蒂。


正要把電腦關上,卻發現郵件底下居然還有一行細如蚊蠅的字。
 

我放大了看。
 
「夢,我真的有做。但我沒有很拽,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