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十時,手機如常響起

 星星走進詠兒的房間,跳上床上

 「吖~」

 詠兒一聲尖叫

 「你又係咁,我真係好痛嫁,叫過你幾多次唔好跳上嚟喔,你係都唔聽嘅」



 星星當然沒有理會詠兒,在床上睡起來

 詠兒知道再說也沒有用,就拿起身旁的手機關掉聲響,但她並沒有下床,而是在床頭拿起一部電腦

 「今日我唔想落床喔,你自己去食狗糧啦」

 星星好奇地看著詠兒,樣子帶點可憐

 「我今日覺得好似無咩力咁,唔想落床做任何野喔」



 星星起身走到詠兒身旁坐下來

 「其實呢排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係咁嫁啦,但係又唔覺自己有唔妥」

 詠兒用手撫摸星星的頭,然後又再次睡在床上進入夢鄉⋯⋯

 ———————

 在調查總部內,每個調查員也注視著樓層中央的玻璃房間⋯⋯



 「你地點做野嫁,接二連三咁發生兇殺案,但係到而家你地仲同我講話無線索」

 警務處長好像食了火藥似的,不停發炮

 「我地已經增加人手去調查案件,一定會比到個滿意嘅答覆比你」

 調查部門主管低聲下氣地對警務處長說

 「我唔理你地用咩方法,一個星期後要比個答覆我,否則後果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