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椿啦,你地點做野嫁,我而家點同出面班記者交代呀」

 警務署長正在破口大罵各個調查部門主管

 「⋯⋯」

 各個主管無言以對

 「你地同我講,要我點同記者交代」



 警務處長大聲地問

 「⋯⋯」

 各個主管繼續無言以對

 「成班都係垃圾嚟嫁,全部同我出去」

 ————————



 早上十時,手機如常響起,星星如常跳上床上,但奇怪的是詠兒不在床上

 星星走回客廳,看見詠兒睡在廳中的床上

 星星感到非常奇怪,但也如常地跳上廳中的床上

 「吖~」

 「你又係咁,叫過你⋯⋯」



 詠兒還未說完,發現了自己身處客廳的床上

 「點解我會訓係度嫁」

 詠兒問星星,星星只是望著詠兒,好像在說「我點知道喔」

 詠兒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間,聽到手機還在響

 詠兒拿起床上的手機,關上聲響

 轉身時,已見星星坐在面前

 「星星,我係咪有病喔,點解呢幾日咁奇怪嫁」

 詠兒問星星,但星星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只是望著詠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