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時份,首長大樓內只有首長辦公室內的光管沒有關上,

辦公室內的首長已經一天沒有離開過辦公室,

他閉起了雙眼,從眼皮可以看出他經已非常累,就連開門的聲音也聽不到⋯⋯


 -------



 數小時後,首長終於醒過來,但眼前的物件令他非常驚慌,

他眼前有一張木板做的桌子,桌子上放了很多工業用的工具,


包括有電動電鑽、一把手動的大鋸刀,一把大羊角錘,一把美工刀等等,


當他想站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他想開口呼叫時,




才驚覺口中有一個像用布做成的一個球體在他的口中,而且被一種布狀的物料封住......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感覺到非常口渴,

就在此時,一道光線進入了這個房間,地上有一個類似人類的黑影,

他用盡全身的力慢慢地用頭向上望,由於房間內的燈光非常暗淡,

所以沒有辦法好好看清楚這個打開門的人的樣貌⋯⋯ 這個人走進房間後便關上了門,這個人並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慢慢地走到首長的身旁,首長非常驚慌,



由面部到手全都是從體內經汗線分泌出來的汗液,

而眼球則放至最大,清晰地看見白色眼球內的血管,

令人毛骨悚然,而鼻孔則流出黃色的分泌物,

分泌物中隱約看見一些血絲 首長並不知道自己鼻孔流出了帶有血絲的分泌物,

但感覺到有液體從鼻孔流出,就在此時,他感覺到從手傳遞到腦部的痛楚感覺,

這個人利用手上的一把小刀,用力地插向首長的右手,

小刀的刀面沾上從右手傷口流出的血液,



由於過度用力的關係,連衣服上也沾上小許血液 這個人並沒有急於把插進右手的小刀取出,

反而將小刀留在右手的傷口內,過了一會,

首長的左手也被另一把小刀插傷,

但這次,他用力地將小刀向上移動三吋,

左手的傷口即時流出小量血液,

但流動的速度不是一滴一滴,

而是像河水般不停地從左手的傷口流出,

左手的手指全都沾滿血液,首長的雙眼流出了淚水 這個人並沒有因為首長流出的淚水而停止對首長的傷害,



他用右手拿起桌面上的手術刀,慢慢移向首長的右眼,

輕輕地用刀尖由左至右在眼底的皮膚畫了一道直線的傷口,

血液即時由加眼眼底的傷口流出,情況就像瀑布一樣,

首長只能發出微微的吾吾聲

 然後,他再用手上的手術刀輕輕的從眼底傷口的兩則由下至上分別畫了兩道傷口,

接著在皮與皮的中間用手術刀非常小心地分開,

過了五分鐘後,眼底皮便和真皮層分離了,



形成一塊細小的長方形,但並沒有完全脫離真皮層,

而是像天窗一樣可以打開及關上,

首長的右眼下的皮膚全是從傷口流出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