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是一座沒有夢的小城,還是滿載太多夢的城市?



   沒有夢的小城,為師者埋首教導學生如何做夢…… 
 
   一盒油粉彩,令六歲的阿真對藝術一見鍾情,決意尋夢去。長大成人後,她明白到寶藏並不在古堡神殿裡,而是匿藏於大專院校內。大門的守衛不森嚴,但過五關斬六將免不了。阿真成功考入藝術系,自以為美夢成真,豈料慕名而來的勇士可不少,大家身懷絕技,令她無地自容。 

  夢,隨著畢業禮完結幻化成空花泡影。  

  踏入社會,阿真覓得另一夢。天知曉指環竟變成悟空頭上的緊箍,丈夫唸出甜蜜的咒語:買一所物業,生一個寶寶。她唯有竭力忘掉令人抱恨的藝術夢,辭去畫室的兼職改到小學執教鞭,教授下一代如何畫夢,但決不肯心虛地講述夢的意義……  

  那是長達萬里的辛酸夢,光是一個五百尺的單位,倆人已斷送了近三十年的青春。來不及慶祝,丈夫辛勞過度與世長辭,留下無疾而終的夢。獨自將孩子撫養成人的路,比蠶絲更長比黃連還要苦。死亡沒讓阿真醒覺到「遺憾」的可怕,反而爭分奪秒賺錢養家,成為魔鬼的信徒。諷刺的是,兒子衍生出更多的夢:入讀著名學府、成家立室等,猶如被拍打垂死的蜘蛛,身體鑽出上百隻的後代。  



  阿真用蒼勁的筆法渲泄人世間的苦難,以濕潤的墨色去包容生命中的無奈,超其象外,得其環中,抒寫她胸中的逸氣。晚年不止得到畫廊的青睞,藝壇上也佔一席位。受訪中,她心滿意足地分享追夢的歷程……很不幸,這是阿真在老人院臨死前發的一場夢。她沒留下驚世的作品,反之只是一張屋契,以及兒子的創業夢!  

  這是一座沒有夢的小城,還是滿載太多夢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