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匆促離去,心裡對小霖有些內疚,不過反而是小霖先安慰我。
 
「你搞掂啲野未?冇咩事呀嘛。」我還以為小霖為因此不高興,沒想到她卻比我想像中更大方,更體貼。
 
「已經冇事喇……」我想進一步向小霖解釋,但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畢竟小霖本就對小儀有點戒心,如果我直接說出來的話,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然而細心的小霖,卻主動提出:「我諗呢啲係私事黎,我明你唔係有心就得。」
 
小霖的意思是,這件事我不需要向她解釋。到底她是真的不介意,還是小霖早就猜到我找小儀,不希望面對真相。
 


我不知道,女人心永遠都是最難明白的。
 
到了我跟小霖約會那天,期待已久的表白前終極溜冰活動,終於要進行!
 
這天我刻意打扮得輕鬆點,還是舊策略:雖然我對溜冰並不熟悉,也不是什麼高手,只不過玩過幾天,但是有時候實際實力是會受一個人的「自信」影響的。
 
在外行人眼人,他們只會認為只有「懂」與「不懂」兩種,並不會有等級之別。就如我對小霖彈琴的感覺一樣,實際上能彈到一首流暢的歌,我便覺得很厲害,並不會知道小霖在鋼琴上的「等級」。
 
這時候,自信往往比實力更加重要。
 


小霖這天穿的是牛仔短褲,上身居然是難得一見的粉紅色衫,衣領呈V型,露出鎖骨,卻不算是暴露。不過這種程度對於小霖而言,已經是非常性格了。
 
SPEED DATING當晚,小霖對自己過於暴露的衣服顯得有點不自在,而當時她是「封頸」裝,這次「露頸」,於她想必是更加不習慣吧。
 
而且溜冰這種活動容易跌倒,意味著有走光的機會,小霖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既然如此,她為什麼會選舉這裝衣服呢。
 
小霖今天梳了個「公主辮」,加上這身粉紅色裝使小霖看起來更少女﹑更小鳥依人,一改她平日冷酷若冰的形象,反倒使我有點不習慣。只不過,這種女生無論是誰看到也不會討厭。
 
這是任何男生都不會討厭的萬能打扮。
 


原本我們打算去最近的又一城溜冰場,然後呀輝卻建議我們應該去遠一點的MAGABOX溜冰場,說人較少比較安全,而且環境較大。
 
雖然小霖不會介意這些事情,不過溜冰這種事是我在表白前的一個伏筆,往後根本未必會再溜,加上我對這項運動沒太大興趣。換言之,我和小霖的溜冰很可能只有一次機會。
 
既然如此,我不可以放過任何可以加分的地方。相信呀輝的話,把所有事情準備得最好。
 
果然這裡的人數比較少,雖然地方也不比又一城大很多。全靠呀輝每次練習都細心地指導我們,我心中默默地把每個步驟記下。後來的練習我提議每人親身試一次,所以這個畫面不但在我心裡上演過千百次,我們是實地演習過的。
 
我們來到溜冰場後,從入場到換鞋到穿鞋,我成功一一表現出自己的「熟悉」。
 
「呢個要點綁呀,條繩好長啵。」果然每個新接觸人都會問同一條問題。
 
「你交叉咁勾上去,然後輕輕拉緊,又勾上去。」我突然萌生一個念頭,對小霖說:「不如我幫你呀。」
 
我放下自己手上的鞋子,以一個半跪的姿態,細心地幫小霖穿鞋子。


 
「唔洗啦……」小霖顯得有點尷尬,畢竟這裡還有其他為數不少的人。但是我沒有理會她,霸道地堅持幫她。
 
「咁樣緊唔緊?」
 
「可以呀。」我抬頭一望,小霖對著我笑了笑。
 
換另一隻腳時,我讓小霖自己嘗試,畢竟我只是抱著一份要幫助她的心態,如果兩隻腳都由我幫她的話,顯得有點奇怪。
 
進入溜冰場之後,我開始按照佈置實施自己的計劃。
 
根據呀輝的指示,剛進溜冰場的一剎那,便已經決定你接下來幾個小時的命運,以及你今天一整個活動的成效,甚至是這一天在整個表白活動發揮的作用。
 
小霖第一次接觸溜冰,對她而言所有東西都是新奇有趣﹑首次看見的,這個時候她的依賴性最高。對於一個有經驗的人,即是我,她會完全相信。如果我告訴她溜冰一定要手牽手,小霖肯定也是深信不疑的。
 


所以,第一擊已經決定一切。
 
然而,這一擊卻絕對不能急。所謂欲速則不達,看著其他人扶著牆邊走,小霖潛意識必定會試著模仿,但情況跟我第一次接觸溜冰類似,她已經發現要走出第一步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容易。
 
一旦穿上那雙冰鞋,雙腳已經不能自主,彷彿不是自己的,不能隨心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