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瞪大雙眼,畢直地望著前方,集中精神。雙腿的肌肉收緊,雖然我不明白每個動作的背後原因,或者這些動作是不是正確,但這就是我練習的成果。
 
我只想把我為小霖的付出,呈現在她眼前。
 
我知道她會一直看著。
 
我左腳已經溜出去了,緊接著右收回來,以極輕微的幅度輕輕推出,整個身體隨著左右左右的節奏擺動。我一邊思考腳部的運動,一邊「強行」要上半身放鬆。因為我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所以全身都繃緊,這樣看起來給人一種很辛苦的感覺,所以我必須放鬆,就像是在享受一般。
 
在第一天練習時呀輝表演了他那高速滑行的技術,我本來想叫他教我,然而他卻說這在短時間內不可能學會,所以我的滑動並不是那種「有型」的高速滑行,而是悠閒的慢步。
 


然而這種慢步,在女生眼中,卻有不同的效果。
 
當我溜了兩個圈回來的時候,終於到了整個表演的末段,也就是急停的一幕。可以說,成功失敗就看這一下了。我走到小霖的面前,對著她笑了笑,小霖也向我打招呼。
 
這時候,我突然一下加速,然後在她旁邊來個急停!那速度並不快,卻可以營造到應有的效果。
 
媽,我居然成功了!
 
小霖看著我,拍拍手說:「哇,你玩得好勁呀。」
 


「冇咩既,你練習下都可以做到。」我謙虛地說。
 
「唔得啦,我手腳唔協調。」小霖笑著說。小霖今天的形象,完完全全地一反往日給人的感覺,連我也沒想到她居然會擺出傻氣的笑容。這種柔弱的感覺,更使人產生憐愛之心。
 
小霖說自己手腳不協調,並不是謙語。她對我說自己是個「運動白痴」,手腳經常跟不上自己的神經,所以當天玩太鼓達人時她感到有困難。而小霖運動方便的成績也不太好,這可說是她唯一的「缺點」。
 
雖然可以一步一步走,小霖也不擔心自己會跌倒。然而她的身體卻沒法做出正確的動作。這下子連我也頭大了,這確實是我意想不到的情況。
 
然而,這卻是個轉機。既然小霖在這方面沒有天份,也就是說她學懂溜冰的時間會比別人長,她希望獨立練習的時間也會推後,這表示我牽小霖的手的時間會更多。
 


所以,我馬上進行第二步計劃的最終階段!
 
「小霖呀,不如你捉住我。」我向小霖伸出雙手,她居然連半點猶疑也沒有,就點點頭,然後捉著我的前臂。
 
沒錯,只是前臀而已,還不到手腕的位置。剛開始時,我也以為這是個失敗的開始,因為這已經和我們的計劃不一樣了。
 
然而,當小霖準備好之後,我們滑動起來時,我卻發現,這是個很好的選擇。小霖捉著我的前臀,也就是說我和好的身體距離縮短了。我的心跳得極快,不知道在這距離小霖是誰聽得見我的心。
 
我也希望她的心有所回應。
 
我跟她近得,像是在交換彼此的呼吸般。只要輕輕一跌,小霖整個人便投入我懷中。
 
我開始從旁指示小霖移動,自己則一邊往後退,以配合小霖的動作。往後移動對我而言卻不是很難,因為我們這段日子以來,主要的練習項目就是後退,目的就是為了可以教人。
 
我們學習的並非溜冰,而是「教人溜冰」。


 
小霖有幾次差點跌倒,然而我卻自然反應地扶著她,每一次當自己回過神來的時候,我都很後悔。可是,我又不忍心看到小霖跌倒。
 
小霖進場已有一個半小時,一次也沒有倒下過。
 
雖然我很享受這種近距離的欣賞與親密,然而這樣子我絕不可能成功牽小霖的手。即使保持這種距離,小霖也不會有很大的跌倒動作,也就是說不可能發生我摟抱小霖的畫面。
 
「小霖呀,不如你試下放鬆啲溜。」這時候,我提出一個更好的建議。小霖當然不知道我的目的,她只是一味信任我。
 
我原本打算自己捉著小霖的手,放在我的手腕上。但不知怎的,我覺得如果自己這樣做的話,會有不愉快的事發生。小霖她未必願意,我希望這只是我多慮,然而我卻不敢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