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捉住我手腕,試下放開距離。」我叫小霖自己試,這樣可以測試她的反應。我一邊說話一邊觀察小霖的表情,當我說到「手腕」時,她並沒有什麼奇怪的表情,也真的按照我的話而做。
 
這下子我才真正放下心頭大石,小霖應該不介意我牽她的手,這個計劃終於踏入尾聲。
 
一旦拉開距離之後,小霖的動作又變得更細,可能是她沒有安全感,不敢放膽溜。我注意到小霖的表情仍然是很專注﹑沒有當點懼色。我一開始以為小霖是真的不怕,然而我這刻心裡卻有點懷疑,這只是小霖的慣性表情,給人一種冷靜的感覺,然而她心裡應該是有情緒變化的。
 
小霖專注在自己的動作上,並沒有發覺自己雙手愈捉愈緊,我看見自己的手腕都紅了。
 
這時候,小霖一不小心失平衝。這就是呀輝的第三個錦囊。
 


小霖整個人向後翻,我一個急步往前,輕輕將手腕一繞,順著救她的動作握緊小霖的手。
 
這一幕,這是全個計劃的終極目標,也就是我一直以來小心翼翼,經過多重計算後認為必定成功的結果。
 
握著小霖的手後,在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就能像情侶般在溜冰場上嬉戲,在表白前當一對「暫時」的愛侶。
 
然而,小霖卻甩開了我。
 
我的感覺沒有錯,雙手的確是受力甩開。小霖就在我眼前,我前一刻已經握緊了她的手,那一瞬間的幸福,卻如泡沫爆破。
 


像是失亡前的一刻,我彷彿看見走馬燈般,播放我她的每一個片段。我記得第一次牽手時,小霖假裝梳理頭髮;第二次在天台時,她也矇混過去了。那時候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小霖有意的,還是說只是個偶然。
 
我情願相信是後者,但我卻不敢問,不敢冒險。我擔心自己若然有進一步的行動時,會將這種脆弱的感情線拉斷,甚至小霖會討厭我。
 
我又回想起一直以來的美好時光,我們去機鋪,晚上WHATSAPP,然後選舉一事的確使我們兩個的關係變得更好。我甚至想到,小霖其實是喜歡我的,我應該表白。
 
可是,我心裡卻一直在介意這件事。
 
是因為我們還不是男女朋友,所以小霖不願意被我牽手嗎。
 


還是說,這當中有什麼其他的原因?
 
「踫」的一聲巨響把我從回憶中拉回到現實,小霖低著頭沒有看我,她倒下的姿態很奇怪,一直站不起來。
 
更奇怪的是,她情願跌倒,也不願意讓我踫她的手。我久久不能想通,甚至已經失坎思考能力。小霖一直在我面前,我卻沒有扶起她。
 
到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才輕輕她讓小霖借力,然後她站起來了。我馬上問:「小霖,對唔住呀,你有冇事?」
 
我確信,那一刻,小霖是有意識地甩開我的。
 
「我冇事呀,你有冇野?」小霖假裝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只是自己不小心跌倒了。
 
「我真係好弱,哈哈。」我心裡開始有點不安,小霖表現得太輕鬆,害我又再度懷疑自己的感覺是否出錯了。
 
會不會只是小霖太過緊張,不小心用了無情力。就像是遇溺時,人在危險的時候身體有自然反應,當事人也不知道自己用力了。


 
我看不透。但假如就像我所說那樣,小霖或許真的是無意的,那我也不應該把這件事告訴她,以免她心裡內疚。
 
或者,只是我沒有這樣勇氣罷了。
 
溜冰活動以「半失敗」告終。雖說這是我向小霖表白的前哨戰,但其意義非凡,我也答應了呀輝他們回來以後總結一個整個活動,報告一下流程的妓節與具體情況,這樣做是為了給呀勝參加,改善計劃的完善度,好讓呀勝也能夠成功。
 
不過這下子,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自從溜冰場出來以後,我和小霖吃過晚餐,再決定吃糖水,氣氛一直有點怪異。從我們第一天相識起,雖然關係有陌生也有熟悉,然後那種感覺都是清純的﹑直接的,從未試過像今天一般,彷彿我們之間隔了一道牆,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而造成這距離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我想了一整天也想不出來。或者,是小霖心裡有什麼事,又或者是我們之間的發展出現了什麼問題,而我卻沒有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