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緊張得很,從未試過這個心跳加速的感覺,有點累,然而卻從中滲出甜蜜。我不懂得形容,但我並不討厭這感覺,應該說,這感覺好像會使人上癮般,我甚至希望刻意地尋找感覺的來源,每天品嚐它。
 
這是愛嗎?
 
「拿!聽我講,到時你地只有一人渣住一枝玫瑰,就一定有女仔肯同你地跳舞。唔洗嫁喇,一枝就夠你玩全場。」我發覺傑仔他們在偷偷商量什麼,便走過去參與。
 
「喂,你地傾緊咩?」
 
傑仔一看到我,便馬上閉口不說:「冇……冇咩呀。」
 


呀輝馬上笑說:「佢話今晚要偷你用黎表白啲玫瑰,用黎媾女。」
 
「屌你呀,如果我失敗左一定斬死你。」我假裝要踢傑仔,他馬上縮到呀勝後面。
 
「點會失敗呀,大家都準備到咁充份,如果我係女仔都會濕哂啦。」
 
「希望啦……」
 
只有呀輝明白我心中的憂慮,所以他上前安慰我:「唔洗咁緊張喎,小霖一定係對你有意思既。」
 


「佢呢啲叫拍拖前抑鬱。」呀勝馬上抽水,其他人都和應地笑了。
 
「講我喎,你自己果筆呢。」呀勝馬上明白我的意思,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時,他苦笑了兩下,馬上後悔自己的衝動。
 
「我……我死硬喇。」
 
「下,點解,MANDY應該對你有意思嫁啵。」呀輝說。
 
「冇,冇掛。」
 


「嗯……」呀輝思索了一會兒,然後說:「根據上次我交待賢仔做既野,佢成功套到葉曉彤料,話MANDY對你都有好感,所以你應該唔洗咁擔心先係。」
 
「哇,呀勝好野啵。」傑仔話中有話,明顯是對呀勝的「偷步」不滿。
 
「佢今晚有冇黎呀?」
 
「黎……佢話黎呀……」呀勝支吾以對。
 
「你連人地黎都知,姐係已經好熟啦下。」呀輝擺出一副偵探般的模樣,看破了呀勝的內心。
 
「你仲唔同人地表白呀,連銀仔都表喇喎。」這句話聽起來很平常,然而我卻覺得呀輝是有言外之音。
 
「睇定啲先啦,我驚嚇親佢。」有時候男人就是如此脆弱,每個人口中都有把事情說得輕鬆簡單,而已當真正要自己決定的時候,卻變得拖泥帶水。
 
即使感覺到對方有機會喜歡自己,也不敢表白。這或者是因為體貼對方的感覺,又或者,只是自己不願意踏出這一步,承受接下來的改變。


 
「睇下你今晚跳舞跳成點先,可能會有突破性發展呢。」呀輝這句話是向著呀勝說的,然而他卻像是對傑仔說。
 
傑仔不知道是否明白他的意思,馬上說:「岩呀,舞會呢啲活動係最易食女嫁喇,我今晚一定會成功,銀哥你可唔可以借枝玫瑰比我?」
 
我拍一拍傑仔的肩膀,說:「如果真係咁易成功,你參加左四年又點會一直失敗呢。」這是傑仔的「黑歷史」,也是他一直被我們笑話的事。他不知道從哪裡得到的資訊,說聖誕舞會是最容易結識女朋友的途徑,所以從中三開始一直堅持參加,他甚至可以成功學校的社交舞導師。
 
順帶一說,傑仔的外貌中上,雖然個子不高,但也算得上是英俊。不過每次與女生一交談,他就很開以失敗告終,原因我想大家都很清楚。
 
「程小銀同學,程小銀同學。」突然聽見我的名字,我向台上一望,原來是賢仔「公器私用」,用麥克風叫喚我。
 
「宜家我地將會進入綵排環節,請你都四個都行一次成個流程。」在場的人都是「自己人」,所以賢仔放心地讓我們進行綵排。
 
聖誕舞會由司儀帶領起整個氣氛,今年加入BAND SHOW環節與魔術表演,然後是跳舞環節,最後會選出舞王舞后,上台帶領大家再跳一首,大體上整個流程就是這樣。活動七點開始,十點結束,當確認所有人散去之時,呀輝已經著琪琪到時假扮肚痛,其他女生就會留在這裡等她,那時候就進入真正的表白。
 


「到時班女仔會一齊走,定係跟男仔走呀但係?」
 
「如果小霖到時係跟你走既,咁仲方便到,你扮肚痛咪得。」呀輝指著禮堂門口,說:「你出左去之後左手邊有個細門直接入後台,我地到時開比你。」
 
當我進入後台之後,其他學生會成員都會準備好把BANNER放下,然後播放柔情的音樂。司儀也會在這個時候說話。
 
「佢大約就係話:愛情,係你肯做主動,而我願意接受。程小銀從八月OCAMP已經深深愛上程穎霖同學,他地既愛點點點果啲,你到時聽到『今晚,將會有不一樣既進展』既時候,就可以響後台行出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