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啵,頭先你未講完。」我突然想起鄭峰來到之前,呀輝還有什麼話要說:「你話三黎係咩?」
 
「三黎就係,鄭峰唔知道你要表白,亦都唔係想破壞你既計劃,而係有其他原因……」
 
「踫」的一聲巨響,連帶幾下細碎的雜音,幾乎是與呀輝的動作一致的,然而我們兩個都很清楚,那聲音並不是從我身上發出的。
 
我們二人互望一下,呀輝皺了皺眉。
 
恐怕,事情是要發生了。
 


從聲音的來源判斷,是來自樓梯的。這時候一個低年班的同學急步跑上來,準備進入禮堂。呀輝早一步在門口截住他,這時候我也跟了上去。
 
「宗仔,發生咩事?」
 
「大……大,大件事。」看見他雙腳發抖,臉色蒼白,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這時候我已經腦海一片空白,我在想:會不會是與我﹑鄭峰﹑小霖﹑表白的事有關,一切……都來得太巧了。
 
呀輝依舊保持冷靜,問:「你講,咩事。」
 
簡單而直接的命令,卻像有魔力般,使一個連話都說不出來的人馬上冷靜下來:「有人跌左落樓梯!」
 


聽見他的話,呀輝馬上看著我。我點點頭,然後叫宗仔通知呀賢,我和呀輝先下去看。
 
我們能夠如此冷靜,是因為,我們並沒有看見那個人。
 
當我看見一襲黑裙落在地上之時,心裡像被撕裂開。連呀輝也一時來不及反應,只能停在樓梯上看著,不敢上前。
 
沒想到首先上前的人是我,黑裙之下的臉頰通紅,露出難忍的樣子,按著腳踝不放,口中不知說些什麼,似乎已經失去意識。
 
「小儀!」我大喊著,但小儀並沒有回應。
 


我只在待在她的身旁叫喊著,不敢移動她,只由得小儀躺在地上。我什麼都做不到,心裡只有一份強烈的無力感。
 
我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也不知道這一刻我可以做什麼。應該說,那一刻,我徹底失去了冷靜。我甚至在想,小儀會否就這樣離開。
 
她,比想像中還要脆弱。
 
「銀仔!」我聽見賢仔的聲音,心裡才有踏實的感覺。然而我已經顧不上去回應,我的視線離不開小儀。
 
當我聽見背後陸續的聲音,這時候我突然想也沒想,脫下自己的外衣蓋在小儀身上。
 
「你行開!」來的人並不多,然而鄭峰卻是其中一個。
 
「點解會咁,小儀!」不管鄭峰怎麼叫喊,小儀還是沒有反應。他的聲線在抖震,可能已經哭了。
 
「最衰都係你!」鄭峰突然回頭瞪著我,此刻的他已不是那個只會讀書的人,他像是一匹狼,眼中滲出殺意。


 
那一刻,我真的覺得自己會被殺掉。而鄭峰,果然沒有忍住那一下衝動,將悲哀化成憤怒。當他的拳頭衝擊我的臉部時,我只感覺到一陣暈眩。
 
時間,像是停止了。
 
原來希望時候停止,是這麼簡單的事。
 
首先聽見的是賢仔與呀輝的聲音:「銀仔,你點呀?」但是他們誰也沒有怪責鄭峰。
 
沒錯,可能他才是對的。我並不是被愛的人,只不過是這場故事中的大魔王。
 
不知道我失去意識多久,我希望當我醒來之時,發覺只是一夢場。又或者這一切的相遇﹑相識,不過是我自己虛構出來的內容。我應該舒服地留在家中睡覺,然後準備明天去學校舉辦的迎新營,不知道會認識到什麼新朋友,不知道有沒有美女,不知道可否在畢業前找到女朋友。
 
然而當我醒來之時,只感覺到下巴一陣痛楚。
 


什麼都沒有改變。小儀仍然躺在地上,鄭峰依舊瞪著我。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也不知道小儀為什麼會倒下。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做錯了事。無論是什麼事,錯的,一定是我。
 
鄭峰再一次衝上前,緊緊捉著我的衣領,我就坐在地上任他擺佈。這個前一刻還在剛我交談的人,此時已經翻臉不認人。
 
他在我耳邊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什麼,反正我什麼都聽不進去,他不斷搖晃我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