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喇。」最終誰也沒有開口。沉默,是我們之間的感情。也許之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的體會對方的感受,感受諸多不同細節的思緒。
 
情感,從來都不能用理性來解釋。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喂你果邊搞成點?」自從聖誕舞會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小霖了。我也從沒想到,那會是我今年最後一次看見她。當晚我們只是短短交談過兩句,甚至連舞也沒有跳過。
 
就這樣,一切都結束了。
 


回去以後,我心裡覺得自己愧對小霖,不需主動找她,我居然無恥得希望體貼的小霖會主動詢問我當晚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離開。
 
或者她罵我也好,說我答應了她的事情辦不到,沒有遵守承諾,然後我真誠地道歉,求她原諒我。然而,原來可以被對方罵也是一種福氣。
 
我卻沒有這個機會。
 
小霖非但沒有主動找我,甚至我主動聯絡她﹑打電話,她也沒有半點回覆,像是突然消失於世上似的。
 
聖誕節,總是個悲劇之日。
 


由於我已經沒有半點辦法,也不知道小霖是在生會還是出了什麼意外,我真的很擔心她,所以只好向呀輝求救,打探一下她的消息。
 
「琪琪話佢都聯絡唔到小霖,唔知佢發生左咩事。」是不是這次事件對小霖造成太大的打擊。小霖的堅強形象,其實不過是我一直以來對她的印象,她內心是不是這樣的人,我並不知道。特別是當呀輝告訴我「通常外表愈係堅強,內心愈係脆弱」的道理時,我開始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小霖。
 
「不過……」呀輝突然疑惑地說。
 
「不過咩?」
 
「葉曉彤好似知啲野咁……」呀輝欲言又止,不知道是否應該說出口。
 


「你講!」雖然我並不知道內容,但我猜呀輝大概是在擔心我的感受,不過事已至此,我更關心的是小霖的情況。
 
「佢話小霖冇事,你唔好再搞佢。」
 
……
 
聽到第一句時,我心是一喜。然而當我聽到第二句時,卻從天堂直落地獄。我不知道葉曉彤這是生氣之下的狠話,還是她真的這樣想。原來我跟小霖在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不過是我單方面「搞」她,騷擾她?
 
這是葉曉彤的想法,還是小霖的想法?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像是被用完即棄的垃圾,一直以來努力地向著自己的目標進發,以為自己尋覓到生命的真正意義。到了這一刻我才醒覺,頓時失去方向,不知所措。
 
我早就落入被拋棄的命運,我並不自知。
 
「我諗小霖佢唔係咁諗既,係葉曉彤嬲你無啦啦走左去先咁講姐。」呀輝企圖安慰我,但是他比我更明白,這番話必定有她的意思,葉曉彤就算再賤嘴,也不會無緣無故破壞我和小霖之間的感情。


 
然而,這番話我卻不是第一次聽到。
 
「都係……」我不希望呀輝擔心,所以假裝自己情緒穩定。
 
「不過最重要既係,你知道小霖冇事咪得囉。」這種「沒事」,卻更像「有事」。
 
女人說自己沒事就是有事。
 
我並不知道這一刻小霖在哪裡,在做什麼,她的心情又是如何,到底有沒有在想我。我的心很不踏實,像是失去了一切,無心再思考任何問題。
 
我甚至想到,到底在小霖心中我是什麼人,我認為小霖很重視我的承諾,也希望跟我在一起。我們預料與安排了如何追求小霖,並一直確信只要一步一步進行,就能夠把小霖追到手。
 
不過這一切,是否只是猴子戲?
 


或者在小霖心中,從來沒有感動過?
 
「喂,銀仔?」呀輝看我久久沒有開口,有點擔心我。
 
「係,我係到。」雖然我已經想裝作沒事,但這一刻無論是誰也會聽出我語氣之平淡與失望。
 
「不如出黎食個飯,我有啲功課想問你。」我明白呀輝的好意。
 
「我都未開始溫書,你提醒左我,宜家溫先,拜拜!」
 
我不想把情況想得太糟,然而我的腦海卻不停想像最差的情況。我知道小霖絕對不是這樣的人,但我卻失去任何信心。這一刻我什麼都不想做,什麼都不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