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料過這件事居然是真的,而且我也從不知道自己的地位是這麼低,面對眼前這兩個女人會是這麼無力。彷彿她們兩個私下約定好的事情,不管有沒有牽涉到我,也絕對不需要知會我一聲,因為我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我在她們眼中,是不是像個低層奴隸般,只可以按命令行事。
 
「唔該哂你喎銀仔。」不知怎的,小儀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好,已經走出了上個星期的陰霾,失落的情緒也已經平復過來。
 
或者真的正如她口頭禪所言:「唔開心都改變唔到啲咩嫁啦,不如快啲做返啲開心既事仲好。
 
我不知道這是她真正的想法﹑或者經驗,還是她單純安慰自己,強逼自己不在人面前有任何負能量,自己獨立承受一切。
 
不過,坦白說,她這種正面形象真的會影響身邊的人,尤其是我。
 


今日是小儀出院的日子,我媽跟我一起接小儀出院,然後她便離開了,臨行前囑咐我送小儀回青年宿舍收拾點自己的東西,我就在外面等她。
 
「你真係諗住去我屋企住?」我到這一刻仍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我還以為這只會是電視劇的內容。更重要的是,我還只是個孩子,不懂得處理兩性之間的關係,連我自己也不曾相信自己是個好人,恐怕小儀這一個決定,將會後悔一生。
 
我竟然再為小儀擔心!而且我害怕的對象還是自己,這到底是什麼發展?
 
「係呀,有咩問題?」小儀一副無辜的眼神望著我,天真如斯,好像七全不懂我在說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單獨上男生的家會有什麼事情。
 
你又不是白痴,裝什麼!
 


「咁你記得拎定CONDOM,安全啲好。」想到我媽與小儀不停在裝模作樣,我心裡就有點不爽,來個順水推舟反擊一下。
 
「痴線。」小儀一陣臉紅,然後不理我便逕自進去了。
 
我會這樣說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小儀曾經向我提過,青年宿舍的社工會提供免費的安全套,這一點我雖然沒有太大的幻想,但總會覺得好奇,而且印象深刻。你懂的,男生的腦袋就是用來記著這些無聊的東西。
 
小儀進去以後,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還記得我第一次來到這地方的時候,也是因為小儀的腳扭傷了,我媽欺騙我說小儀跌倒,害我當下拋低小霖,衝過來找她。
 
同樣地這一次,也是為了小儀腳傷一事,也是我媽從中作祟。同樣地……我也再次棄小霖於不顧。
 


哈,這樣想一想,才發現其中的巧妙之處。換了個方式,轉了個情況,好像一切都不同,每一次都是第一次。仔細一想,原來歷史在重演。
 
並沒有什麼好出奇的事。我曾經問過自己,我有沒有後悔。沒有,我只有不甘心,不甘心為什麼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不甘心自己總是後知後覺,沒有及時處理好,也不甘心為什麼我總是要在兩者之中選擇。
 
但是如果重演一遍,我仍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
 
這才可笑。性格決定命運,這句話從來不錯。只要我還是我,即使重演一百遍,還會是今天的結果。
 
大概,我心裡已經明瞭。再多的遐想,也不過是我對小霖的不捨,是由於我的單方面的懷念與乞疚所造成。所以我才可憐得認為只要我找到小霖,跟她說聲對不起,我愛的人其實是你,她就會跟我在一起,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然而,我從不曾站在她的角度想一想,經歷這麼多的事情,每一次對她造成多少傷害,失去多少信任。一對情侶,相處最最重要的是安全感與信任,失去了此二者,已經談不上什麼天長地久。
 
小霖於我,已經是徹底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