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霖佢,應該都好掛住你。」我忽然收起笑意,望著小儀的臉。我問始疑惑起來,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心裡的感覺。曾經有一段長時間,我認為小霖是在收兵,或者已經厭倦我了,又或者是應該我並不如其他兵般,對她千依百順,凡事以她為先,所以她已經不想「投資」在我身上。
 
一隻兵,本就不奢望自己在小霖的心中有什麼位置。但是小儀這句話,就好像強心針般,告訴我其實小霖是愛著我的。不管是誰說這話,我都覺得那只是一種安慰,但出自小儀口中,卻有另一番感覺。
 
無論發生什麼事,小儀也絕不會騙我,即使那只是一句安慰的話,她也只會如實地說。
 
「做咩,唔通唔係咩?」
 
「小儀,」我突然想起別的東西,然後轉了個話題,說:「你鍾唔鍾意小霖呀?」
 


「鍾……鍾意呀。」面對突如奇來的問題,小儀一時間看不透我的想法。
 
「你覺得佢係個點樣既人?」
 
「雖然佢成日都好COOL,但係佢都好識關心人地感受。」對於看人的眼光,呀輝若是第一的話,小儀當數第二。
 
我心裡想著,我想不通:「咁點解小霖會突然間變成咁?」
 
「我都諗唔明,或者……我地真係唔係咁了解佢。」
 


了解,需要時間,更需要緣份。在適當的時機,我並沒有深入了解小霖,現在失去了,即使我渴望知道,也根本毫無辦法。
 
一旦小霖不讓我與她有任何聯絡,我煨本是無可奈何。
 
「唔係既,就算你一開波就問佢,佢都未必肯講。」小儀自圓其說,她看著我的表情變化,大概知道我在想什麼。
 
「都係!」既然多想無益,不如積極地做其他事,好讓想念的時間快過一點,只要開學,小霖一定會出現。在學校之中,無論她如何避開我,我也有辦法找到她。
 
雷聲又響起了,今晚似乎有得有點不平靜。雨點一滴滴拍打窗戶,剛才一直沒雨,現在有點小雨滴在搖舞。我趕剛關起窗子,屋內突然變得更寧靜了。
 


寧靜得似乎只餘下我們兩人的呼吸聲。像是古裝劇般,在這月黑風高,雷電交加之夜,我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不同的是我們的關係,以及我的心,比屋內更加平靜。我喜歡這種小雨,來得清涼,也不至於太急。今年的冬天來得晚些,雖說到了冬天,然而天氣卻像是秋末。
 
我在想,這可能是秋天的最後一場雨吧。說不定明天一早醒來,冬天的肅穆之氣便掠疾而致,使人防不勝防吧。
 
「今晚記得準備多張被。」無常的天氣最容易使人生病。我說罷,馬上從衣櫃下取出一襲棉被。
 
「今晚我訓呢到?」我把棉被放在我媽的床上,小儀好像有點不明白。
 
「你想訓我張床?」我又再次拿起棉被,等待小儀的回答,讓她自己選擇。
 
「唔……唔係,我訓邊到都OK呀。」
 
「訓邊到都OK,咁不如同我一齊訓。」我不禁笑了笑。但是小儀卻沒有平時那種「白痴」﹑「你傻Q左?」,或者是反我白眼,反而滿臉通紅,害怕給我看到,一直低著頭,別過臉去。


 
「喂,你係就早啲沖涼喇,今晚可能會變凍。」我說。
 
我喜歡這種天氣,這種開始變冷的感覺,外面還下著小雨,但只是一關上窗,就可以什麼都不管。彷彿我在看著世界變動,但自己仍然處於舒適區中,我與世界,毫不相幹。
 
看著窗外,我又想起些什麼。會不會,某些人正在做什麼,她的生活又是如何,有沒有在想念他?
 
屋內的人正播放著那首使人心痛的歌曲:
 
或許命運的籤
只讓我們遇見
只讓我們相戀這一季的秋天
飄落後才發現
這幸福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