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假過後,就是考試時間。在我腦海中想著的,已經不是考試成績的問題,或者這對於AL生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現實的殘酷,總會將這種不理性的人排除掉。
 
然而,現性帶來的,卻不比感性值得回味。理性,是為了世界而活;感性,卻是為了自己而活。有時候,為了生活,為人與世界同化,我會選擇理性。然而,又有誰不想做個感性的人,做個真的自己。
 
為了這一天,我甚至緊張得睡不著覺,我腦海中全是小霖:當我與小霖踫上面後,她會是什麼表情,會馬上跑過來跟我打招呼,然後解釋自己這陣子消失了的原因嗎。
 
不,肯定不會!小霖已經生氣了,所以必須由我來做主動,做些什麼事讓小霖感到開心,甚至原諒我。
 
那麼,我們見面後我應該說些什麼呢,要是馬上道歉嗎,還是應該先準備一下,鋪陳一下我的內容,好讓小霖可以慢慢接受。
 


第一句話真的真的太重要了,這可以說是決定了我往後的話,小霖能否聽進耳裡去。所以我費煞思量,希望跟小霖說上一句話來。
 
然而,直到考試開始前,我也不曾看見小霖的身影。我由失絕轉為絕望,再變成擔心。假如小霖連考試也沒有出現,那代表她真的出了什麼大事。是不是小霖出什麼意外,然而這個聖誕期間,我卻連一句關心也沒有,單方面以為小霖生氣了,就沒再找她。
 
我想如果小霖真的有什麼事的話,她必然對我很失望。
 
到考官開始派卷時,小霖還是沒有出現。我試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把心情轉移到考試上。然而不過我想什麼,反覆背誦內容,也掩不過我的小霖的思念。
 
她,到底在哪裡?
 


這情況,是我從來也沒有想過的。我只顧想著小霖出現以後,我該如何跟她溝通。但我卻絕對沒有想到,小霖不會出現。
 
就在我們翻卷的時候,禮堂外傳來腳步聲,悠悠地,不慌不忙地走進來,彷彿並不知道考試即將開始,也不著緊那丁點兒的時間。
 
她依舊是那麼冷靜,表情平靜若水,不帶絲毫感情。恍如她踏進禮堂的一刻,整個場內的溫度驟跌,這種無形的氣場,更使人心寒。
 
我從來不知道她是這麼冷酷無情的人。不,我曾經聽很多人說過,但我只是會心一笑,不以為然。因為在她與我的相處中,不過是一個極度體貼別人,聰明伶俐的女生。
 
小霖。
 


我從不曾看見過她這樣子的表情,也沒有感受覺她逼人的氣場。與其說這是一種「殺氣」,倒不如說那只是種「霸氣」,是已經不屑一殺的霸氣。我分不清楚是小霖散發出來的氣場,還只是我心裡的恐懼,而產生這種壓逼感。
 
小霖坐下來的一刻,還有數分鐘時間準們,彷彿一切都在她的計算之內,她緩緩地專注在自己面前的考試上。而我,則專注在她的專注上。
 
多麼美的背影,現在看起來,居然是那麼遠,遠得我根本無法觸摸。那個背影,根本不屬於我的世界,不過是海市蜃樓,一瞬即逝。然而可悲的我,還一直以後那是我的幸福。
 
這是小霖的選擇。她選擇在這個時間出現,就是為了不讓我跟她有對話的機會。我心裡是這樣想的,雖然我很想相信,小霖不過是有什麼急事,所以才晚到達試場,我們還有機會在考完試後,才慢慢交談一番。
 
然而我卻騙不了自己,小霖是個很有計劃的人,她不可能讓自己驚慌失措。而且從她進場後的態度與情緒,加上她對於時間的掌握,根本不像是一個正在趕時間進試場的人,而是一個早就計算好一切,將所有事情了然於胸的智者。
 
我無法欺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