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結束考試後,我本想馬上急步衝去找小霖。我相信不管她如何迴避,腳程總不會比我更快。但當我抬起頭來之際,原來小霖坐著的位置,已經空空如也。
 
小霖早走。
 
只是為了避開我,她情願放棄考試成績。我心裡一陣酸意湧上心頭,我從來沒有被一個人這樣討厭過。我心裡很明白,這不是原不原諒的問題,而是我們往後,再也不能在一起,甚至,連朋友都當不了。或者,連一句話也不會再說。
 
我的生命死了。難以接受這個改變。
 
看著那空的位置,想得入神。恍恍惚惚間,我在想那個位置是不是從來都沒有人,這個世界從來都沒有「程穎霖」這個人,一切不過是我幻想出來的。
 


所有的人與事,所有回憶都是虛假的。只有那種感覺那種愛,是真實的存在,存在於我心裡。然而,這份愛卻不能與別人分享,因為連唯一明白的人,原來也是不存在的。
 
你叫我,該如何面對這種荒謬的事情?
 
你叫我,到哪裡尋覓這不存在的愛人?
 
過了好幾天後,我跟小霖才有共同的科目,那就是物理科。可以說,我們是因為物理科才有今天的關係,或者,藉著這一科,我們的關係又能再次修補回來。
 
這一次我很有決心,也知道小霖必然會迴避我,所以我在腦子裡不斷想,假如我是小霖的話,到底會怎樣做來避開自己。
 


愈是這樣想,心裡便愈難過。但我不得不去想,因為我不想放棄小霖。
 
到了考物理科的時候,小霖果然又是快開考的時候才出現在試場內,逼得我無法接近她。我曾經有想過,不顧一切地衝到小霖面前,跟她說自己的心底話。然而,我卻很明白,小霖這樣的身份與態度,就是明擺著不希望我這樣做,這樣只會使她更討厭,從心底裡討厭我這個人。
 
所以我決定這一次,比小霖更早離開試場。我的精神已不是放在試卷上了,匆匆完成之後,我馬上交卷然後待在禮堂外面等她。
 
這次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必須要抓緊機會,抓緊我的幸福。
 
在我走出座位的時候,小儀向我這邊看過來,跟我有眼神接觸。我看見她眉頭一皺,似乎不希望我這樣做。
 


沒辦法,學生的青春,必須建築在現實的考量之下。我這種做法在其他人眼中不過是一個異類,一個不知所謂,不顧前途的白痴。
 
小儀搖搖頭,神情有點失落。
 
我足足早了一個半小時!
 
這實在是沒有必要,我自己也很清楚。然而,當我的心每分每秒都在想著小霖什麼時候會交卷,她又因為我而犧牲自己成績,提早離場的時候,我根本無法集中精神回答。
 
我收拾書包離開試場,由始至終,她從沒抬頭看過我一眼。即管如此,我還是感覺到她的嘆息。
 
這是一個使人失望的舉動,甚至連我自己也感到失望,但此時此刻,成績什麼的對我已經不重要。
 
我在禮堂外等了一個小時,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完全沒有人出入過,連去洗手間的人也沒有,一個都沒有。這是自然的事,這次考試是我們AL公開試的前哨戰,是讓我們習慣正式考試時的緊張氣氛與時間掌握,所以同學們都以正式考試的心態迎戰。
 
只有知道自己的缺點,才有努力備戰的動力。


 
這是我們學校信奉的法則。
 
然而,事實是,當你知道自己的不足時,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良久,門終於打開了。我一心以為是小霖,然而出現在我面前的,卻是一個我完全不想看到,也絕不會想到的臉孔。
 
趙敏瑤。
 
我還好奇她為什麼會在這裡,這時候我才想起,今天的考試除了物理科外,還有其他文科的科目夾雜在內,所以她的出現也不是什麼出奇的事。
 
不過是我很久沒有見過這個人,加上我們之間有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我才這麼驚訝。
 
看見我的表情,趙敏瑤不屑地反白眼,然後冷笑一下便離開了。在與我擦肩而過之際,她忽然又停下來,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事,說:「我同你唔同。」
 


她好像很介意似的,還特意解釋一番:「我係做完CHECK完覺得冇錯先早走,因為我想返屋企溫第二科。」
 
她停了停,然後再次冷笑道:「呢D叫做考試策略,同果D考緊試都仲哂時間做無謂野既人完全唔同。」
 
趙敏瑤說這麼多話,目的就是為了告訴我自己有多厲害。雖然同為早走,但她的層次與我卻絕不一樣。
 
我沒有理會她,對於這種人我連一句話也不想說,更何況我現在根本沒心情跟她吵架。
 
但是,有時候並不是說你不想,人家便會放過你。
 
是的,事實永遠跟想像有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