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冇野喇......」我笑著說。
 
小霖甚至連一眼也沒有看我,便馬上離開了。在那一刻,我餘光看見她的背景,當它變得模糊起來時,好像感情反而更清晰。那種不捨的感覺又隨即侵襲我心。我忍不住心中的情緒,大叫:「小霖!」
 
時間好像一瞬間慢下來,我的腦也一片空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那一刻我的聲音著實太大,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用盡力氣呼喊出來。可能,這是我內心深處的吶喊,希望可以叫醒真正的小霖。
 
所以人聽到聲音後,同時向我這邊望過我。但小霖卻比他們更早地轉個身來,就像她並不是因為聽見我的叫喊而轉身,而是她在我反應過來的同一刻,也同時希望轉身般。
 
然而,當小霖轉過來看著我的時候,她又假裝沒事:「咩事?」
 


四周的人已經紗紗放慢腳步,想想發生什麼事。而附近大多數人都是我中六的,必定也認得我和小霖,特別是小霖,她的身份本就帶有不便,所以我明白小霖不想在校內解決這種事情。
 
我默不作聲,是因為我那一刻只想叫停她,多看她一眼。但我卻沒有想過,要跟她說什麼,或者要對小霖做什麼事。
 
「我地,都係唔好再見。」我笑了笑,然後臉龐開始發熱。那是眼淚的溫度,連累了臉頰受苦。
 
沒有什麼好傷心的,事情最終不也如我所願嗎?小霖終於把心裡的感覺告訴了我,也終結了我們之間的關係。
 
這不是最後的結局嗎,這不是最好的結局嗎。
 


沒有什麼好傷心的,這結局很好......很好啊。那麼以後我就不用想像有關小霖的事,也不用再猜測小霖是否只是生氣,或者她出了什麼意外,需要人陪。什麼都不需要了,我只要好好活著,別再多管閒事便可。
 
這是最完美的結局。這是最完美的結局。這是最完美的結局。
 
是的,我好應該放棄了。只是我不斷自欺欺人,平白想出一堆無謂的原因。其實事實早就擺在眼前,不管是呀輝還是葉曉彤,早就暗示我放棄。是我自作聰明,以為自己很了解小霖。
 
哈哈。
 
呀輝拍一拍我的肩膀,或者是剛好太大聲了吧,所以連他們也聽見,也看見剛才所發生的情況。
 


「考完一科,不如一齊去食個飯休息下?」呀勝與傑仔也在。他們絕口不提剛才的事,特別是呀輝,他平時也會安慰兩句,說情況未必像我想像那麼壞,說自己還有其他辦法。
 
沒錯,只要呀輝說了這句,事情就必然有轉機。
 
但呀輝已經沒有再說什麼,他轉了個話題,希望我忘記這件事:「喂我最近買左隻新GAME,試左幾好玩,不如黎我到玩?」
 
「好呀!銀仔不如一齊去啦!」傑仔配合呀輝。
 
「好呀。」我笑了笑,說:「到時我一定贏哂你地呀。」
 
不管我再怎樣笑,不管我說再多的話,我們之間總好像有個奇怪的氛圍,揮之不去。
 
到底是那裡出錯了。
 
「叮噹──」在我們玩遊戲的時候,呀輝家中的門鈴突然響起,我還在想著這個時候到底有誰會來,是不是呀輝的家人。


 
但我眼前卻出現了一位難以致信,很久不見的「哥哥」──賢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