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我還是不太明白,而且我覺得這一著太過危險。說實在的,我不太想做樣做。
 
「嗯……」呀輝臉色一沉,認真地說:「其實唔係真係叫你去支持佢。」
 
那到底是支持還是不支持?
 
呀輝似乎想到什麼,但卻不願意說出來,或者他是害怕傷到我的心。但現在這種情況,我想已經沒有再比這更惡劣的事了,所以不管是什麼我也能夠承受得起。
 
「你去,唔係為左支持佢,係為左睇下有冇人支持佢。」
 


我的心一下子揪住了。呀輝並沒有說得很明白,但我卻似乎懂了,知道他的意思。
 
我從沒有這樣想過……
 
「其實我聖誕節果排就已經響到諗,我地對小霖根本就唔了解,知既事亦都唔多。到底小霖有冇男朋友,我地並唔知道。」聽見呀輝的話,我腦海已經一片空白,什麼都聽不進去,什麼都想不起來。
 
到底我當時是什麼表情﹑什麼感覺,我完全想不起來,像是失了憶般。
 
「銀仔!」呀輝搖了搖我的身體,好讓我冷靜地回過神來。
 


「係……」
 
「你放心啦,我已經幫你深入咁調查過,暫時都知道小霖佢冇拍拖。」我的心又是一陣衝擊,這種變化實在太大了,大得我無法承受,我甚至有點頭痛,兩邊的青筋躍動著,似乎要跳出來了。
 
但,這應該是個好消息才對。
 
「我只係知道,小霖佢冇同同校既男仔拍拖,但係其他既我就冇辦法CHECK到。所以,我想你到時自己再確認一下。如果佢有男朋友既,果日一定會黎支持佢!」沒錯,假如我是小霖的男朋友,不,即使不是,我當日也必然會前來支持她。
 
聽呀輝的語氣,他比較傾向認為小霖是單身的,所以他才盡量以一個輕鬆的語氣跟我討論這件事。不過他說小霖的行為有點奇怪,即使是想收兵,又不至於這樣決絕,所以他才想到這一點。
 


然後,呀輝輕聲地在我耳邊說:「仲有一樣野你可以做既……」
 
「燭光晚餐!?」傑仔在旁大叫道。
 
「想死咩你?」呀勝用力地掩著傑仔的口,不讓他發出聲來,差點使傑仔窒息而亡。
 
他們兩個在一邊看見我們似乎在討論什麼事情,靜悄悄地走過來偷聽。
 
「你覺得以你同小霖既關係,就算佢唔鍾意你,會唔會肯同你食餐飯?」
 
「ER……」這個我並不肯定,我已經失去所有自信心,我也不知道小霖願不願意。
 
「只要你話係最後一餐,佢應該會應承既……小霖好口硬心軟,唔會真係咁無情。」說這番話的人居然是呀勝!我們三個同時望著他,露出驚訝的表情。
 
沒想到呀勝才剛拍拖半個月,就變得這麼顧及別人的感受。


 
「係,冇錯,呢樣野對你黎講應該唔難。」或者真的正如他們所說,我跟小霖之間的關係,即使再怎麼消磨,要吃最後一頓飯總應該是不以的吧。
 
「呢一餐飯好重要,你要記住,扭轉乾印既關鍵,就係呢餐飯到!」
 
「點解?」雖然不用呀輝說明,我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到了這時候,我覺得還是問清楚一點比較好。
 
「一個人既性格會影響佢既行為。以小霖既性格,如果你約佢食最後一餐飯,佢九成九都會應承,除非佢之前既性格係扮出黎嫁姐。」呀輝繼續說:「而小霖同你食呢餐飯既時候,佢係抱著一種好黎好去,最後結束收尾既心態同你食,即係話佢絕對唔會帶有半點感情,所以無論你講咩,點樣求佢都好,佢都唔會動心,因為佢一早就知道你會咁做。」
 
呀輝好像看穿了我想做什麼。幸好我真的問了,要不然我就犯了他口中所說的那些「禁忌」。
 
「咁應該點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