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介意自己的出身背景,特別是背景愈差的人,就愈容易受到這方面的影響,從而產生自卑。我在想,雖然呀勝平日裝作不介意,但他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與其他小孩的不同。他平日會裝作大哥哥,或者只是在強調自己的惡劣背景帶來的「好處」,就是比其他男孩成熟。然而,他這樣做的目的,不過是想掩蓋其「壞處」。最介意的人,是身受其害的當事人。
 
呀勝第一次戀愛,他並不知道如何處理情侶之間的關係,也很擔心MANDY一旦知道後會嫌棄他。即使我們告訴他MANDY並不是這種人,他也不願意冒這個險。
 
呀勝早就知道自己的「異常處」,在朋友關係中,他已經習慣如何應對。但對於伴侶,他卻反而覺得陌生。所以呀勝並沒有正面處理這個問題,相反是透過加重自己的負擔,從而「滿足」MANDY。
 
然而這種相處,卻是不健康的。不過這已經牽涉到呀勝的家庭背景,以及他與MANDY兩人之間的相處,只能由他自己決定,旁人根本無法加入。
 
「你咁辛苦,仲要練咁多波。」理論上呀勝工作的時間增加了,練習的時間自然會減少。但傳聞他非但沒有減少練習時間,而且比平日還要多。
 


「冇辦法啦,今年係賢仔最後一年,死都要死返個冠軍返黎!」呀勝笑了笑,繼續說:「而且你都知啦,今年既比賽,都係決定左我既大學命運。」
 
如果能獲得冠軍,呀勝的「保薦計劃」很大機會能夠成功,他會因為運動成績出色而被大學破格收錄。而且四強比賽也有可能有球探留意,這對呀勝而言意義非凡。他希望在比賽能有超水準的表現。不,即使是維持平日的水準,他也絕對能夠獲得賞識。
 
但這正是我擔心的問題。一天的時間是絕不改變的,當他工作與練習的時間都同時增加時,那結果非常明顯。呀勝的休息與溫習時間,將大幅減少。
 
也就是說,他已經徹底放棄在AL的成績,只求個合格,然後孤注一擲在這場籃球比賽上。
 
這場比賽,將完全影響他未來的人生。
 


我不知道該如何向呀勝解釋,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彷彿當我看到他自己有一個清晰的目標,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些什麼的時候,我不應該再加插我的主觀意見。
 
每個人都有他的生活,他的選擇,因為這是他的人生。我不應該因為自己不同意他的做法,於是便勸服他跟我這一套,甚至在背後說他壞話,這才是真正的和而不同。然而,這世界上還有太多喜歡干涉別人生活的人,喜歡為別人的生活定下是與非。
 
我把這種人,稱為「自大的人」,也是「自私的人」。
 
我輕輕嘆了一口氣,我的任務失敗了。我一直以為,只要我抱對為呀勝著想這個念頭,就可以說服他。但原來,這只是我單方面的好意罷了,作為一個朋友,我應該尊重他的決定。由他自己走出來的路,不管好壞,那就是他的人生。
 
好壞?世事的好壞由誰而定。我的「好」,對他而言極可能是壞。
 


噫!世上又有多少個「智者」,多少個「正義」的人,能明白這個道理?
 
在我離開的同時,我又瞥見小霖的背影。那時候,我不禁想:我接下來對小霖做的「壞事」,可能在她心中是件「好事」。我苦笑一下,這不過是我為自己找藉口,希望減少自己心中的不安。
 
接下來,MISS葉又同樣地宣佈卷二的第一名,這次我看到趙敏瑤意氣風發,似乎志在必得。身邊的人都已經不斷在吹捧她,認為以趙敏瑤的成績,必定能取得第一名。
 
這時候我笑了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一件能夠使我改變心情,感到很「爽」的事。
 
不過這卻是錯誤的,而且非常幼稚。然而男生,總在某些時候,會做出連自己也不解的蠢事。這點倒跟女生不同,所以男生的無意,在女生眼中總是有意思的,有動機的。這是一份無辜,也是一種無奈。
 
「閱讀卷第一名……」在MISS葉宣佈的同時,趙敏瑤集中精神,期待聽到自己的名字。這時候,我做了一個任何人都想不到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