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下?」
 
「下!?」我這刻才聽清楚她的話,到底這是什麼對話。如果不想我對她有先入為主的感覺,那麼這一段劇情,不正正是女生主動約會男生的情節嗎?
 
「你唔想?」趙敏瑤問。試問這麼可愛的女生,怎麼可能有人會拒絕。趙敏瑤是我們中六級「四大女神」之一,老實說,要是不考慮她那陰暗的性格,這一點我倒是承認的。她是男生極想保護的對像,同時也是一個有主見的女強人,一個女王,這種複雜的混台體,更使她具有魅力。
 
如果她可以適當地轉換兩種形象,定能給男生滿足感﹑新鮮感,這是眾人所渴望的對象之一。然而,要適時表現,必先要有相當的觀察力與智慧,不過我想趙敏瑤並不乏此二者。
 


真的要我比喻的話,她就是邪惡版的琪琪。
 
然而在這個時候,小霖從課室裡走出來。雖然她並沒有刻意留意我,但這一刻眼神還是在我們身上停下來,看到了我和趙敏瑤。
 
我害怕小霖有什麼誤會,所以很想結束我們之間的對話。趙敏瑤也看到小霖的反應,我急中生智,馬上借這個大好機會,對她說:「唔好意思,其實我係約左小霖。」
 
我沒等趙敏瑤說什麼,馬上轉身離開了。這時候小霖就在我面前,慢慢地消失於樓梯之中。我急步跟上去,假裝要趕上小霖的腳步。
 
在趙敏瑤看不見的轉角位,停下腳步。依在欄邊,等待那熟悉的腳步聲愈走愈遠,離我而去。
 


然後,我孤寂的心情,更添一份落寞。
 
「哇,你響到做咩?」突然間,在我面前出現身另一個身影。驚訝的人不只是她,我也同樣沒料到。
 
「點解你響到既?」我剛回過神來,重複一次她的問題。小儀沒好氣地反了一下白眼,表示不滿。
 
「我岩岩落左去搵人呀嘛。」她拍拍手,示意我扶著她上樓梯。小儀的傷已經差不多痊癒,不過上落樓梯這種動作,還是需要多加注意,所以她會扶著樓梯欄杆走,在轉角位上剛好踫上了我。
 
因此,我理所當然地要做她的人肉支柱。
 


「係啵,我岩岩上黎既時候見到小霖啵,你有冇撞到佢?」我怎會沒有,我就是跟著小霖來的,然後為了避開,才一直呆在那裡。
 
小儀看我沒有反應,透過我的表情,心裡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善良的她馬上轉了個話題:「係喎,你放左學有咩做?」
 
這段時間算是學生最快活的時光,剛過了考試,未有新的功課要做,又有早放,所以一整個下午都是自由自在的。
 
「我返屋企食個飯,休息下就落球場練下啵。」練習對我而言,也是一種「娛樂」;對現在的我來話,更是一種忘記現實的良藥。
 
「係喎,我聽講你地籃球隊黎緊果個星期就打四強賽事喇啵?」
 
「係呀,所以大家都渣緊時間練習多D,之後就要休息兩日。」
 
「咁你地準備成點?」
 
「問題應該唔係太大,不過默契方面可能要練好D。雖然大家都有自己不斷練習,但係好少有出黎夾波。」這也是我現在最擔心的問題。


 
「掂啦,你地打個人都冇問題啦。」
 
「之前果D就係,四強就難D。」這是事實,四強的學校實力其實相差並不大,講求的是彼此的合作與默契,所以才說籃球是「團隊」的運動,並非單單依靠個人技術。
 
「咁你就要多D搵佢地傾下計,練下波喇。」練習我倒是明白,但「傾計」我卻不明所以,小儀為什麼要這樣說,難道是她知道了什麼?
 
一個球員的心態,會直接影響到她的思維模式,即是在球場上的「球路」與「習慣」,所以了解球員的心態﹑性格﹑脾氣,是增進默契度非常重要的一環。如果球員有心事,而其他人並不知道的話,合作性就很容易出現什麼問題。
 
小儀這番話,使我有點介懷。我應該,好好了解一下其他隊友的情況。
 
「咁你自己呢?」小儀突然又轉話題一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