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既事絕對唔可以失敗。」小儀用堅決的口吻說。
 
「下?」我一時來不及反應,說:「係。」
 
「你一定要自己試下親自RUN一次成個流程。」小儀意有所指,然後我卻不太明白她的意思,直至她自己親口說出來。
 
「我幫你角色扮演一次,我扮小霖,我地親自落場試下得唔得,或者有冇野要改。」
 
「下?」
 


「做咩?」
 
「冇......」只不過,我沒想到小儀會提出這種「要求」,我也不知道這其中是否有特別含義。只不過在那一刻,我心裡面極不舒服,像是告訴我不應該這樣做。
 
我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
 
「但係,咁樣好似唔係幾好啵?」
 
「你唔想搞到個晚餐最完美咩?」小儀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用了另一個我絕對不能否定的理由。
 


「想......但係......」
 
「想咪得囉,我地都只係想幫你,其他野你唔好諗咁多,只要到時好好地追返小霖返黎就得喇。」
 
「不過......」我始終覺得這樣做不太好。
 
「拿!」小儀突然板起臉,認真地說:「你爭我一個願望,我宜家就要用,你到時綵排果陣我做小霖,試一次成個流程。」
 
我絕對沒料到,小儀的「願望」,居然是為了「幫我」。我一直認為,詰個願望就是為了自己,或者得到某些好處。
 


然而,當小儀獲得一個願意的時候,她想的卻不是自己,而是別人。
 
我微笑。
 
這就是小儀,我所認識的小儀。
 
就連我自己也不曾想到,說服我的,居然只是這麼簡單﹑單純的一個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