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對卷的結束,下學期的生活正式展開。這一切都似乎來得太快了些,除了是學業上的壓力,還有太多種種「不應該」在這段時間出現的事情,彷彿有意地聚集在一起。
 
有時候我會回首一看,想一想假如我的人生中不是出現了這麼多的事情,可能現在我已經有了不一樣的生活,進了更好的大學,能夠找到自己的目標,那會是一個更好的人生。
 
是嗎?
 
那也可以,是一個不知所謂,為別人﹑為社會而生的人生,根本毫無自主權,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物。
 
這個社會有兩種人:一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二是以「別人」為中心的人。
 


前者在別人眼中是異類,是社會的不協調者,但往往他們就是為了自己而活,創出自己的人生;後者是社會的和諧者,凡事以別人的感受為先,然而,當他們醒覺過來之時,卻發現自己的人生,沒有多少時間是為自己而活的。
 
不管是何者,也有同一個問題。他們的是非對錯,不過也是社會上的一種枷鎖,是既定的一套標準。但是無論他們是何種人,也沒有發覺自己身在其中,即使知道了,也絕不能避開。
 
顯然,在這段時間,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並不是學業,而是愛情。
 
一份飄渺茫然的回憶。
 
也是未來。在那個時候,誰也不知道我們會有什麼發展,會有什麼結果。誰也沒想到,結局比我們想像中還是複雜,還是可愛。
 


人生就是無法預知,才有它的可愛之處。
 
結束了學業上的問題後,接下來的就是學界比賽。從上學期一直準備,為的還是我們最後一年的比賽,最後一次獲冠的機會。
 
這是所有人的夢想,所有人都不願意放棄的機會。
 
尤其是呀賢和呀勝。對於呀賢來說,這是他中學生涯最後一次比賽,即使他在大學能夠找到另一班隊加,我們之間的默契與友誼,也從來都是沒有其他人可以替代的。對於呀勝,就是他唯一完全大學心願的機會。
 
他知道自己的景況,也知道這是他唯一的道路。這是勝媽的願望,每一個作為家長的,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一朝成龍。呀勝是個孝順的人,所以他很渴望自己能夠入到大學。
 


他的孝順,已經可以稱得上是「愚孝」了,那是一種不顧一切,也不顧自己健康的孝行,他不斷在挑戰自己身體的極限,把自己的潛能發揮到最盡,這不是常人可以忍耐的。
 
然而他忍耐下來了,這可能是一件好事,更大機會是件危險的事。
 
特別是,他遇上了MANDY。這一切,或者哄MANDY無關,也絕不能說是她的錯。
 
但無可否認的是,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即使MANDY毫不知情。
 
現在我們最擔心的,是呀勝的健康情況。依照他這種的練習方式,絕對缺乏休息,對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他比我們更了解,休息對於運動員是非常重要的。然而當我們提起的時候,他總是笑笑道自己了解自己的身體,絕對不會做出危險的事。
 
我絕不相信他的話,但是呀勝卻這樣說了:「放心啦,我仲要留返D精神黎照顧MANDY。」
 
可能,真的是我們太低估呀勝了,其實他早就胸有成竹,能夠應付得來。呀勝一向比我們成熟,甚至比一個成年人更有自己的想法,可能我們真的不用那麼擔心他。
 
「我地要練下其他野。」對於呀勝而言,他在區內已經找不到其他對手了。個人的基本動作已經近乎完美。但是在他心中,仍然存有一個憂慮。


 
「咩野?」其實我心裡大概已經知道呀勝想說什麼,因為我也有同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