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呀輝一直籌謀,就是為了等到這一刻。所以他一直跟我說,這件事絕對急不來,需要等到「時機」來臨。因為無論缺少哪一項,都將達不到預期的效果。
 
不知道呀輝是什麼時候開始這個計劃,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把這件事告訴趙敏瑤。可能在選舉期那段時間,他已經開始行動了,目的就是為了讓趙敏瑤留意我這個人。
 
然後,他們之間不知道過了多少招,有多少互動,才有今日這個結果。我難以想像這一切,我也懶得去想,這不是我能夠踏入的領域。如果這件事不是發生在我身上,或者我一輩子也不會想得通,也絕不能想得到。
 
既然發生了,我就安然接受。
 
所以,我點點頭。
 


趙敏瑤笑了笑,表示滿意。這個點頭對她而言,可能是一種屈服的表現。但我更沒想到的是,她居然比我更心急:「咁宜家跟我黎啦!」
 
「下?」
 
「咩?」我怎麼也想不到,趙敏瑤這一次並不是打算等我,然後單妝5地說兩句。她早就安排好一切,直接邀請我練結他。
 
然而,我並沒有這種心理準備。更重要的是,我早就約了小儀。
 
「今日唔得!」我斬釘截鐵地說。
 


「哦,好。」沒想到趙敏瑤的反應卻是「順攤」,也沒有半點不高興。我真沒想到這個人的性格,居然有這麼好的一面,可能我對她已經有先入為主的印象,以致無論她做什麼事,都似乎有其背後目的似的。
 
或者應該敞開心扉信任別人的人,是我。
 
然後趙敏瑤果然不發一言地走了。在她離開校門的同一刻,似乎踫到了誰,也沒有打招呼,冷冷地望了一眼便離開了。
 
來的人也不是好惹的,但這一刻她身上多了一份女人味。她的「戰鬥格」卸去以後,也不過是一個正在熱戀的女學生。
 
雖然她是匆忙地跑過來,然而氣息卻一點不亂,顯然是有練過來的。
 


「呀銀,你好。」她不慌不忙地說,一點看不出剛才還在趕時間。
 
「HI,MANDY。」走到籃球場後,MANDY並沒有直接跟我對上眼,而是不停地在搜索什麼。
 
「呀勝佢岩岩走左喇喎。」雖然她沒有開口,但是目的已是很明顯。
 
MANDY聽到我的話後,眼神顯然有得失落。這反倒引起我好奇心,MANDY對於呀勝的行蹤不應該是最清楚的嗎,怎麼她看起來是完全不知道,反而給人一種是來籃球場踫踫運動的感覺。
 
「呀勝佢話要去返工。」我試圖刺探一下MANDY的口風,說:「佢冇同你講?」
 
「我,我知佢返工呀,佢有講。」這是在死撐!
 
奇怪,據我所知,呀勝這陣子努力賺錢是為了MANDY,但是依現在的情況,她跟MANDY之間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但呀勝一直都沒有說,我們也不知道他心裡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你地,係咪有咩事?」


 
「冇......冇呀。」MANDY不太願意說,但是她卻沒有離開,這代表我有機會再進一步問她。
 
「呀勝返咁多工,好似係為左你。」以我對MANDY的印象,她的出身比較好,家庭背影也屬於中上階層,甚至可能是上層。但是她的性格卻異常地好,絕對不是那種只向錢看的港女,也很支持呀勝在運動方面的發展。
 
按理......他們該是一對幸福的戀人。
 
「其實,係呀勝話暫時唔好見住......」聽到MANDY的話,我一時愣住,來不及反應。一方面,呀勝絕對不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另一方面是,他們才剛一起不到一個月,應該還屬於熱戀期,該是不顧一切地愛,怎麼反而要冷靜期呢?
 
「但係......呀勝咁努力都係為左你......」我一時想不透,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然而只有這一點,我是確信的。
 
「我明......佢就係想我過得好D,所以返咁多工,搞到大家更加冇時間見。」這是典型的本末倒置,為了自己的愛人能過更好的日子,於是犧牲相處的時間去換取金錢。
 
然而,他的愛人只是需要他在身邊......
 


並不是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