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冇好好同呀勝傾下?」
 
「有呀,但係佢話呢排好忙,遲下就會好D。」我一直納悶,呀勝的時間不是用來兼職,就是練習,哪有陪MANDY?我還以為這是他們二人的相處方法,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間。
 
原來,只是呀勝單方面拒絕了。雖然我很明白這段日子以來,呀勝承受了很大壓力。也更是因為比賽將近,他不希望分神。除了是個人因素,他更害怕的是「連累」隊友。在過去的比賽中我們隱隱感受到呀勝的想法,他練習的原動力,並不完全是對於籃球的興趣,反而是他不希望在比賽中,因為自己的無力而連累隊友輸球。
 
說到對別人的溫柔,呀勝也是不遑多讓。
 
這種溫柔,是他變強的原因。然而這種原因,卻隨時變作他的致命傷。
 


「可能係要打學界,完左賽事之後佢就冇事。」對於他們兩人的感情,我有一份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像自己也是屬於其中的一份子,這大概是因為我心裡覺得,他們二人能在一起,或多或少是與我有關的。
 
所以,我很希望看到他們能夠開花結果。像是,代替我和小霖,完成這浪漫的章節。
 
但是這一刻,我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客套地安慰一下MANDY。她也知道呀勝有意避開自己,只不過不死心地踫個運氣。
 
MANDY很快便離開了,我走到圖書館。
 
並不是看書,而是找一個人。
 


小儀。
 
我曾幻想過這一幕會如同電影般浪漫,女主角在找書﹑看書,散發出一種文學的氣質,幽雅而高貴。這個時候,男主角找到她身邊,然後發生充滿文學氣息的情節。
 
然而當我到達圖書倘的時候,一眼便看到小儀了。她躺在圖書館正中間的沙發上,姿勢極不優雅,與這裡的氣氛格格不入,就像那種剛買完菜,到公共圖書館「嘆冷氣」師奶般。
 
我不由得在心裡鄙視她。她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個女生似的,隨隨便便地躺著,也不介意自己會否走光。
 
「喂!」我前去拍她的頭。小儀被突如奇來的力道嚇著,禁不住大叫一聲,在如斯寧靜的地方,顯得格外響亮。
 


她一回頭看見是我,匆忙地拉著我的手跑出去。離開圖書館很遠很遠的地方,我們差不多到達籃球場,小儀才冷靜下來,停下腳步。
 
「屌,嚇死老娘喇。」
 
哈,聽到小儀的話,我放聲笑了出來。
 
「笑乜鳩?」
 
「原來你都會怕醜?」
 
「我呢D唔係叫怕醜,係怕柒。」小儀跑過來連也不喘一口,腳步看起來也似乎比前幾天靈活得多了。
 
「你隻腳,好似好返咁喇喎?」
 
「OK啦,呢幾日行路好似正常左咁,但係真係要用力跑就會痛囉。」甫痊癒,小儀已經試著練習跑步。也不知道該說她是勤力﹑熱愛跑步,還是完全不管自己的身體狀況,我也只得表示無奈。


 
「係咪走得喇,返屋企?」小儀問。
 
「唔係,我想去一個地方先。」
 
「去邊?」
 
「醫院!」
 
小儀沉默不語,心情像是突然沉重下來。她想了想,大概猜到我想找誰,所以並沒有多問。但是小儀心裡還有個疑問:「點解你突然會想去?」
 
「因為賢仔。」
 
「佢出左事?」
 


「都唔算係,不過我有D擔心,佢呢排成日心事重重咁。」
 
「哦......你想我陪你去?」
 
「你有冇野做呀,冇野做就一齊去啦」
 
「有呀!」我原以為小儀不會拒絕,只是循例地問她,沒想到她居然會拒絕。
 
但是小儀很快又補上一句:「不過都唔係咩特別野,可以陪你去既。」
 
我皺了皺眉,凝望著小儀。她雖然依舊地笑著,然而最近好像有點不一樣。要說她哪裡有什麼不同,我也不能準確地說出來,只可以說只是一種感覺罷了。就像......她變得更像一個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