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翠翠依舊微笑著,說:「醫生話我情況有好轉,可以出黎。」

雖然我並不清楚醫院的做法,也不知道醫生的判決是以什麼作為標準的。然而,從翠翠的語氣中,我隱約感覺到這是謊言。我猜想,醫院不可能這麼快就讓翠翠出院,就算允許也不可能讓她一個人四處走。

畢竟,她患有的,是「精神上」的問題。

呀勝皺了皺眉頭,好像也對她的話產生質疑。

「原來係咁呀,咁就好喇。」但他仍是配合翠翠的話。



然而,呀勝想的卻沒有我那麼多﹑那麼複雜。他仍是不懂,為何翠翠會出現在校內:「咁你返黎學校做咩?」

翠翠的笑容,顯然是變了。這一變雖然動作不大,那微笑依然掛在臉上,但是氣氛卻有所不同。

「你黎搵賢仔?」呀勝接著問。

這時候,翠翠突然向我這邊一望,然後又別過頭去,說:「係呀,我黎搵呀賢。」

什麼!?我瞪大眼睛望著眼前這個人。是女人善變,還是...翠翠在盤算著什麼。



果然,這其實有不尋常處。我感覺到校園內,將會有新一場風波,而且即將發生的這件事,絕不簡單。

正如我猜想的,當我的問題過於直接,會影響到她的回答。翠翠已經意識到什麼了,可能她已經知道我的想法。

她的目標是──葉曉彤。

這一次翠翠回來的目的,絕對不是為了賢仔,而是葉曉彤。

我猜的,果然沒錯。



翠翠在這個校園所找的人,正好就在她的眼前出現。呀勝向我這邊一看,他知道事情並不簡單,他是在想,我會不會知道,而我確實是知道了。

剛好,葉曉彤回到校,剛好她正走到這小食部後的樓梯準備上課室。剛好這小食部的樓梯就在學生會室的旁邊。

剛好葉曉彤看到我們,便停下來。要是她看不到角落的我們,逕自上到課室,或者就不會引起任何誤會。

然而,事實是葉曉彤已經向我們這邊走過來,並且打招呼。

「點...點解你會返左黎既翠翠?」

翠翠並沒有她那麼興奮,當她看到葉曉彤時,面色突然一沉,我心知不妙。我本想前去她們二人中間,叫葉曉彤快點上課室。

但是翠翠比我更快一步,箭一般踏前,然後「啪」的一聲迴盪,整個雨天操場恍如留下最後一種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