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彤按著赤紅的臉,露出錯愕的表情。她的臉肯定是漲熱的,那聲響之大,不禁使我倒抽一口涼氣。
 
葉曉彤卻冷靜得很,一點話也沒說。只是雙眼不停轉動,這是她在思考的表現,她在不停思考,思考這一切事情背後的原因。那雙轉動的眼珠瞬間紅得像她的臉,淚水不自覺地在眼眶打轉。
 
恐怕,她想不到。
 
不,或者她想到了,只是心裡有一種委屈的感覺,不知道如何說出口。
 
「狐狸精!」翠翠一字一字緩緩地吐出口,葉曉彤只是強忍著淚水。我從未看過她這樣子。以往在我心目中,葉曉彤都是一個嘴賤的女人,奈何她卻聰明得很,堅強得很。堅強得給人一種安全感,認為只要有她的幫助,事情應該就能如願以償。
 


我甚至覺得,在這所學校裡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會是葉曉彤的對手,就連趙敏瑤這麼聰明的人,也不過是她的手下敗將。
 
這一刻,這一巴掌卻顛覆了我長久以來的信念。
 
我絕不相信葉曉彤會在我面前哭,也從沒想過她會露出如此可憐的表情。
 
但是翠翠說出這三個字,已經將一切事端都帶出來。
 
全場雅雀無聲,就連原本應該存在的歡樂笑,也不知在什麼時候退卻了。恍如這個世界,只剩下北風呼呼的掠奪之聲。
 


只是不知道這一次奪走的,會是誰人的心。
 
呀勝的眼光已向我這邊望過我,我拉一拉衣襟,沒有任何回應。不是我不關心這件事,而是我根本不知道從何入手。
 
這一切,著實來得太突然。
 
這一切,其實一點兒也不突然。
 
──所有發生的事,必然有其端倪,視乎我們能不能發現,能不能知微知著。
 


我聆聽著這風聲,輕輕閉起眼睛,這件事接下來將會如何發展,實在難以想像。
 
這個人並不是其他人,她是葉曉彤。那個絕對不會輕易認輸的葉曉彤!假如她當初會認輸,就沒有ocamp那場報復賽,更不會認識到賢仔,也不會有後來發生的一切。
 
性格,早已悄悄決定了命運。
 
其他人已經開始「無意識」地圍觀起來,這才是真正需要擔心的事。雖然他們刻意不走得太近,希望假裝沒有聽到剛才那三個字。然而他們好奇的眼神早就出賣了內心的想法。
 
呀勝已經蠢蠢欲動,希望做些什麼事,但他很快就意識到翠翠的問題。他希望站在翠翠這一邊,這是由於「血濃於水」,不管發生什麼事,翠翠都是他親愛的「妹妹」。
 
然而他卻很清楚翠翠的精神狀況,這樣一來,呀勝便更加猶豫不決。這其實已經不是對與錯的問題,而是這件事的後果可以多麼嚴重。
 
葉曉彤的眼珠停止轉動,她緩緩調整一下自己的站姿,對眼依然望著翠翠,卻沒有剛才那份疑惑,反而多了一份堅決。堅決對於翠翠而言,帶來的並不是恐懼,而是憤怒。
「我?」葉曉彤決定正視這個問題,儘管她知道這樣問是毫無意義的,因為翠翠根本不會理會她。
 


「賤人!」事實果然如此,翠翠第二巴掌隨即掠過。但是這一次葉曉彤的眼神很銳利,毫無害怕之意,像是知道這一巴並不會成功似的。
 
但是,她卻沒有任何行動。
 
果然,這一巴掌停下來了,呀勝的身影迅速一閃,來到兩人中間。
 
若論反應之快,體能之高,這學校恐怕沒有人比得上呀勝了。呀勝輕輕捉著翠翠的手腕,阻止了她的行動。
 
這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翠翠居然就在呀勝的身前哭了起來,弄得像是她才是受傷者,才是被打的那一個。
 
葉曉彤向我這邊一望,眼神盡是不解。連她這麼聰明的人也不明白,我當然更加不會知道。
 
在呀勝的安慰下,翠翠的情緒似乎平復了,而在同時葉曉彤也離開了現場。雖然我們不停問翠翠發生什麼事,然而她卻隻字不提。
 
不過從她剛才對葉曉彤所做的事﹑說的話,我們大概也略知一二了。


 
這件事直到賢仔來到,才真正告一段落。賢仔收到消息後,馬上前來學生會室,把翠翠帶走。
 
不過使我著意的是,翠翠看到賢仔的反應,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熱情,反而是帶點責怪。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隨著翠翠的離開,一切事情才剛剛萌芽。
 
這股不尋常的感覺一帶纏著我,直到我回到課室之時。無可否認的是,這個世上有些人總是「不顧別人感受」地顧及了別人的感受。有些人總是在你胡思亂想的時候及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