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什麼風波,都不過如同我們愛情的調味料。我相信,正因為有了這些刺激,我們的關係方能更進穩固。
 
我更相信,小霖一定會明白這個道理,明白我的想法。
 
準備好所有食材之後,我走到房間拿出佈置品,大多數是學生會準備聖誕舞會留下來的,我把它們改裝一下,圍著牆邊繞了個圈兒。這燈一開耀目非常,像是在夜空之中。
 
像是...小霖跳舞的那一夜。
 
那個輕巧的背影,那溫柔的哼聲,那天真的笑容。
 


真的真的,很想再看第二遍。真的很想擁有她。
 
配合燈飾的安排,家裡的東西也必須重新佈置。我們客廳的東西都收拾好,將茶几推到爸媽的房間。這裡看起來便更加寬敞,更有空間感,更有夜空的感覺。
 
然後,我把花束收好,等到「那個時候」才拿出來。
 
終於,門鐘響起了...
 
想像,來的人是小霖。也想像,我們正如當初的關係。一切也沒有變化,一切變化都是我們所能承受的。
 


假若人生沒有變化,那麼人與人之間就不會有距離。距離,卻會使存在的問題浮現。
 
一個堅持不要改變的人,是念舊,還是守舊?
 
我甚至想像過,一打開門站在門口的會是真的小霖,她的體溫,她的笑容,她的感覺...依然不變。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不管來的人是誰,她都會是「小霖」。
 
果然,「她」出現了。一襲黑色的晚服,似乎對於今天的場合非常重要。看到她的出現,我也感到很吃驚──其實我早有心理準備,然而當我想像的與現實重疊之時,仍不免有驚訝的情緒。
 


「小...小霖,入黎坐下先。」她先是一呆,仍愣在門口不動。
 
這時候我突然醒覺到什麼,說:「唔洗除鞋喇,你今晚就著住佢啦。」穿起高根鞋,顯得她的腳更修長些。
 
她真的很美。那套黑禮服顯然是保守了些,只露出少許肩部,就連胸口位置也是「密實」的,裙長至腳裸位置,在燈光下若隱若現。
 
雖然她是善良的,然而還是假裝是邪惡的魔鬼。這種感覺,彷彿捉摸不住,更使人欲罷不能。
 
然而,她的臉上卻沒有當初的那種笑容。那個應該常掛在臉上,那種溫柔而甜蜜,那只有我看得見的幸福的笑容,此刻卻不見了。
 
這是小霖給其他的人形容,那冷酷若冰,不近人情而又英明的形象,那種高不可攀的距離感,她掌握得非常好。
 
然而,這個卻不是我所認識的小霖。這也不怪她,因為這個形象,只有我看得見,宛如我們之間的暗號。
 
我還是緩緩地扶著她走到沙發,要她先坐下來,畢竟剛受傷的位置,要是再出什麼意外,那就麻煩了。


 
我也走進房間裡換套西裝。西裝對於我這個年紀的人而言,好像有點「老」,有點「太成熟」,我穿起來的感覺,大概並沒有顯出我的男人味,反而添了一份幼稚的感覺,有點裝大人的感覺。
 
裝扮了一番,我才從房間了走出來。因為我並不希望她等得太久。
 
面對眼前這個人,我應該是熟悉的,然而這一刻我卻感到陌生。當我們坐在一起時,我應該是笑得甜蜜的,但是我心裡卻沒有一種高興的感覺。
 
取而代之的是不安。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這一切都在我計劃之內,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問題,但是我內心盡是不安。
 
「係咪...有野食呀?」首先開口的是小儀。她終於說話了,或者是因為她知道我太「緊張」,緊張得說不出話來,腦海一片空白。所以她決定首先開口。
 
「啊,係...係呀。」我連忙到廚房把東西遞出。
 
然後,這將是今晚最浪漫的一幕。我把燈光都熄了,只餘下微弱的燭光,以及柔和的音樂。
 


當音樂響起之時,我才知道這就是現實。這段音樂我聽了十多晚,每一晚都在想像今天的劇情。
 
我知道,這是現實。我卻更知道,這不是事實。
 
然而,她卻依然陪我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