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小儀即是小霖,但小霖與小儀之間,卻有一條明顯的界線,這並不是騙騙自己,騙騙別人就可以解決得了的。
 
我很清楚,這一次絕對不同,這一個決定將會影響深遠,影響的不單止一段感情。
 
小儀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說:「唔緊要,你今晚要完完全全當我係小霖,無論做咩都可以。」
 
有些事情,是不可預演的。
 
有些感覺,也是不能被取代。
 


沒有人希望自己被當作另一個人,這是屬於「生存者」的尊嚴,這也是自己存在的證明與意義。
 
那偏偏有些人,卻為了「更重要」的東西,寧願放棄她的尊嚴。她寧可放棄生命中的一切...
 
或者,那「更重要」的東西,就是她的所有生命。
 
但是我更很清楚,這其中有條不能跨越的鴻溝。我也很清楚,愛情是不能轉移情感的。
 
但是,小儀卻不明白這個道理。
 


「好,今晚正式結束!」我輕彈小儀的額頭,示意她可以停止扮演小霖了。
 
我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我卻不想傷害她。無論我做什麼﹑說什麼,對她而言都只會是一種傷害,都只會傷她更傷心。
 
所以我決意要停止這一切,我嘗試用一種輕描淡寫的態度,希望減輕當中的哀傷。
 
只是希望而已...
 
小儀的樣子好像有點失落,這個扮演結束,也意味她的計劃也告終。然而,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甚至...我們是在不知不覺中就完結。當我說出這句話時,心裡反倒有一絲空虛的感覺,總覺得這不是我們預期的結果。
 
不是我的,也不是小儀的...
 
正因為如此,更添了一份悲涼的感覺。一切都來得太偶然,去得太突然。在這偶然與突然之間的我們,卻只是無能為力地互望著。
 
然後明白雙方的心意,又不敢說出口,只是默默地互望著。像是在平行線上看著對方擦身而過,捨不得,卻不得不接受這個永不相遇的命運。
 
人面對命運,原來真的渺小得可笑。
 
「咁我幫你洗野啦。」最期待這晚餐的是小儀,首先退出這場鬧劇的也是小儀。命運,她對於這兩個字的了解,比誰都深,比誰都更要認識。她早就明白到命運的可怕及不可逆轉。對於命運,她的感受最深,最有經驗...
 
所以面對命運時,她早就習慣放棄?
還是明白堅持的重要性。
 


假若我們...再堅持到晚一點,或者命運又會有什麼變化。然而發生了的事卻怎樣也沒有辦法改變,所以我們只能接受這個命運。
 
「喂,既然係咁,不如你除鞋啦。」我擔心小儀的腳會再一次受傷。
 
「好呀!」小儀轉個頭來,對著我咧嘴大笑。
 
「終於可以見到你既正常高度。」這才是我所認識的小儀,好像多了一份熟悉感。
 
「我已經突登唔著高D,我怕會高過你囉。」
 
「你有排都未高過我囉好冇,有冇高爭鞋有成15CM呀?」
 
「我企上張凳就會高過你。」
 
「哦!」小儀聽到我的反應,馬上用腳踢我。


 
「喂,小心打爛野呀。」
 
「你再嘈我就打爛呢到所有野。」我知道小儀不是開玩笑的,所以馬上閉口不說話。
 
「哈哈哈。」這一沉默卻使小倏放聲大笑,歇斯底里地笑。        
 
「鄭峰向我表白喎。」小儀突然道出這句話,嚇得我差點把手中的碟摔破。她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