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星期二,終於來到四強賽事,來到這一次學界的尾聲。
 
所有的開始,所有的結束。
 
今天的比賽是在放學之後,但是籃球隊的隊員會在午飯時間後便請半日假,到達場地進行練習。
 
這一天小霖也請假了,今天是她的鋼琴比賽初賽,也是我計劃中那個「支持」與「觀察」並行的一天。
 
呀輝向我打了個眼色,叫到我在下午請假後便趕去看小霖的比賽,先不用來練習。小霖的比賽是在中環,我們的賽事卻是在沙田,這一來一回的時間有得緊逼,但是經過計算之後,我還是能夠趕在比賽開始之前回來的。
 


「今次既對手應該唔難打,你就放心去啦。」呀輝偷偷跟我說。
 
的確,雖然說這是四強賽事,但是對手中學跟我們比賽過好幾次,我們對她們的實力也很了解,要贏他們並不是什麼難事,所以並不需要特別緊張。
 
不過呀輝卻認為這件事暫時不要告訴呀勝,因為他知道呀勝對於接下來的兩場比賽非常重視,重視得甚至影響了對mandy的感情,所以不讓呀勝知道才是上策。
 
只要有他們四人,應該能打贏的!
 
沒錯,這場賽事就算只有四個人,也能夠勝出。
 


我拍了拍呀輝的肩膀,然後收拾好書包便匆匆離開了。
 
「喂,小儀...」迎面撞到小儀焦急地走過,我跟她打了個招呼,但小儀像是沒有聽見,也沒有回應我。
 
她趕著去哪裡?
 
我也沒暇想那麼多,這次時候太緊逼了,不由得我過於輕鬆。我馬上跑到馬鐵站,趕上了愛情的火車。
 
跑步,於我而言,並不是浪費體力,而是賽事之前的熱身。
 


這場比賽的結果如何,誰也不知道。或者,結局跟我們想像的有些出入。
 
人生就是這樣子的一場比賽。
 
不過是短短十數天的時間,在愛情長跑中,那可能只是放了一個長長的假期。只是,去了一趟旅行,重整一下人生的方向。
 
只是,小別勝新婚。
 
沒錯,或者真是我把愛情放得太大,或者一切事情都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像是火車的其中一站,總有停下來的時間,然而它依然還是往著終點出發。
 
這不是終點,而是中轉站。

但十數天對我而言,卻是苦不艱言,卻像是經歷了一次失戀似的。然而我心裡卻很清楚,我跟小霖根本沒有戀過,在她心目中,可能連一丁點兒位置也沒有留給我。
 
這種感覺反而更加複雜了,這種單戀的味道,更使人喉嚨發燒,鼻子變酸。


 
虛幻的回憶,愈是美好,愈叫人痛心。
 
夢醒以後,方知夢中的愛情是不可獲得的,但那種感覺卻揮之不去。所影響的,可能是一輩子...
 
愛情的力量之大,是愈愛者便愈能感受得大。然而這種力量,遠比我們想像的更要大。